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悲伤难禁
石非语2021-03-27 15:563,011

  一见雪樱回来了,银川甚是欣喜,叫道:“师叔,你终于回来了。”

  雪樱落地之后,站在银川的身边,瞪着那老道士,问道:“长风,你这是什么意思?要以多欺少吗?”

  那叫长风的老道士见过雪樱,见她出现,知道银川的身份是真的,心里暗忖:好在刚才没有鲁莽动手,否则事情就变得不可收拾。听雪樱向他问话,讪笑了下,说道:“雪女侠,别来无恙。”

  雪樱柳眉一竖,不客气地说道:“别跟我打哈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长风说道:“我门下师侄为人所杀,特来要个公道。”

  雪樱冷笑了下,说道:“你们参云观真是有出息,对付几个弱女子,竟出动这么多高手。”

  长风给雪樱说得老脸羞红,争辩道:“我听了青灵的汇报,知道你们都是高手,怕拿你们不下,便多带了些人。”

  雪樱转眼看向青灵,突然笑了笑,说道:“原来你还没死?”

  青灵一看到雪樱,怒火燃烧,对长风说道:“师叔,当时她就在场,快把她拿下!”

  长风叱道:“这里没你的事,给我闭嘴。”

  青灵看师叔生气了,不敢再出声。雪樱看向长风,说道:“不错,当时我的确在场,对事情的经过一清二楚。”

  “既然雪女侠在场,那请陈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雪樱说道:“逍遥派弟子的确出手杀了你们的人,但起因是你们先杀了他的朋友,他一气之下,才下了重手。”

  长风一听逍遥派,又是一惊,问道:“出手的人是逍遥派弟子?”

  “不错,是游堃的弟子。”

  长风的脸色变了变,问道:“是游堃的弟子?”

  “嗯。当时我正和他在山顶比武,是这青灵出手杀了他的朋友,所以他才出手的。”

  长风一听,看向青灵,问道:“事情是不是如此?”

  青灵争辩道:“他们违反了参云观的规定,我警告过他们,是他们不听,所以我们才出的手。”

  “之前为什么不说?”

  “师叔,我……”

  雪樱冷笑道:“你们参云观好霸道,我们在山顶比武,关你们什么事情,竟要出手伤人。”

  长风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木立在那里,想必是内心矛盾得很。原先,他不知道是青灵先出手伤了人,以为是景棠随意出手伤人,这才禀告掌门,兴师问罪。现在看来,事情要复杂得多。

  看他沉默,雪樱说道:“被他所伤之人,尸骨不存,找谁伸冤去。”

  旁边的银川问道:“师叔,被他所伤的人是不是段先生?”

  雪樱点了点头。银川看她点头,脸色唰地变得煞白,好一会,才哽咽地说道:“段先生真给这厮害死了?”

  雪樱叹了口气,说道:“昨晚我下崖找了一晚,都没发现他的尸骨,想必是给野兽吞噬了。”

  银川闻言,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唰地流了出来,然后咬了咬牙,拔出身上的宝剑,一跃,便向那青灵刺去。

  雪樱一惊,飞身一掠,挡住了银川,说道:“不可冲动。”

  银川泪流满脸,说道:“师叔,他害死段先生,我要他填命。”

  “这里由我做主,不可任性。”

  “师叔……”

  “既然你叫得我一声师叔,就要听我的。”

  银川咬着嘴唇想了好一会,终于点头说道:“师叔,我听你的。”

  这时候,参云观的主持到了。长风忙过去耳语了一番。主持听完长风的汇报之后,也是紧锁眉头,想必知道这事有点棘手。

  他看了看雪樱,问道:“你就是雪山派的雪女侠?”

  雪樱点了点头,说道:“女侠不敢当,正是雪樱。”

  那主持又望向银川,问道:“你就是银大将军的女儿,雪山派无影仙子张馨凤的高徒?”

  自从银川知道他们害死了段飞之后,对这参云观充满了怨气,冷冷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们凌势欺人,总该给个说法。”

  那主持脸色变了变,说道:“银小姐,恐怕这里面有误会。”

  “有什么误会?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杀人,不是凌势欺人是什么?”

  那主持突然喝道:“青灵,你为什么要动手杀人?!”

  那青灵打了个激灵,说道:“禀掌门,我不知道他不会武功,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么说来,是你先动的手?”

  “我们只是想制止他们不要在山顶动武,并不是存心想伤人。”

  那主持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对银川说道:“银小姐,刚才你应该也听到了,这只是因为误会而引起的一场悲剧。”

  银川泪流满脸,说道:“杀了人,难道一句误会便了事?”

  主持说道:“在这次的误会之中,我们也有一名弟子死于非命,以我看,这事就这样了了,不伤和气。”

  一旁的小石头悲愤地叫道:“不伤和气?你知道死的那位是什么人吗?就算杀光你们,也抵不了他的性命。”

  主持闻言,一悚,忙问道:“他是什么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反正就算你们全部填命,都换不回他。”

  主持的脸上开始流汗,他害怕死的那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如果是这样,那整个参云观将大祸临头。

  沉默了一会之后,他突然手一挥,只听见青灵一声闷哼,便已毙命,长风想阻拦都来不及。

  杀了青灵之后,主持漠然地说道:“各位,事情都是因为青灵的无知而引起来的,现在他已经填命,不知各位可满意?”

  见他亲手杀了青灵,银川也无话可说了,发了下呆,然后看了看雪樱。雪樱知道再闹下去,只有两败俱伤,也只好见好就收,于是说道:“既然元凶已诛,那此事就到此为止。”

  这一和解,虽然双方都不满意,但在那种情况之下,也只能这样处理。

  想到段飞就这样莫名地死了,银川大受打击,第二天便病倒了。她交代徐风,做法事的时候,加上段飞的名字。

  法事完了之后,虽然银川的病还没好,但他们也不愿意再呆在参云观了,所以第二天一早,便下山了。

  下了山之后,由于银川的身体生病,不能骑马,所以他们便雇了一辆马车,然后往回京的路走。

  路上,银川沉默寡言,一直眼光滞呆,样子有点吓人。小石头很是担心她,劝她说:“小姐,你不要这样了,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出问题的。”

  小石头刚说完,银川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哭着说道:“都是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坚持要上那个什么鬼灵度山,他就不会死,是我害死他的。”

  对于段飞的死,小石头也有种莫名的悲痛,但在银川的面前,她却不好表露。

  “小姐,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想,要怪,只能怪那个景棠,如果不是他处心积虑地想带段飞走,段飞也不至于这样。”

  “景棠?是,是他,如果不是他,段飞就不会死。”

  “嗯,所以说,罪魁祸首便是那个景棠。”

  银川咬牙切齿的:“回京城之后,你叫人去找这厮算这笔账,无论他在天涯海角,务必给我找到他,然后碎尸万段。”

  “是,小姐。”

  银川想了想,说道:“是了,抓到他的时候,先不要弄死他,把他带回来给我,我要亲自把他碎尸万段。”

  “是,小姐。”

  一路马不停蹄,无风无浪,几天之后,他们便回到了京城:龙都。

  进城之后,银川没有回府,而是直奔李府,说要去找李青扬算账。

  一听她就这样去找李青扬算账,雪樱吓了一跳,忙拦着她说:“银川,这是京城,不可胡闹,何况你大病初愈,不宜动手。”

  这些日子,银川憋了一肚子的气,哪里管什么京城不京城的,气呼呼地说道:“就算他躲到皇宫,我也要把他揪出来!”

  雪樱低声说道:“现在皇宫都没李府可怕。”

  银川说道:“他可怕又怎么啦,难道还能把我吃了?”

  不管雪樱怎么劝阻,银川非得要去李府不可,无奈之下,雪樱只好陪着一起去。

  李府,位于皇宫5里处的东南面,却比皇宫更雄壮,更豪华。府邸座地500公顷,房舍9999间,红瓦高檐,庭院深深。亭台楼榭无数,错落有致;亭台楼榭间,山水沧池,纵横交错。

  整个龙都的人都知道,这李府已经取代了皇宫,成为帝国的权力中心。

  去到李府门口,银川翻身下马,跃上台阶,对门口的守卫说道:“赶紧去叫李青扬出来受死!”

  守卫看她一个女孩子,竟敢在李府前大放厥词,还侮辱他们的少主人,二话不说,便有四个人围了上来,准备擒拿银川。

  银川见他们动手,冷笑了下,三拳两脚便把他们击倒,然后直闯进去。

  看银川硬闯,雪樱意识到大事不妙,忙对小石头说道:“赶紧回府通知大将军。”交代完之后,与徐风也跟着进府。

  小石头也知道事态严重,忙翻身上马,往大将军府奔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