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烧刀子
古剑飞2021-03-09 10:212,244

  “同学,慢用……哈,慢用!”摊主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把烤盘放在桌子上,朝两人客气了一声,又走到烤炉旁,开始给其他客人烤制食物。

  望着烤盘里冒着热烟的佳肴美馔,好一阵鲜香的味道传来,叶子荣和仇大海相继笑了笑,开始品尝。

  修道之人,修炼到一定的等阶,特别是达到了辟谷阶段,对于五谷杂粮,自是不便食用,但叶子荣此刻是凡人体质,一日三餐按时果腹当人之常情,更何况这是他在俗世间的第一顿食物,自得慢慢享用。

  养魂木温养叶子荣多日,可营养只够养其魂魄,现在他拥有了一具肉身,肯定要像凡人一样果腹三餐,如此才可吸得天地之灵气,汇聚能量,为修炼前期凝聚乾坤之元。

  俗世间的食物虽不及道界的灵丹圣药灵验,服一粒即可管及数日,但也是万力之源,那味道和口感更是独具一格、各有其妙,非修真界的丹药能够比拟。

  吃着手里香美醇滑、稚嫩爽口的烧烤,喝着夏日的冰啤,叶子荣想到俗世间的人真的太懂得享受了,比那些渡劫至仙的道宗还要活得逍遥自在。

  四瓶冰啤用尽,叶子荣更是向仇大海建议道:“大海啊,这啤酒喝的还不太过瘾,要不咋来点白的吧?”

  此言一出,正是附和了仇大海的心意。

  仇大海本就是个嗜烟酒如命的人,虽说还只是个高中生,但是自打上小学起,他老子就大胆地放养了这头犊子,任其自然生长,每每家里有个什么酒席,他那豪迈旷达的父亲就会让这犊子跟客人们喝上几盅,一方面是让大家尽尽兴,另一方面也是尽地主之谊,久而久之,仇大海已经喝出了酒瘾,酒量也达到了一斤半不醉的程度,和亲戚朋友喝到酣时,往往是众人皆醉唯他独醒。

  “白的是吧?”

  “嗨!老板,来一瓶烧刀子,要七十五度的。”

  仇大海稍微问了下叶子荣的意思,还不等他回话,便是向摊主大声喝要高度白酒,心里暗暗乐道:“就喝酒这件事,子荣怎么能是我的对手呢?”

  不到一分钟,摊主便送来了一瓶烧刀子。

  “同学,要什么尽管吩咐,我这是小本买卖,价格便宜……但是什么也都有……哈 ,慢用!”摊主低头哈腰地嘀咕一番后,又回去烤炉旁捣腾烤食。

  仇大海立马启开瓶盖,给叶子荣斟上一杯,笑嘻嘻地说道:“子荣,要喝咋就整点带劲的,你没问题吧?”

  没想到他话音刚落,叶子荣竟抬起酒杯,一扬手,便把那满杯白酒系数倒进了脖子里,滴酒不漏。

  “嗯……香醇,馥郁芬芳,好酒!好酒啊!嘿嘿!”叶子荣嘿嘿一笑,自顾叹道。

  “子荣,你这是多久没喝白酒了?这可是烧刀子啊,七十五度,昂……你居然一口闷了?”仇大海望着酒意正浓的叶子荣,眨巴着双熠熠闪光的大眼睛,心里倒是有点恐惧了。

  出人意料的是叶子荣竟毫无所动,倒是给仇大海斟满一杯,朗声说道:“大海啊,这一杯也不少了,你慢慢喝,明天还要上课。”说罢,却是扬起头,把那酒瓶中剩下的一半烧刀子尽数往脖子里倒了去。

  “子荣,跟我喝酒不用这么拼命!”

  “不会吧?啊……啊……不带这么喝的!”仇大海显然是已经惊得呆了,一双都快要跳出来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饮得正酣的叶子荣,脸上惊愕失色。

  叶子荣一口饮尽,一把把酒瓶拍在桌子上,却是摇了摇头,略带失望地说道:“这酒吧,力度还是差了点。”

  “什么?你这是还没喝够的意思不?”仇大海连忙把自己面前的一杯酒也灌进了脖子,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叶子荣给拿去喝了。

  叶子荣扑哧一笑,伸手指朝仇大海点了点,“你呀你,要不再来点?”

  “不啦!不啦!刚才啤酒都喝饱啦!”仇大海连连推却。

  待到酒足饭饱,仇大海买完单,已然是跌跌跄跄、酩酊烂醉了,虽说他酒量还不错,但是平常喝的也都是些低度酒,这七十五度的烧刀子喝得太急,委实让他有些抵挡不住。

  而此刻,叶子荣却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要不是仇大海闹着要回去睡觉,他肯定要再喝上几杯才肯罢休。

  叶子荣只得摇了摇头,苦苦一笑,然后把仇大海挽扶到了他在附近的民宅里租住的单间里,把那象征着至高荣誉的锦旗扔在床上。

  见仇大海已经睡着了,叶子荣把他抱上床,盖上毛毯,然后打开空调,调整好温度,调好床头书桌上的闹钟,再反锁上门,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回去了泰生堂。

  叶子荣就住在泰生堂里,是泰生堂里的兼职伙计。

  泰生堂位于罗马街上,离山城市第九高级中学大概一公里左右的距离。泰生堂是一家中医诊所,开诊所的老板名叫秦水文,也就是叶子荣救溺水男孩时,给他钢针的那个中年男人老秦。

  秦水文见叶子荣懂点中医,对待遇的要求又不高,就收他做了诊所里的兼职伙计,包吃包住,平时再给点零花钱,工资基本没有……就这样轻轻松松地把他给打发了。

  秦水文把诊所开在学校附近,不仅仅是因为这里学生多,人流量大,生意好做,更重要的是他女儿秦晓白也在山城市第九高级中学读高三,方便照顾。

  秦水文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把诊所开在罗马街纯碎就是陪读,巴望着这个全家唯一的“希望”能够考个好大学,为老秦家争光。

  秦晓白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念小学的时候跳过两级,所以在同年级学生中,她的年龄要小上两岁,她跟叶子荣同年级,平常也称呼叶子荣为哥哥。

  在秦水文眼中,这个小宝贝就是个神童一样的存在,他一直希望这个小葫芦能结到天大。

  叶子荣神识过人,跟仇大海闲聊的时候,已知道自己住在泰生堂,至于泰生堂的路线,他神识一催,立马就知道该怎么走了。

  叶子荣回到泰生堂的时候,秦水文正瘫软地躺在沙发椅上,翘得老高的二郎腿斜依在诊桌一角,他神情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口里叼着一根七八块钱左右一盒的劣质香烟,不停地吞云吐雾。

  见叶子荣回来了,秦水文立马收回二郎腿,笑嘻嘻地朝他迎了上去,本来拔出来的一根烟终究还是忍不住地给放回了烟盒,心里暗自嘀咕道,“是的,他还是个学生,不用给他发了。浪费!”

  “子荣,怎么这么早就下晚自习啦?晓白……怎么没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