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生
古剑飞2021-03-09 10:212,273

  一团斗气自云巅风驰电掣般掠入低空。

  斗气霸道,所过之处,划出一道道粗壮的白烟,其声响彻苍穹,余音袅袅不绝,慢慢地没入永无止境的幻宇之中。

  是埋葬,还是新生?斗气也不得而知,只是时日已不多,它只能奋力地挣扎,期许在大限来临之前找到一丝生机。

  斗气之下,是一座山。

  山上群峰争险,道观浩瀚,深潭环布,植被繁盛,名花齐聚,云梦雾泽纵贯各处,灵气冲天,其景锦绣多娇!

  山下有一座城,名叫山城。

  斗气突然放慢了速度,慢慢地飘到山与城交接处的上空,垂身低探,斗气发现下面竟有一座小镇,小镇里某处人影攒动,众口群咻,沸反盈天。

  斗气慢悠悠地盘旋在小镇上空,一根枯木浑身散发着金色的荣光,慢慢地从斗气中探出了半截脑袋。

  再飘了一会,斗气发现这座山镇的另一端竟有一个很大的水库。

  “万不可杀生……万不可杀生啊……”

  枯木中竟温养着一具魂魄,兀自喃道。

  突然间,斗气竟然驾驭着枯木向着那水库倾斜着疾驰飞去,原来水库中折出几个涟漪后突然浮上来一个肉点,正好被它发现了。

  枯木撞进水库中后,过了好一会才浮上水面,这才发现刚才所看到的肉点居然是一个年纪十七八岁的少年。

  枯木中的魂魄放出神识在少年身上打探一番后,竟没有发现一丝气息,这少年显然是已经溺水身亡了。

  枯木中的魂魄见机,立马钻入了少年体内,划着枯木便游到了岸边。

  “师傅,我可没有杀生哦……”少年慢慢地站身起来,心中大喜,暗道:“嗯,这具肉身不错,刚刚好。”

  少年手提枯木,坐到水库埂子的水泥堤坝上,穿好衣鞋,对着枯木嘿嘿笑道:“养魂木,你的重任终于完成了呀,谢谢这些天来你体内的养分。”

  少年说罢,便对着枯木疾手一指,道:“变!”

  那养魂木竟变成方寸大小,少年立马站起来,一个转身便把养魂木塞入了口袋中。

  走在堤坝上,少年禁不住想起了这具身体前任主人的悲惨命运来。

  其实,前世的他是一个修真者,是仙医门第九代大弟子,名叫叶修,眼见便要得道升阶,却死于诛仙剑之下。

  那次大劫,整个仙医门四处都被仇家布设了诛仙剑阵。仙医门门主连同所有得道升阶的弟子几乎无一幸免,基本全数葬身于诛仙剑之下,只有极个别从俗世间来到仙医门拜师修道的凡人,侥幸逃脱,但是对于仇家来说,已不足为患,仙医门从此在修真界也算是被灭门了。

  仙医门门主弥留之际,把叶修的魂魄放入养魂木中,并再三嘱托他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务必到俗世间去寻找一具肉身,借体重生,在俗世间隐修,待修行得道之际再返回修真界,为众门徒报仇,重振仙医门。

  其实,叶修在仙医门历年内门考核的文武医弎试中都稳坐状元位置,大魁天下,重振仙医门如此重任,非他莫属。

  门主还再三强调,仙医门乃修真界的名门正派,自开宗以来一直都是心系苍生,道医天下,所以绝不可为了重生而杀生获取肉身。

  叶修一直铭记此条清规戒律。

  只是修真者,哪怕已入仙阶,只要被杀,所修的道法便会全部消失,即使是借体重修,也得从最低阶级淬体期开始重新修炼。

  想着想着,他的双手竟捏成了拳头,斗气从他身上突地溢喷出来。

  “重新修炼又当如何?我一定会在俗世间好好修炼……为师报仇,重振仙医门!”

  ……

  不经意间,天空已洒下了雨点。

  不远处一个年纪与叶修相仿的少年遽然跑了过来,拉起他的手,交错着两条腿便往水库堤坝尽头的一处闸亭处奔去。

  “妈的,刚才的闷雷打的真他妈的大呀……这不,分分钟就下起了大雨。子荣,快……咋快去躲躲雨的。”

  叶修脑袋里一片溟茫,跟着少年便跑到了闸亭里,两个人依次在亭椅上坐了下来。

  少年坐稳当后,捋了捋脑袋上被雨淋湿的乱发,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放在亭椅上,抽出两根,递给叶修一根,甩去另一根到嘴里含着,先给叶修点燃香烟,再把自己的也点着,深深地一吸,咂巴一大口,吐出一个圆型烟圈,不解地道:“我说子荣啊,平常你洗澡可是比我要快得多,这次怎么了?我洗完后还去拉了一耙大的,你倒好,才刚刚穿好衣裳。”

  “哦,天气热,多洗会……”

  叶修一边说又一边放出神识,仔细地打探起了这具肉身前主人的身世,原来这具肉身的前主人名叫叶子荣,是山城市第九高级中学高三理科班的学生,其父死于家族间的利益争斗,其母在其父死后,伤心欲绝,终日消沉,最后竟弃下叶子荣,消失不见了。

  叶子荣自打读了高中,就再也没有回过叶家,平时主要靠打临工为生和交学费。

  而坐在叶修旁边的这位少年名叫仇大海,是叶子荣的同班同学,也是他的好朋友。

  ……

  “嘿!嘿!叶子荣,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仇大海,再给我来一根。”

  仇大海旋即又抽出一根烟递给了叶修,玩味笑道:“子荣,今个儿是怎么了?你烟瘾比我还大,都连抽了五根,记得发了工钱买包二十块的烟给我抽哈。”

  叶修点燃烟,又开始吞吐起来。

  既然这具肉身先前的主人叫叶子荣,“唉!”,那看来今后得用“叶子荣”这个名字了。

  名字呢只不过就是个代号,再说了,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师傅在天之灵一定不会怪罪于我,那从今天起,我就改名叫“叶子荣”吧!

  叶子荣抽完这根烟的时候,仇大海已经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子荣,你看,雨停了,我们赶紧回学校去吧,下午还要上课。”

  两个人走下堤坝,依次跨上了停在路边的两辆自行车,踩上踏板便向第九高级中学冲了去。

  当两人骑到学校门口,把车锁在停车场,大摇大摆地走出来的时候,却见学校院墙拐角处的一块空地上围满了人,旁边还停着一辆顶上闪着蓝灯的救护车。

  叶子荣和仇大海赶紧走了过去。

  扒开人群,叶子荣大吃一惊,只见一个大男孩瘫软地侧躺在地面上,浑身湿漉漉的,嘴唇乌紫,双眼微阖,面部已经发白,分明是已经溺水了。

  男孩旁边,一个妇女爬在地上,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妇女面色惨然,声音哽咽着叨叨个不停,“快!快救救我儿……还有救……”

  旁边,几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不停地摇头叹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