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报警信息
闭海2021-04-29 11:561,993

  我看着手里的药瓶,兴奋的说道:“爷,难道这就是金蝉蛊毒的解药,原来您早就拿到手了。”

  爷爷叹了口气,说道:“金蝉蛊毒,无药石可医,这是瓶毒药,以毒攻毒,当她发作的时候,你给她吃一粒,可以抵消万虫啃噬的痛苦,她能活多久,就看她的造化了。”

  说完,爷爷一闪身,消失在黑暗当中。

  “爷,爷爷。”我喊了两声,没有回应,不知道爷爷运用的什么手法?

  但爷爷这次出现,我眼前忽然光明了很多,起码不那么压抑了,毕竟爷爷从始至终没有害我的意思,我又重新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回到屋里,看着昏迷的白如梦,心里五味杂陈,我不知道她最终目的是什么?但刚才却不顾自己的生死,让我逃生,单就这一点,我的心就暖了。

  我靠在椅子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

  当我醒来时,准确来说,是被一阵肉香味熏醒的,自从回到村里,就没见过荤腥。

  我揉了揉眼睛,看见桌子摆着一盆肉粥,色泽鲜艳,很是诱人。

  这时,白如梦端着一盘馒头进屋,说道:“宅子里物资丰富,四海,饿了吧!”

  看到白粥里有那么多肉,哈喇子早就流出来了,说道:“如梦,你中蛊毒,不要这么劳累。”

  白如梦慧心的笑了笑,说道:“难得常大公子在关键时刻对我不离不弃,我感恩还来不及呢!给你做一顿好的,算是感谢了。”

  我也不客气了,抓起馒头就往嘴里塞,大概是真饿了,这几天一直担惊受怕,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

  囫囵吞枣一般的吃完早饭,心里别提多踏实了。

  白如梦坐在椅子上,面露尘埃,缓了一会,说道:“四海,我不是个坚强的人,昨天那种痛苦,我怕受不了几次……”

  我来到白如梦身前,拿出药瓶,她的眼神很奇怪,问道:“这是什么?金蝉蛊毒炼制方法繁琐,解药的制作也极其复杂,纳西木不会轻易给你解药的,或许,根本就没有解药。”

  我笑了笑,将药瓶放在她手里,说道:“昨晚,我爷爷来过,这是他留下的,你疼的时候,就吃了一粒!虽然不能根治蛊毒,但起码可以拖延很长时间。”

  “什么?”白如梦猛地站起身,眼珠不停的打量我,说道:“常永年……你爷爷没对你怎么样吧?”

  我拍了拍胸口,说道:“当然没事!但我爷爷表态了,梅花玉玺的秘密,他不会交出来,你身上的毒……”

  白如梦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说道:“以常永年的为人,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难得了,看来,之前的情报有误,我们的计划要做改变。”

  白如梦似乎忘了我的存在,自言自语起来。

  我诧异的问道:“情报?计划?我们?谁们?你和我吗?”

  白如梦反应过来,对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抱歉,四海!有些事,你暂时还不能知道。”

  白如梦打开药瓶,细数里面的药丸,说道:“以毒攻毒,常老真是高深莫测,这些够我续命一个多月的,四海,有机会,替我谢谢常老。”

  白如梦对我爷爷的称呼发生本质上的转变,从之前的老东西,老王八,一下变回常老,真是吃人嘴短。

  微信铃声响起,我一看是张春福来的消息,笑着说道:“约定的时间到了,看来,那个死胖子还挺关心咱们的安危。”

  白如梦无奈的摇头,说道:“四海,你也去吧!我有这瓶毒药,够我和纳西木周旋一阵子的,解毒的事,我自会解决。”

  我笑了笑,说道:“既然你想陪我同舟共济,那我当然得奉陪到底。”

  我打开微信,“快跑!”张春福发来两字报警信息,我的心一下紧张起来。

  白如梦意识到不对劲儿,抢过手机,看了一眼,说道:“大福子在村外一定遇到事了,咱们在这里目标太大,四海,咱们要躲起来。”

  村外有那么多虎视眈眈的眼线盯着我,大黄村被上万只老鼠祸害的不成样子,还能跑到哪去?

  白如梦眼睛转了一圈,说道:“村里除了白家宅院,可能还有一户是完整的。”

  我愣愣的看着白如梦。

  白如梦说道:“大福子家里。”

  我想了片刻,对啊!那个倒霉蛋,从小克死父母,一直就一个人生活,由于体制特殊,家中从不开火,基本上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家里没有能吃的东西,那群老鼠很可能不会光顾。

  而且,张春福家霉气那么重,人人避而远之,谁也不会想到我们会躲到那里。

  我们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迅速赶往张春福家,乌烟瘴气,从外面看,院子大致是完整的,白如梦推测八九不离十。

  我关好院门,计划先在正房休息一下,天黑之后,我在想办法出村查探一下情况,最好能探出张春福和小月怎么样了?

  我们刚走进正房,就看见小月跪在地上,双手被反捆,里面坐着一位尖嘴猴腮的中年人,面露凶光,他身后还站着三个与小月身材样貌差不多的年轻女子。

  此人目光锁定我,说道:“通灵派,吴道灵在这有礼了。”

  吴道灵话语间透着一股狂傲,丝毫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说道:“这位应该就是常家大公子。”

  我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小月,说道:“正是,吴先生何以为难我的朋友?有什么事,大家商量着来嘛!”

  吴道灵面无表情,伸手指了指了旁边,貌似一具尸体,上面盖着一层麻布。

  吴道灵身后其中一名女子,上前将麻布掀开,陈桃花瞪着诚惶诚恐的大眼睛,张着嘴,扭曲着身体,仍保持昨晚的死相。

  见到死相惨状的尸体,小月马上频繁磕头,求饶道:“尊上,请饶命,尊上,请饶命。”

  吴道灵看都没小月一眼,冷冰冰的说道:“你护主不利,死有余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