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黑蛇
闭海2021-04-29 11:591,971

  我寻思了半刻,点了点头,说道:“就算不是,也和梅花易术有莫大的关系。”

  张春福摆了摆手,说道:“我说兄弟,这件事你可能想复杂了,白家一直就是本村人啊!她爹以前是包工头,跟什么算命,算卦的不沾边,她去城里的这几年,都在上学,哪有什么时间学什么梅花易术?”

  我靠近张春福,小声说道:“春福,你拿什么证明,她就是白如梦?”

  这一刻,张春福恍然大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缓了很久,说道:“对,对,这个问题,我一直都没有怀疑过,太对了,四海,你真是太神了,仅凭一个反向八卦就判断出她的身份,如果她不是真的白如梦,一定图谋不轨,我说怎么那么好心花钱找我办事呢!”

  我沉下一口气,说道:“是不是真的,明天一试便知。”

  我和张春福计划的很晚,才不知不觉的睡去。

  日上三竿,我和张春福在炕上横七竖八的外躺着,“太阳都晒屁股了,你俩还如胶似漆呢!”

  我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白如梦端着碗正站在门口吆喝!

  我们来到外屋,眼前一亮,白如梦竟做了一桌子早餐,几个荷包蛋,馒头,稀饭,咸菜!

  张春福也不见外,抹了抹眼屎就开始大快朵颐,白如梦招了我一声,也开始吃早饭,别看她是个城里的女孩,倒也不嫌弃,吃的比我都多。

  吃完后,白如梦很娴熟的收拾碗筷,很有一副家庭主妇的样子。

  张春福凑到我身边,小声念道:“我说兄弟,按原计划进行,咱们从哪方面开始问。”

  我还没说话,白如梦就进来了,问道:“四海,昨晚西山的迷魂阵,已经让你破了,今天咱们再去一趟,只要找到你爷爷当面问清楚,一切都会真想大白。”

  听闻这话,张春福打起退堂鼓,连忙摆手说道:“得了吧!姑奶奶,昨天差点累死我,况且昨晚的鬼打墙已经给破了,今天四海他爷爷再给整点新花样,我可受不起。”

  我淡淡一笑,说道:“白小姐,我也觉得这样不妥,现在一动不如一静,既然你咬定我爷爷是奸邪之人,如若再犯,岂不是羊入虎口?”

  “常四海,你真是怂人。”白如梦甩出一句话,直接夺门而去。

  张春福犯着嘀咕,说道:“我说兄弟,要说这丫头的性格,倒是跟小时候挺像的,还是急脾气,而且尖酸刻薄。”

  我没有回话,对于白如梦,她小的时候就是村花,长得惹眼,尤其是那双灵动的大眼睛。

  到了中午,我和张春福正在为午饭发愁的时候,忽然收到白如梦的来电,“喂,四海,快救我……”

  电话另一头听着很嘈乱,张春福闻风从厨房跑出来,嘴里还叼着一根黄瓜,问道:“咋了?咋了?兄弟,白小姐怎么了?”

  我紧皱着眉头,说道:“白如梦打来的求救电话,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们正合计着,微信提示音响起,白如梦发来了位置。

  白家的老宅!

  张春福刚要迈步出院门,被我拽住,张春福反驳道:“我说兄弟,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就算不救,也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我点头,说道:“你等下,我回房拿家伙。”

  我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看见张春福左右握着菜刀,右手握着擀面杖,再加上他肥胖的身躯,满脸不屑的表情,颇有气势。

  张春福将擀面杖丢给我,说道:“兄弟,走!抄家伙上。”

  我顺势将擀面杖扔在地上,说道:“行了,行了,犯不上!”

  张春福面露囧相,说道:“怎么犯不上,万一碰上抢劫犯呢?这不就用上么?你想清楚了,白如梦可是千金大小姐。”

  我叹了口气,上前拿下他手里的菜刀,说道:“真要是抢劫犯,我自会摆平,扔了吧!”

  白家老宅离我家不太远,步行十多分钟,来到门口,张春福作势就要冲出去,被我一把拦下。

  “怎么了?我说兄弟,你是不是太多疑了。”张春福奇怪的看着我。

  我拉着他向后退了一步,向房檐上努努嘴。

  张春福脑袋一抬,立刻甩开我的手,向后撤了几大步,眼睛瞪得大大的。

  只见,一条黑蛇正盘在白家老宅的房檐上,盯着我们,不停地吐着信子。

  张春福慢慢靠近我,看着那条蛇,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我说兄弟,白如梦爷爷奶奶死的早,这老宅常年没人住,出现一两条蛇,也算正常哈?”

  我撇了一眼张春福,说道:“正常吗?现在正值初冬季节,蛇属于变温动物,体温低于人类,被称为冷血动物,当环境温度低于15度时,蛇会进入冬眠状态,这点常识都不懂?”

  张春福喘了几口粗气,说道:“有道理,兄弟,你等等!我去村长家把那只大黄猫抱来,猫是蛇的克星。”

  “不用麻烦了!”我从随身的布袋里,抓出一把黄色的粉末。

  张春福一眼就认出来,说道:“雄黄粉!我说兄弟,未雨绸缪!这种东西,你都能带着。”

  其实,我哪懂得未雨绸缪这些东西,这个布袋,是爷爷常年外出走穴准备的,江湖术士,什么危险都可能遇到,备点雄黄,也不足为奇。

  我攘了一把雄黄粉,那条黑蛇不为所动,丝毫没有被雄黄粉的刺鼻气味驱赶走,而且更愤怒的瞪着我们,吐信子的频率更快,不停地试探我们。

  张春福拉着我向后推,说道:“我说兄弟,您这雄黄粉是不是过期了,快,快,它要蹿过来了,赶紧想辙啊!你那袋子里还有东西不?”

  这死胖子真是无知,中草药理论上是没有过期一说,如若不然,千年人参岂不是一文不值。

  黑蛇不为雄黄所动,这本就违背自然界的定律,只有一个答案,有人操控这条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