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鬼打墙
闭海2021-04-29 14:011,950

  我站起身,直愣愣的看着白如梦。

  白如梦的眼神,仍旧那么幽怨,并带有一丝火气,说道:“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我回道:“我不会道歉,你挖我爹的坟,这一拳算便宜你了,我想问你,看没看见我爷爷从哪里进山的?”

  白如梦翻着白眼,指着坟地相反的方向,说道:“村西头的野山,怎么?常四海,想大义灭亲?”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既不能相信白如梦,又不得不承认这养煞局的手法,千真万确的犁头术所为!

  我下沉一口气,向村西头走去,白如梦马上追上我,说道:“四海,你别冲动,如果你爷爷暴露杀机,你现在去只能自投罗网。”

  我头也不回的向西走着,脑袋里一片混沌,爹莫名惨死,娘也绝不是简单的失踪,白如梦又不能百分百相信。

  现在除了找到爷爷,我没有第二套方案!

  山脚下,我回头一看,两个跟屁虫一个也没走,“白小姐,春福,我爷爷可凶得狠!你们不怕送命吗?”

  谁知?二人却异常坚决的同时摇头。

  我记得村西头的野山上,有一间小茅屋,以前村民上山打兔子,就在里面休息。

  如果爷爷上了西山,肯定会在那里,我们走了很久,夜黑风高,速度很缓慢。

  大概一个小时后,身形肥硕的张春福,气喘吁吁地叫住我,“我说兄弟,你怎么带的路啊?都走这么久了。”

  说完,张春福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这口气才算喘匀。

  我也很纳闷,应该半个小时左右就能看到那间茅草屋,而且山上就一条路,怎么会这样?

  白如梦站在我身前,左右望了望,说道:“四海,你确定你爷爷会在茅屋么?”

  我点头,说道:“山里的天气很冷,即便我爷爷要招魂,也需要御寒的地方,这座山上,除了那间茅屋,不可能有别的去处。”

  我们又走了40分钟,张春福说什么也不走了,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鼻孔冒着青烟,说道:“我说兄弟,我拖着200多斤肉,实在走不动了。”

  白如梦也有些累,扇着衣领,说道:“四海,我觉得这条路有些不对劲儿,夜行很困难,如果遇到不测,我可能照顾不了你,要不,等天亮再做决定?”

  我简直气愤的要死,一个小丫头片子,连一拳都扛不住,还大言不惭说要照顾我,简直荒谬。

  我心里杂乱无章,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累了,你们就回去吧!”

  二人没有反驳,只是坐在石头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

  忽然,白如梦眼睛发直,捡起地上的烟蒂,问道:“大福子,你抽几根烟了?”

  张春福想也没想的说道:“我想抽,但还没抽呢!”

  张春福接过白如梦手里的烟蒂,奇怪的看着,“咦!没错啊!就是我抽的烟,哪来的?”

  我赶紧走过去,凑近烟蒂,不错,确实是张春福的烟,而且烟嘴还是湿乎的,也就证明刚扔了没多久。

  白如梦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猛地站起身来,对我严肃说道:“常四海,我们都被你害惨了,中了你爷爷的道,咱们一直在原地转圈。”

  张春福咽了口唾沫,起身问道:“什么?什么啊?这座山就一条路,以前我经常和四海上山的,即便天黑也不会原地转圈圈啊?”

  白如梦指着烟蒂,大声喊道:“你看看你手里的烟蒂,是你之前扔下的,现在又碰见了,这说明什么?”

  张春福这才反应过来,眨了眨眼,询问的目光看向我,说道:“我说兄弟,咱别开玩笑,这大晚上的,还是赶紧回家吧!”

  等了将近五分钟,白如梦率先开口说道:“四海,你也算犁头术的传人,破这个鬼打墙,应该不算难吧!”

  我抬头看了看,满天星辰,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正如白如梦说的一样,要破这个所谓的鬼打墙绝不是难事,只要有天上的星辰给我辩位,一定能走出去。

  见我望着天,白如梦有些着急,推了我一把,说道:“你个棒槌,干什么呢?难道想等到天亮。”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张春福,说道:“白小姐,有道理啊!等天一亮,周围的东西都能看清楚了,咱们再想走出去,就容易多了,这样,轮流值班,我先睡一觉如何?”

  此话招来白如梦一个大白眼,“死胖子,你别把四海的爷爷想简单了,犁头巫家本来就是下九门的邪术,如果四海的爷爷要害我们,白天也别想走出去。”

  这话虽然难听,但我却无法反驳,自古以来,道术之分,有上九门,下九门的严格划分。

  下九门全是捞偏门,走捷径的秘术,盗墓、捞尸、赶尸、梅花、走阴、通灵、犁头、驱蛇和蛊人,九个门派,此九门做的都是玩命的买卖,当中出过不少高明的历史人物。

  其实,不是我想拖时间,我在等星辰移位。

  九星在移动,天任、天冲、天辅、天禽为阳星,天英、天芮、天柱、天心为阴星,这其中,天辅、天禽、天心为大吉之星。天蓬,天芮为大凶之星,即使死门,它们的位置会有变化,而且不固定,所以,一定要等天芮星转变方位,否则,冒然动手只会陷入无限死循环。

  见我仍旧看着天空,白如梦似乎看出些门道,凑到我身边,问道:“四海,你在算时辰,等某个星星移位,给你指引出路。”

  我点了点头,犁头术以相术八卦为主,坎卦正北属水,天蓬在坎一宫,艮卦东北属木,天任在昆八宫,巽卦东南属木,天辅在巽四宫,乾卦西北属金,天柱在兑六宫,中央属土,天离居中五宫,寄昆二宫。

  这时,白如梦也有发现,指着前方不远处,说道:“四海,你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