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痛经
古剑飞2021-03-09 10:212,339

  煎制中药万不可用铜器和铁器,以防药力受损,精通各种炼药方法的叶子荣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他把几种不同的草药按照一定的剂量配伍好,倒进陶器砂锅里,注上适量的清水,才开始煮水煎制。

  见草药已在炼制,他突然使出一招“倒挂金钩”,翻身到了床上,盘坐练功。

  他双腿交错,脚尖翘起,向身体内侧微微倾合,又将两手掌心向上,摊开放在膝盖头上,做好了练功前的准备工作。

  深吸一口气,练功已然开始,只见他眼观于鼻,鼻观于口,口观于心,冥心而坐,五心朝天,清净法门,默运起了玄医天经中的玄真木皇度人真诀。

  玄真木皇度人真诀可以有效地调动体内的乾坤之元,为淬炼体魄汇聚能量,叶子荣经常修炼这种神奇的法门。

  大约半个时辰后,房间里已经飘满了药香,砂锅里的草药已经煎制好了。

  他轻轻地走下床,拔掉插头,把陶瓷砂锅里的药剂全部倒进了器皿里,等到药温降下来后,竟是脖子一扬,把温药全部倒进了喉咙里。

  药剂入胃,他又是盘坐到了床上,开始修炼玄医天经。

  练了一阵,他突然抬起双手,力贯而出,在胸前不停地运功。

  他把双掌在胸前运成了一个太极八卦的形状,不停地在上下左右四个方位轮回滚动,体力的药水也慢慢地浸润到了他身体的五脏六腑里,又慢慢地渗透到了他的四肢百骸。

  在不停地吞气吐纳之时,他体内的药力和乾坤之元也开始交融,慢慢地发挥药效,驱赶着这副凡体里剩余的瘀滞和毒积。

  大概一个时辰过后,他明显地感觉到小肚子有点疼痛。想是又要出恭了。

  他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冲进洗手间,解开裤带,猛然一蹲下,便是好的一通排泄,而此时,他又发现,他皮肤表面已渗透出了一层层淡绿色的黑糊糊的物质,并且散发着一阵阵焦烟的味道。

  马桶里排泄出来的废物显然比上次炼体要少了很多,淡绿色的物质明显是草药分炼后的残渣,而那黑糊糊的物质里必定含有些烟泽,看来今后要想修炼的过程少些阻碍的话,得是把烟给戒了,至少得少抽,他不禁想到。

  排泄完成后,他用手纸做好了清理工作,然后系好裤带,慢慢地走进房间,顺手带上了房门。

  只是他刚刚盘膝坐到了床上,那房门竟被“伢”地一声给推开了。

  “哎呀!子荣哥哥,你房间里怎么有这么浓的香味?你干什么了呀?”秦晓白竟突然间推开房门,慢慢地走了进来,鼻子朝房间各处嗅个不停。

  叶子荣见这小姑娘突然闯了进来,眼睛一眨,连忙收好腿脚,翻身下了床, 惊愕地问道:“原来是你啊,晓白,大晚上的你不睡觉,跑我这来干什么?”

  此刻的秦晓白身穿一套白色的连衣裙,脚踏一双小猪佩奇儿童凉拖鞋,清新而又可爱,其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淡淡的馨香,只不过她看上去显得有些疲惫,睡眼朦胧。

  秦晓白打了一个哈欠,回道:“我刚才去了下洗手间,闻见你房间香味很大,就过来看看,没事,没事,我回去躺床上看书去啦。”

  秦晓白转身就要走,却是突然间眼前一黑,双脚一软,左忽右晃地转了几个圈圈,就像只要下落的风筝一般,向地上坠了去。

  叶子荣立马拥上前,伸手把秦晓白接到了怀里,关切地问道:“晓白,你怎么啦?”

  “我肚子痛,头好晕!我想吐!”

  叶子荣仔细一瞧,发现秦晓竟是脸色发白,满头大汗,嘴唇干涩苍白,已起了一层白膜。

  他伸手到秦晓白脸上一探,感觉到那竟然都是冷汗。

  “晓白,你这情况有多长时间了?”

  “两三年了!”

  “啊?那你怎么学习?”

  “每个月就那么几天,忍忍也就过去了。”

  “啊?我来给你号号脉!”叶子荣把秦晓白抱上床,伸出三根手指搭在了她右手的寸关尺上。

  小姑娘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妈妈去世得早,从小到大,除了爸爸外,就没有别的男人抱过自己,更没有被别人摸过,忍不住问道:“子荣哥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给你把把脉,看你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叶子荣一边沉心诊脉,一边如是地回道,心脏却是已蹦蹦直跳了,秦晓白手腕处的舒滑感让他身上像触了电似的,刺激着他的心神,他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他虽说是个心如止水的修士,不易为外物所动,但是眼前的秦晓白稚幼乖巧,天真烂缦,美若仙子,着实让他无法静下心来。

  “子荣哥哥,你不会吧?我怎么会得病呢?”秦晓白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句。

  叶子荣不语,他屏住呼吸,静心诊脉,过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晓白,你这几天,是不是?是不是来那个了?”

  “来那个啦?”

  “就是哪个什么?大姨妈。”

  “咦!子荣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把脉把出来的!”

  秦晓白惨白的脸蛋儿顿时变得通红,忸怩不安地说道:“哦,子荣哥哥,我回房看书去了。”小姑娘已经乱了心神,这种事怎么好意思讲出口呢?还是赶紧逃了吧!

  “唉!晓白,你别走啊……你是不是每次来大姨妈的时候肚子都会很疼啊?“叶子荣一把拽回秦晓白,虽然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但他毕竟是个医生,应当尽到一个医生的职责。

  医生治病,不论男女,应当无所禁制,若是羞于启齿,还讲究个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清规戒律,那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病都得不到治疗。

  “你又怎么知道的?”

  “晓白啊,你这种情况,叫痛经!”叶子荣大胆地说道。

  “痛经?这是什么怪病?”秦晓白脸上一疑。

  “这种病是女生青春期常见的疾病,其实不治也可以,年纪大点自然就好了,只是……”叶子荣把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秦晓白问道。

  “只是马上就要高考了,要是高考的时候发病,可就麻烦啦。”叶子荣接着刚才的话说道。

  “啊?那怎么办?”

  “得治啊!”

  “怎么治?吃药?”

  “吃药打针只能缓解一时的病疼,不能除根,而且还会产生依赖性,一旦你的身体对药物产生了依赖,就不好办了,很可能就会引起一些其它的疾病,你这病吧,我看最好的办法还是扎针!”叶子荣慢慢地解释道。

  秦晓白闻针色变,连连推脱,说:“子荣哥哥,我怕痛,能不能不要扎针啊?”

  叶子荣笑了笑,道:“晓白啊,我这针啊跟医院里的针可不一样,扎下去,一点也不痛。”

  “可是,可是一说到扎针,我就很怕啊,子荣哥哥,你说怎么办?”秦晓白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连呼吸都变得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