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银大将军
石非语2021-03-27 15:564,599

  屋顶之人,正是当朝大将军银虎,外号霹雳神君。

  李羽貂看银虎来了,双眉锁得更紧了。动手的人,看到银虎来了,也停下了手。

  李羽貂说道:“银大将军,为何站在屋顶?难道是我李某迎客不周,怠慢了大将军?”

  银虎也不搭话,身形一晃,大家只觉得眼前一花,银虎人已到了吴天豪的身边。只听见他一声大喝,然后吴天豪便是一声惨叫,原来他双手的手腕已给银虎扭断。接着,银虎又是一声大喝,吴天豪已给他扔到屋顶了。

  看银虎一来,就废了自己的一个高手,李羽貂的脸色阴沉沉的,却也不出声。

  看父亲来了,银川又惊又喜,流着泪,扑进父亲的怀里,哭着说道:“爹,他们欺负女儿。”

  银虎搂着女儿,双眼瞪着李羽貂,大声喝道:“李羽貂,难道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女儿吗?!”

  李羽貂干笑了下,说道:“知道,只不过世侄女想与我那些不成材的手下过过招,切磋一下,所以老夫不便阻拦他们。”

  银虎又是大声喝道:“放屁!看你们这个阵仗,象是过过招,切磋一下吗?!”

  银川说道:“爹,李青扬在明丰府残杀了我们几十个人,今天我是来找他讨个公道的。”

  来的路上,银虎已经听小石头说了这事,现在听银川说起,更是怒不可抑,双眼狠狠地瞪着李羽貂,说道:“李青扬在哪里?叫他出来。”

  李羽貂干笑了下,说道:“犬子现不在府中。”

  “他在哪里?”

  “陛下派他出京办事了。”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好,既然他不在,今天我就不为难你,等他回来,希望能给我一个交代。”

  李羽貂沉吟了下,说道:“好,这个事情我一定会彻查清楚的,一定会给大将军一个交代。”

  银虎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等你的消息。”然后对银川说道:“走,我们回府。”

  银川不依,说道:“爹,李青扬一定是躲在府中不肯出来见面。”

  银虎脸一板,叱道:“你李伯伯说他不在就是不在,难道他会骗你!走,我们回府。”

  看父亲生气了,银川只好作罢,跟着银虎回府。

  送走银虎之后,黄静山说道:“执宰大人,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把银虎除掉?”

  李羽貂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怕他不会就此罢休的。”

  “不用担心,银虎不会因为此事就翻脸的。”

  回到内堂,李羽貂对仆人说道:“去叫大少爷过来。”

  原来,李青扬他们从山庄脱险之后,屠杀了银川的手下,然后仓惶回京。路上,他们遇到屠龙的搜查队伍,一番拼杀之后,得以逃脱。

  回到京城之后,由于怕银虎找他算账,他一直匿藏在府里,不敢出门。

  不一会,李青扬进来了。他向李羽貂揖了礼之后,说道:“爹,听说银虎父女闯府了,为什么不趁机把他们给灭了?”

  李羽貂满脸严峻的,肃声说道:“整天想灭这个,想灭那个,最后灭了谁?你看,现在捅了蜂窝,偷鸡不成倒蚀把米,不但人没抓到,还折损了那么多人马,而且把其他家都得罪了,现在他们个个以为人在我们的手里。”

  “得罪就得罪,还怕他们不成啊?!”

  李羽貂气呼呼的说道:“你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你想同时向他们宣战吗?!”

  李青扬见父亲生气了,不敢再出声。

  黄静山说道:“执宰大人,这些天李府周围多了很多神秘人,晚上,经常有夜行人试图夜探李府,都给我们击退了。”

  李羽貂苦笑了下,说道:“还能是什么人?一定是老蔡家他们以为龙佩兰在府中,像苍蝇那样飞来飞去。”

  “你觉得他们会不会铤而走险,攻打李府。”

  “别人不好说,但蔡金蛇急了,会有这种冲动。”

  “他真的敢攻打李府?”

  “神剑的诱惑力太大了,他相信他会破釜沉舟,不惜与我开战。”

  “既然这样,要不我们先下手为强。”

  “不可,现在形势对我们非常不利,不能轻举妄动,要从长计议。”

  “是,执宰大人。”

  李青扬说道:“爹,这次如果不是老蔡家捣乱,现在人与宝剑都在我们的手里了。”

  李羽貂骂道:“是你办事无力,才让他们有机捣乱。”

  看李羽貂生气了,李青扬不敢再出声。黄静山看了看李青扬,说道:“将军,执宰大人会有办法的,你不要太着急。”

  李羽貂说道:“现在最迫切的是先解决今天的事情。银虎既然闹上了门,怎么都得给他个交代,让他好下台。”

  李青扬气呼呼地说道:“今天他们大闹李府,又伤了人,为什么要给他们交代?”

  李羽貂的脸色又变得很严峻,说道:“你再不改你这冲动的性格,以后就给我乖乖地呆在家里,府里的事以后一概不要你管了。”

  “是,爹,你别生气,以后我会改。”

  李羽貂沉吟了一下,然后对黄静山说道:“吴天豪的武功已经废了,已是废人一个,你杀了他,然后带他的尸体上银家,向银虎赔罪。”

  “这样他肯罢休吗?”

  “银虎只不过是想找个台阶下而已,他不会为了区区几个手下的性命就和我们大动干戈,有人担责任就行了。”

  黄静山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们就把责任推给吴天豪他们,说人是吴天豪和骆平杀的,相信他也无话可说。”

  “正是如此。”

  话说银虎带着银川他们离开李府之后,一路上银川都是气鼓鼓的,说什么不会就这样放过李青扬的。

  银虎对银川一向爱护有加,把她当掌上明珠,这次如果不是银川自告奋勇,非要出来历练一下不可,他怎么也不会让她参与这么危险的行动。现在见她一脸风尘,憔悴不已,很是心疼。

  “好,好,爹爹有机会一定会教训教训他。”

  “不是教训,而是要杀了他,替徐雨徐前辈,以及春香秋梅她们偿命。”

  一想起那些被害的人,银川的眼泪又出来了。

  银虎问雪樱:“具体情况究竟怎么样?为何会死了那么多人?”

  刚才他只是听小石头说李青扬杀了人,现在银川去李府闹事,看事情紧急,他都来不及细听,便一个人赶到李府。

  雪樱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跟银虎汇报了一遍,听完之后,银虎脸色凝重,问道:“那李青扬的武功真有那么厉害?心肠真有那么狠毒?”

  “嗯,这李青扬有其父之风。”

  “他的狠毒,我早有所闻,只是没有想到他的武功会这么厉害。”

  “老蔡家为了对付他,都出动袁无天那老魔头了。”

  “看来这个李青扬是个人物。”顿了顿,银虎又问道:“你确定龙佩兰在松山县?”

  “之前在松山县应该可以确定,但现在还在不在不好说。”

  银虎沉默了,心里忧虑重重:李羽貂一向野心勃勃,一旦龙佩兰落入他的手中,那么宝剑也迟早会到他的手上。有了宝剑,他必如虎添翼,以后就没人能与他抗衡了。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龙佩兰落入他的手里。

  从松山回来之后,银川一直闷闷不乐,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见人。

  现在她的心里有三个结没有解开。一是龙佩兰的事情。虽然她知道龙佩兰还活着,但龙佩兰究竟在哪里,她却无从知道,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段飞,却又命丧悬崖。

  二是如何找李青扬报仇。在这个事情上,她父亲的态度模模糊糊的,想必是有所顾忌,不愿意与李家翻脸。

  前两天,李家派人送来吴天豪的尸体,说是元凶已伏法,还送来一些钱财,说是给死难者的抚恤金,希望此事就此了结。她以为父亲不会同意,但让她想不到的是,她的父亲竟然同意了。

  这个事情让她非常不满,跟银虎闹了几次,银虎给她闹得没办法,只好答应她,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宰了李青扬,替死去的人报仇。

  虽然银川很恨李青扬,恨不得马上在他的身上刺几个洞,但也知道事有轻重,现在还不是找李青扬报仇的时候。

  三是段飞的死。那些相处的日子,她已经对段飞有了朦胧的情意,但世事变幻,想不到段飞竟在灵度山死了,这让她的心很痛,她甚至觉得段飞是她害死的。

  看银川整天愁眉苦脸的,小石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有想着法子逗她开心。一会说一个笑话,一会说哪里哪里好玩,要拉着银川一起去玩。

  但这些都没什么作用,银川依然愁眉不展。这可急坏了小石头。

  “小姐,你再这样,会闷出病的,到时老爷可要剥我的皮了。”

  看她那着急的样子,银川终于笑了笑,说道:“剥了你的皮更好,免得整天啰里啰嗦的。”

  “小姐,小石头就喜欢笑,就喜欢啰嗦,小姐不是一直都喜欢小石头这样吗?一旦给老爷剥了皮,这世上可就没了小石头了。”

  “好了,别啰嗦了,我爹是不会剥你的皮的。”

  “那可说不好,如果你真的闷出病了,老爷可不会跟我客气。”

  突然,一个豪迈的声音在门外说道:“小石头,你很聪明,知道我会剥你的皮。”

  说着,一个魁武彪悍的老人走了进来,正是大将军银虎。

  一听银虎也跟银川那样吓唬她,小石头嘟了嘟小嘴巴,说道:“老爷,你再这样吓小石头,小石头可真给吓出毛病了,到时没有人陪小姐,小姐可就孤单了。”

  银虎哈哈大笑,说道:“好,好,以后不吓你。但你给我记住,你是小姐的贴心棉袄,如小姐有什么不适,我都唯你是问。”

  银川说道:“爹,这不怪小石头,是我的心情不好。”

  “整天闷在房间,当然心情不好。走,爹陪你散散步。”

  “爹,银川不想散步。”

  “不想散步是吧,那好,我们去过两招,让爹看看你的武功有没有进展。”

  “爹,银川很累,不想过招。”

  “那你想干什么?告诉爹,爹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

  银川想了想,说道:“爹,我有个事情想问你,但你要答应我,不准生气。”

  “好,爹不生气,不生气。”

  “爹,我想知道我们家跟龙伯伯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听银川问这个事情,银虎愣了愣,问道:“为什么突然想知道这个事情?”

  “爹,你先不要问为什么,你先告诉我银龙两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银虎沉默了下,说道:“都是些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爹,你就告诉我嘛,女儿想知道。”

  银虎为难地看了下银川,心里很是犹豫。以前,银川也曾经问过这个问题,都给他骂回去了,但现在女儿郁郁寡欢的,可不能随便刺激她。

  “爹,是不是事情很复杂?”

  银虎又是沉吟了下,终于叹了口气,说道:“事情并不复杂,是你龙伯伯杀戮太重,自取灭亡。”

  “是龙伯伯想杀你吗?”

  “嗯。”

  “那龙伯伯是怎么死的?”

  “他在战场上战死的。”

  “既然他是在战场上战死的,为什么他一死,家里的人便被屠杀干净?”

  银虎犹豫了下,说道:“他在战场上投靠了敌人,出卖了国家。”

  银川追根问底:“他是皇帝,为什么要投敌?投敌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想保住他的皇位,他的富贵。你应该知道,他投敌,就是出卖了国家。所以,他死了之后,要追究他的叛国罪。”

  “所以对龙家赶尽杀绝?”

  “叛国罪是逆天大罪,自然要灭全族。”

  银川沉默了下,说道:“爹,我有个请求。”

  “你说。”

  “爹,我想求你放过佩兰姐。”

  “不行!”

  “爹,小时候佩兰姐对女儿恩宠有加,女儿一直记在心里,也一直把她当姐姐。现在龙家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女儿不忍心看着她逃亡这么多年,还依然被人追杀。”

  “她生在龙家,她的命运早就被注定,这怪不了谁。”

  “爹,求你看在女儿的份上,放她一条生路。”

  银虎知道女儿小时候颇受龙佩兰的关爱,对龙佩兰有感情很正常。但现在龙佩兰下落不明,放过或不放过都没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银虎说道:“现在她生死不明,谈这个有什么意义,说不好,她已经离开人世了。”

  “如果佩兰姐还活着呢?”

  银虎沉吟了下,说道:“如果她还活着,我可以不要她的性命,但她必须交出手中之物。”

  “爹是说宝剑吗?”

  “不错。”

  “那宝剑具体有什么威力?为什么大家都在拼命地抢?”

  “它是上古神器,魔力无边,得者,天下无敌。”

  “爹确定宝剑在佩兰姐哪里?”

  “嗯,自从龙冀死了之后,宝剑便下落不明,应该是在龙佩兰的手中。”

  “既然宝剑在佩兰姐那里,那她便是天下无敌,为何还要逃亡?为何会被李青扬活抓?”

  “宝剑是上古神器,不是普通人能驾驭的,龙佩兰武功修为浅,应该还驾驭不了它。”

  银川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说来说去,你们找佩兰姐只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宝剑。”

  “可以这么说。”

  “爹也是想要宝剑?”

  “不错。”

  “看来佩兰姐是必死无疑了。”

  “嗯,如果她的身上没宝物,可能还可以苟且偷生。”

  银川沉默了下,说道:“好了,爹,我累了,想休息了。”

  银虎说道:“那你休息。”然后对小石头说道:“小石头,照顾好小姐,否则,我剥了你的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