第二十一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3,990

  贾亮停下,伸了个懒腰,问:“怎么了?”又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太困了。”

  林秋水跟他说:“本来想跟你说说直播的事的,但既然你那么困了,那就明天再说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反正他也不是很急,只是想着今晚在,就顺便说说而已。

  “直播?”一听这两字,贾亮瞬间就清醒了不少,一脸不确定的看着林秋水:“Sun,你刚刚是说直播吗?”

  “嗯……”比起贾亮的激动,林秋水淡定多了,“最近有没有要找我签约的直播平台?”

  贾亮顿时就来劲了:“那可就多了,几乎每个直播平台都发了打电话来询问了,开的条件都不错,但你之前说你不想直播,你现在是想开直播了吗?”

  林秋水:“嗯,反正开着直播训练也是训练,还能赚钱。”林秋水说:“给我接个吧,你看看哪个好,合同看了就拿来给我钱。”

  贾亮是战队代表人,负责和战队的赞助和签约代言甲方沟通,拟好好合同,看过之后再给队员看,队员觉得没问题了就签字,剩下的交给贾亮就行。

  但战队的老队员都对贾亮抱有百分之一百的信任,什么合同只有贾亮看过了且说没问题了,那么他们就不会再浪费时间去看那满满的一页页的黑字,头晕。

  闻言,贾亮激动无比:“好,我明天马上就给你筛选出来!”

  “嗯。”

  “还有什么事不?”

  “没了。”林秋水说,“你回宿舍休息吧。”

  “好嘞。”贾亮双手翘着兰花指举在胸前,扭着挺翘腰臀,哼着小曲离开了。

  “不喜欢大可不必直播。”齐飞的声音在林秋水身后响起,“战队现在还没有凄惨到这种程度,Sunset回归的话题热度至今都是电竞圈热度第一,赞助和代言的事都已经基本都解决了,所以你不必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齐飞还是了解林秋水的。

  当马致远跟齐飞说了抽奖的事,现在又听到林秋水说要直播,齐飞就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了。

  无非就是见马致远和秦鸽为了战队直播,以为战队现在有多惨,他也就想直播维持人气,给战队带来好处。

  但其实大可不必的,齐飞并不希望他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林秋水不喜欢镜头,他很不喜欢直播,以前还是为了满足粉丝的愿望,可以和齐飞开直播连麦打JCQS,他才签直播平台的。

  他认为那样是满足粉丝的愿望,是唯一能回报粉丝方式,但自从他知道粉丝看直播会给他拼命刷礼物之后他就更不喜欢直播了。

  林秋水没转身,背对着齐飞,撅了撅嘴:“谁说我不喜欢了?我都已经两年没有经历过粉丝为我疯狂尖叫的滋味了,我想重温一下那种感觉不行啊?”

  林秋水确实是因为听怕马致远的话之后才有了和直播平台签约的打算。

  但原因不是他觉得现在战队有多凄惨,他知道现在战队因为他的回归已经景气不错了,但要是他一直都不出现在大众下的话,那这热度也维持不了多久,大众也会纷纷反感NIDS拿他炒热度,会怀疑他压根和战队还没有正式签约。

  毕竟只靠现场比赛才出现在大众眼前是远远不够的,下一次的比赛在几个月后,要是等几个月才出现,到时战队的热度早就已经下去了。

  一直和Sunset回归这件事绑在一起,可Sunset本人却一直不出现,也没有表过态,这难免会给黑粉挑拨离间的机会,也会让粉丝胡思乱想的空间。

  所以,他也想稳定一下粉丝的心。

  但他不想承认自己被齐飞猜中心思。说的像是他很了解自己一样,如果齐飞真的了解他,那么他们当初就不会分手。

  知道他口是心非嘴硬心软,齐飞也没拆穿他。

  林秋水将车开出基地,开上环山公路,没有月光的夜晚,凌晨的夜幕到处都是一片黑,除了车头打下的一束光亮,其他地方都是伸手不见五指。

  林秋水吞了吞口水。

  不怕不怕。

  没什么好怕的,这个世界上没鬼,鬼片里说鬼喜欢在凌晨出现的都是假的!

  林秋水不停的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但握着方向盘越来越紧的手却出卖了他。

  突然,后面亮起了一道光,林秋水愣了愣,下意识往后视镜看了眼,后视镜里跟了辆车,红色的的玛莎拉蒂,林秋水认得,那是齐飞的车。

  要问林秋水为什么连车牌都没看就无比确认那是齐飞的车,那是因为那辆车是他和齐飞一起去买的,还是他挑的。

  瞬间,林秋水的心就落回了原处,知道齐飞开车在后面跟着之后他一点也不怕了。

  只是……

  齐飞明明是住基地的,为什么他天天都晚上都回市区?

  林秋水这才注意到,齐飞几乎是每天都回市区的,这么久以来,只有几个晚上是没回的,之所以能记的那么清楚,是因为齐飞没回市区的拿几个晚上林秋水都是怀着胆战心惊的心情加速开车回到市区的。

  他是去泡妞吗?

  要不然为什么天天晚上都回市区?不可能回家,哪有人大半夜回家的,他家离郊区很远,开车要两个多小时,所以他不可能每天晚上大半夜的回家。

  马致远说他是住在公寓的,只是这段时间不知道有什么事需要天天回市区而已。

  除了泡妞,林秋水想不到还有别的原因能让齐飞每天晚上都回市区。

  林秋水瞬间就不爽了,踩油门,加速,想甩开齐飞。

  但齐飞哪是他能甩掉的,齐飞车龄比他多两年,他技术还差,齐飞轻轻松松就稳稳的跟在他后面。

  林秋水哪怕再不爽也不敢真的开的很快,毕竟自己有几斤几两他是知道的,他怕死,还不至于拿命去赌气。

  林秋水胡思乱想了一路,车子稳稳的开入市区。

  后面那辆熟悉的车一直跟在他后面,就在他以为齐飞会一直跟他到小区时,齐飞突然在离他小区不远处的一个酒店停下了。

  林秋水直接懵了,他还以为齐飞是特意送他回来的,刚刚心里还期待了一下,可没想到他是去酒店的!

  不过,齐飞他这么晚去酒店干嘛?

  一时之间,林秋水脑子里窜出了一个荒唐至极的想法,他该不会是……

  不可能!

  脑子里那个荒唐的想法还没成型,就被林秋水及时制止了,齐飞哪怕再混,也不至于大半夜的跑来市区“那啥”。

  回到公寓,林秋水还在想着齐飞去酒店的事,就连洗完澡躺到床上了也不忘了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想给齐飞发条微信问他现在到底在干嘛。

  如果齐飞回信息了,那就证明他是没有在做什么的,他是一个人去酒店的。

  林秋水点开和齐飞的聊天框。两年前分手,林秋水已经删掉齐飞的微信了,回归NIDS之后,贾亮又将他拉到了战队的群里,是齐飞加的他,第一时间他就收到添加请求的消息了,但他偏偏傲娇的特意等过了十几个小时才同意的。

  但加了好友之后两人至今也没给彼此发过微信。

  但……

  林秋水将他微信朋友圈的权限从仅半年可见改成了全部可见。

  林秋水打了一行字,想了想又删掉,删掉之后又重新打了一行,还是不满意,再次删掉,如此反复足足维持了十几次他也没将信息发过去。

  看看时间,距离齐飞去酒店已经半个小时了,就算干啥,也应该结束了吧?

  林秋水没经验,更没和齐飞做过,自然是不知道齐飞是多长时间,他估摸着半个小时应该也不够吧?

  毕竟齐飞身体那么好,怎么也不像这么快的人……

  就在林秋水想着齐飞究竟多长时间时,他手机响了声。

  低头一看,就看到了他和齐飞的聊天框里多了跳信息。

  齐飞:什么事?

  林秋水愣了愣,随后欣喜不已,齐飞给他发信息了,那就证明齐飞是一个人在酒店的吧?

  虽然不知道齐飞这条信息是怎么一回事。

  林秋水:什么?

  齐飞: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就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很难以启齿?

  林秋水脸瞬间红了,但转念一想,齐飞如果不是一直盯着手机看的话怎么知道自己是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的?

  这个细节让林秋水确定齐飞刚刚并没有在做什么“坏事”了,他一直盯着手机看,不可能一遍做“坏事”一边看手机的。

  林秋水:你看错了。

  齐飞:我截图了。

  林秋水:……

  齐飞:

  林秋水点开,齐飞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经过机器的注入,他的声音还是一样很好听,“说吧,有什么想问的。”

  林秋水摁住语音,说了“没有”,但想想还是往上一滑取消了语音改成打字。

  林秋水:你现在在哪?

  齐飞:酒店。

  林秋水:在酒店干嘛?

  齐飞:忙点事。

  一看到“忙点事”三个字,林秋水急了。

  忙点事,怎么感觉就是那个意思了呢。

  林秋水啪啪的加快速度打字。

  林秋水:你是自己一个人吗?

  齐飞:嗯。

  林秋水的心再次落下,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

  齐飞:怎么了?

  林秋水:没事,我睡觉了。

  确认了齐飞是一个人在酒店之后,林秋水当即就扔下手机抱着被子睡觉去了。

  第二天十点半,林秋水和齐飞一前一后到了基地,马致远他们这回刚从食堂端了早餐回来,都坐在自己机位前神情麻木的咀嚼着面前的包子和水果。

  看到林秋水和齐飞一前一后的进来,秦鸽有气无力的问了句:“老大,你最近都不在基地睡,晚上都干嘛去了?”

  马致远也好奇,“老大,你有情况哦。”

  林冬午和奥斯汀终究胜在了年轻,精神看着比秦歌马致远好多了,两人睁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齐飞和林秋水。

  齐飞伸手就抢了一个肉包子,坐回自己机位前,冷声警告:“不该问的别问,是最近训练太少了?不如我跟教练讨论讨论,以后训练从早上八点开始?”

  “别啊……”马致远求饶,“晚上两三点才睡,早上八点又起床,长期如此,命都没了还训练什么。”说着,马致远指了指自己眼底的两个明显的乌青。

  齐飞:“既然不想八点训练,那就闭嘴。”

  林秋水安静的坐在自己机位前,打开电脑,抄起耳机戴上,单手握着鼠标,一手拿着豆浆小口小口的吸着——奥斯汀给他带的早餐。

  十一点整,吃完早餐几人准备开始训练,恰好这时贾亮走了进来。

  贾亮拍了拍手,声音高昂道:“good morning everyone,昨晚睡的好不好啊?”

  “现在都快中午了还good morning个屁啊。”马致远用那双堪称国宝级别的黑眼圈直勾勾的盯着他,幽怨道:“你觉得我这样像是睡的好吗?”

  贾亮娇笑了声,兰花指点了秦鸽:“King你也是,晚上多管管他,别让他大半夜的还在网上沾花惹草的,睡不好不是大事,耽误了训练那就是大事了。”

  马致远骂:“你放屁!我哪有沾花惹草,我是看了会小说好不好……”

  “昨晚又看了啥小说?”

  “《霸道总裁深情吻:娇妻带球跑》。”

  贾亮很给面子的说:“听着名字应该不错,有空我也去看看,但还是训练重要,以后大半夜的就早点睡,别看了,要看就等着放假再看。”

  “知道了。”

  秦鸽:“……”

  天天不是霸道总裁还是高冷校草,不是娇妻带球跑就是一胎三包,秦鸽都听吐了。

  看闹的差不多了,齐飞开了口:“有什么正事快说,别耽误了训练。”

  “对对对,有正事有正事。”贾亮说,“Sun和Winter还有奥斯汀都来了好几天咱们也还没有给他们办个欢迎会,我跟邵阳说过了,过几天就给你们几天放一天假,晚上就开Sun几个办个欢迎会,大家一起吃顿饭唱个K。”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