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想杀了我?
折翼妖精2020-11-02 15:211,040

  神色恢复如常,萧邑坐在梨木镌花椅上,睥睨而视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女子,人言沈家大小姐如风扶弱柳,姿容决胜,只是才学不精只是个花瓶。

  眼下萧邑却对这个与京中传闻完全不相符的沈小姐倍感兴趣。

  “说,你到底是谁!”

  颜轻轻抚着胸口顺气,听这质问差点一口气没了,她不耐烦地看向萧邑,“我是沈思妍还能是谁,王爷有什么……”

  目光交错那瞬间,颜轻轻却是一怔,他的眼神,他的质询,他的声音,无不透露着冷冽,阴鸷。

  她终于知道曾经自己派去的探子为何没有一个全身而退,面对这样犹如阎罗一般的人,饶是她与他斗法都得费一番精神。

  “说啊,为何不说了。”萧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端起茶盏,目光审度。

  颜轻轻也不惧,起身看着萧邑,“我在王爷府中,在王爷床上,王爷却要问我是谁,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是,她死的那刻,她清楚地看到天空炸开那朵最绚烂的烟花,是盛淼登基大典的烟火礼。

  萧邑皱眉,这丫头牙尖嘴利,说话更是这般放诞无礼,倒是像极了一位……故人!

  “呃……”颜轻轻忽然头晕目眩,许是方才被这王八蛋掐久了突然起身,一时间没缓过劲。

  站在一旁的白芨急忙扶住颜轻轻,“沈姑娘小心!”

  颜轻轻缓了缓,看着白芨,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目光漠视,恨不得将自己挖空的柏青,心想,王八蛋身边也不都是小王八蛋。

  “多谢。”她转身客气地行礼,却瞧见白芨一错不错地看着她,一脸求知若渴。

  “沈姑娘可否讲讲方才那毒是如何解的?方才我替王爷诊脉,王爷的许多穴道像是被封死一般,难以通解。”

  颜轻轻有些为难:“其实我也……”

  不等颜轻轻说完,白芨顺势为她递上一盏茶,在屋中来回踱步拍手,思索道:“但是我在替诊脉时却发现姑娘脉象虽是至寒至冷,但体中气脉通达,并无异样,同样是中毒为何……”

  面对白芨一连串的发问,颜轻轻无暇回应,对钻研医术如此入迷,心中不禁佩服,当真是个医痴。

  不过,能解毒是因为自己体内养了蛊王,自己的血能以毒攻毒,若是将此事告诉萧邑定然会招来猜忌,如今自己都自身难保,更何况将此事和盘托出只能后患无穷。

  “白芨,这女子心怀不轨,你当真以为她会同你说实话?”柏青嗤之以鼻,盯着颜轻轻,目光甚是不屑。

  随后柏青望着萧邑,上前一步拱手道:“王爷,此女虽解了您的毒,但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她一人所为,下毒必然与她脱不了干系!”

  颜轻轻目光错愕地看着柏青,主仆一条心,都要置她于死地?

  不过就算柏青不说,萧邑也断然不会轻易放过颜轻轻,他抬眼看着她,目光充满着极度怀疑。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颜轻轻嘴角挂着一抹冷涩笑意,“王爷用了我,如今事成便想杀了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权臣的戏精娇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权臣的戏精娇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