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镇.小饭馆
石非语2021-03-27 15:562,976

  段飞的内伤痊愈之后,便准备下山了。他算了下时间,他已经在山上住一个月了。

  看段飞要下山,无名道长也不挽留他,问他身上有没有银子。段飞摇了摇头。于是,无名道长拿了一锭银子给他,说道:“这银子放这很多年了,一直没机会用出去,现在给你,只要你不大手大脚的花,应该够你去断魂山。”

  段飞也不客气,接过银子,掂了掂,估计有20两重。他把银子揣进怀里,说道:“道长,等我学好了武功之后,我再来看你。”

  跟段飞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无名道长有点不舍,但却没有表露出来,淡然说道:“我老道习惯了一个人,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不同。”

  段飞知道他是高人,已经超脱了尘世间的纷扰,却故意说道:“如果你觉得寂寞,可以去断魂山找我。”

  无名道长板着脸说道:“滚,给我滚下山去。”

  段飞哈哈大笑,然后突然伸手拥抱住他,说道:“你不是我的女朋友,我无法和你吻别,只好来个大拥抱。”

  无名道长没想到段飞会突然抱他,想躲闪已经来不及,忙挣开段飞,沉着脸说道:“嬉皮笑脸的干什么?”

  段飞笑道:“和你告别啊。可惜你不喝酒,否则要和你痛痛快快地喝一顿再走。”

  无名道长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慈爱的笑容,说道:“酒能乱性,不可多喝。”

  “好,段飞记住了。我走了,后会有期。”说着,段飞便转身走出茅屋。

  但他刚走出茅屋,身后的无名道长叫住了他,说道:“此山多猛兽,你不会武功,还是灵儿送你下山。”说着,他叫了一声:“灵儿,过来。”

  不一会,灵儿来了,它一见段飞,便用翅膀扇了扇段飞,然后唔唔的叫了起来。段飞心一热,伸手抱了抱它,说道:“灵儿,我走了,你多保重。”灵儿又是唔唔的叫了几下。

  无名道长说道:“灵儿,他要下山,你送他一程。”

  灵儿扇了扇翅膀,唔唔叫了几下,然后矮下身体。看它矮下身体,段飞知道它是想他爬上它的背,所以也不客气,爬了上去。

  段飞爬上去之后,灵儿便展开翅膀,飞上半空,翱翔了一会,才往山下飞去。

  看着对面山上的参云观,段飞百感交集。他知道他跌下山崖之后,景棠他们一定以为他已经死了,想必也早离开了参云观。但愿景棠不要因为他的死而与参云观斗个你死我活。

  想到自己即将成为景棠的同门,段飞的心里就火热火热的。虽然他和景棠相识的时间不长,但肝胆相照,他已经把景棠当朋友,当兄弟。

  然后,他又想到了银川。这一路来,虽然银川心怀不轨,但对他实在不错,一路吃香喝辣的,是他来武圣王朝之后,过得最好最舒服的日子。

  在段飞的遐想之中,灵儿已到了山底下。放下段飞之后,灵儿便飞回去了。段飞回首望了望山后的山峰,然后便往松山县方向走去。在去断魂山之前,他要先回一趟山谷,向林翠云他们报个平安。

  之前,他们是从松山县一路来到灵度山的,虽然段飞不熟路,但沿着之前走过的路回去绝对没错。

  段飞估算了下路程,当时他们离开松山县之后,骑着马走了好几天才到灵度山的,虽然走得慢,但少说也走了200里路,如果走回去,那得走到何年何月?所以,他决定买一匹马。之前,他已经跟小石头学会了骑马。

  于是,段飞去到最近的墟镇,花了三辆银子买了一匹白马,虽然比不上喜儿,但看起来还算矫健。买了马之后,他便快马加鞭地往松山县赶去。

  来武圣王朝这么久,段飞已由最初的绝望,恐惧,惊慌,慢慢变成接受,习惯。现在,他不再纠结于穿越这个事情,而是想着如何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活下去,并且要活得好好的。

  一路奔驰,走了大约30里路,段飞来到了一个小镇,刚好是中午时分,便停了下来,准备在小镇吃完中饭再走。

  小镇很小,只有一条中心街道直贯,路面为青石头铺成,宽一丈左右,随着岁月的冲洗,已变得凹凸不平。街道的两边,虽然房屋有些破旧,但很齐整,看起来,倒也整洁有序,安居乐业。

  走完了整条街道,段飞发现镇里只有一家小饭馆,很不起眼,而且看起来邋邋遢遢的。但现在今非昔比,段飞对吃的已经没有什么要求,但求能吃饱,于是也不挑剔,下了马,把马拴在门口。

  由于段飞的身上穿的衣服还是之前银川帮他买的锦袍,再加上他本来就长得俊美,气宇轩昂,所以他一进店门,店家便知道来贵客了,笑得合不拢嘴,忙把他迎了进去

  饭馆里面很简陋,摆了五张台,掌柜加伙计,才两个人,看样子是夫妻。

  进去之后,段飞随便挑了张台坐下。除了他之外,店里面还有张台坐着人,一老一少。

  老的是个男的,大约六七十岁,穿一件灰色的长袍,面容清瘦,发须已全白,眼睛半闭半开的,好像还没睡醒。

  而那少的,是个女孩子,估计也就二八的样子,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虽然穿着朴素,但身上散发着青春的芳香。

  他们台上的食物很简单,一壶酒,两碗饭,一碟花生米,一碟小炒肉什么的。那老者面前的饭还没动,只是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吃着花生米,津津有味的。

  坐下之后,段飞点了碗牛肉面,店家看他只点了碗面,很是失望,问道:“客官,就点一碗面吗?别看我们店小,好吃的可一个不落。”说着,便向段飞数起一些名贵的菜肴。段飞笑了笑说:“我一个人吃饭,一碗面就够了。”听段飞这么说,店家只好作罢。

  面上来之后,段飞正要起筷,便听到大街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有人在哭,有人在哀求,有人在怒叱。

  哭的,是女孩的声音,哀求的,是一个苍老的男人的声音,而怒叱的,则有几个人。

  只听见那苍老的声音哀求道:“官爷,小云已有婚配在身,你们不能带她走啊。”

  一个声音叱道:“放手!你再这样拉拉扯扯,我们可不客气了!”

  “官爷,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能放手啊。”

  听到这里,店家和他的老婆相对叹息了一声,然后店家说道:“看来老张要出事了。”

  他老婆说道:“是啊,我早就跟老张说了,要赶紧把小云给嫁了,他偏不听,说小云还年幼,过两年再让她过门,你看,这不出事了。”

  她刚说完,街上便传来一声惨叫,然后那女孩凄然叫道:“别打我爷爷,我求求你们。”

  一个声音说道:“他犯贱,不打他打谁!”

  店家和他的老婆又是相对叹息了一下,不再说什么。段飞是个好管闲事的主,听外面的叫声有点凄惨,忍不住问道:“店家,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段飞店家说道:“还能有什么事,都是选秀惹的祸。”

  “选秀?”段飞不甚明白,问道:“选秀又是怎么回事?”

  店家说道:“选秀就是地方衙门帮朝廷选秀女。”

  “哦,原来是帮皇帝选妃子。”

  “客官,你以为这是帮皇帝选秀女?”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这是朝廷选出来进献给楚月国的贡品,她们当然不愿意。”

  “给楚月国的贡品?”段飞心想:怎么又跑出一个楚月国?

  “嗯,八年前,朝廷和楚月国开战,输了,每年要给楚月国进贡,其中就有每年要给楚月国进贡200名美人,所以每到年底,朝廷就开始在各地征集长得漂亮的未婚少女,再从中选出200名,然后送到楚月国。”

  段飞问道:“既然选的是未婚的,但外面的那位不是说已有婚配了吗?为什么还要选她?”

  “唉,每年都选,哪里有那么多未婚又长得漂亮的?而且这些年来,大家都知道这个规矩,家里有漂亮女儿的,都早早把她嫁了,或者早早帮她订了夫家。衙门交不了差,就开始把范围扩大,管你有没有订婚,只要还没过门,照征不误。”

  突然,隔壁桌的那个女孩子低声骂道:“可恶,真是可恶。”

  店家又说道:“富贵人家还可以用钱疏通衙门,但普通老百姓就遭殃了。”

  说到这里,外面的叫声更加惨烈了,想必是那老张说什么也不让衙差带走他的孙女,所以被衙差殴打得更惨了。

  听外面的叫声越来越惨烈,那女孩再也忍不住了,霍地站了起来,但段飞比她更快,已经走了出去。

  那女孩对老者说道:“师傅,我去看看。”老者点了点头,见师傅答应了,那女孩便随后跟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