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五龙针法
古剑飞2021-03-09 10:212,339

  正在这个时候,下课铃声响了起来,隔壁班的不少学生也都陆陆续续地围了过来。

  教室里外的所有人都怛然失色,惊恐万状。

  几个学生连忙冲上讲台,将何波明扶了起来。

  李校长更是跺起了脚板,急得火烧眉毛,大呼道:“他……他……他有高血压!”

  “赶紧,赶紧把他口袋里的伲福达拿出来!”

  “你,去饮水机打一杯温开水来!”

  李校长心急如焚,已经乱了方寸,胡乱叫嚷着。

  当几个学生把何波明扶起来,搁在一个同学怀里躺好,正准备给他送服药片的时候,才知道何大主任的口齿已经闭得紧紧的,扒都扒不开。

  “林院长,你快想想办法呀!”李校长这才想起了林老医生,不禁央求道。

  林院长却把一双渴求的眼神投到了叶子荣脸上,急切地问道:“子荣,你可有什么廉简便效的办法能够医好何老师啊?”

  叶子荣刚才跟何波明过招的时候,见这人模狗样的家伙连出险招,早已气急,最后一招,他忍不住也出了险招,但是没想到居然把这老师给对晕了,倒是心里也自责起来,想到得赶紧把他救醒才是。

  “有针吗?”叶子荣从容不迫地问道。

  林院长赶紧打开讲台上的药箱,拿出一根三菱针递给叶子荣,说道:“早就准备好了,这箱针正要送给你的呢。”

  叶子荣却是推开了三菱针,目光朝药箱中扫了过去,当真都是针啊,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的针都有。

  “赶紧把何老师手腕处的袖子挽起来,还有……把他小腿上的裤子也给扒开。”叶子荣一边说,一边从药箱中取出了五根寸针。

  还不等李校长,老院长及扶着何老师的几个同学回过神来,三根寸针便被叶子荣麻利地捻入到了何波明手腕处的神门、内关、大陵三处主穴内。

  当何波明的裤角被一个同学扒开的时候,叶子荣眉头一甩,把另外两根寸针连接刺进了何波明小腿上的足三里、丰隆两处配穴里。

  眼见五针归位,叶子荣微一颔首,神识一催,身上的斗气竟到了右手之上,他依次磨针,循序渐进,轻轻捻入,反复不停。

  待寸针都已入位,留针几分钟后,他又把五根寸针依次慢慢地提了出来,换成了五根长针,系数捻入了刚才的五个穴位中,交替针刺。

  寸针和长针轮番替针数次之后,他才收回了斗气,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来,他额头上无数的汗珠顿时变得大了很多,滚到了脸颊上,然后落在了地上。

  “唉,这常人的体质到底还是不行,我得抓紧修炼才是啊。”他心里不禁想到。

  “咦!何老师的眼睛睁开了!”

  “咳……醒了,何老师醒啦!”

  扶着何波明的两个同学依次诧异地叫道。

  林院长却是全然不顾及这些,倒是把叶子荣拉到了教室外面一个人少的地方,朝他问道:“子荣啊,你这次施针与上次大有不同,能告诉我这次用的是什么针法吗?”

  “五龙针法!”叶子荣回道。

  “五龙针法?你刚才所用的就是失传了近千年的五龙针法?”

  叶子荣点点头,道:“嗯,就是五龙针法!”

  “只是……古书上……五龙针法一般是灸颈、胸等椎位,你为什么针刺手腕和小腿啊?”老院长十分不解地问道。

  叶子荣嘿嘿一笑,进一步道:“中医虽然讲究辨证施治、对症下药,但是也讲求举一反三、活学活用,我方才见何老师已经气晕过去了,显然是高血压比较严重,必须及时救治,所以就用五龙针法把寸针和长针轮次刺入到了他的五个穴位中,为的就是让其效用及时发挥,立见成效。”

  “哦,哦……”老院长不停地点起了头。

  “子荣啊,我林竹青有个不情之请,山城科技大学医学院主要是以西医专业为主,中医专业为数不多,而且参差不齐,好多年了也没有像样一点的医学成果问世,再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中医专业恐怕就要被取缔了……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我们医学院的中医专业真的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只要你念我们医学院的中医专业,学院保证毕业后让你留校任教,到时候你就能把一身所长发扬光大啦!”老院长又是苦口相劝。

  听着这番话,叶子荣陷入了沉思之中,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真的很难作出定夺。

  老院长一双眼睛干巴巴地望着他,他似乎也有些动心了,但是他真的很想去参加这次高考,他在仙医门历年的内门考核当中从来都没有败过,他想试一试在俗世间的考试中,到底能考出怎样的成绩。

  老院长还没等到叶子荣的答案,那何波明竟从同学怀里爬了起来,扯着个大嗓门,朝教室外面的叶子荣嚷道:“把老师弄晕了,要跑路是不?叶子荣,我老实告诉你,你跑不掉的!”

  “殴打老师,辱骂老师,还把老师搞晕了!你这书肯定是没法再读下去了,不仅如此,我还要追究你的法律责任!让你去坐牢!”何波明又是狠狠地喝道。

  叶子荣却是充耳不闻,慢慢地走进教室,煞有介事地道:“何老师,你可要息怒哦,用西医的专业术语来表述的话,你的高血压已经到了阳亢阶段,若是再大动肝火,只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你……你……你简直……”何波明竟又是气得说不了话,只是依叶子荣所言,只得强压住了心中的怒火,尽量不再发脾气了。

  “何老师,不要生气啦,也不要再向子荣同学发火啦,你得知道,刚才可是子荣同学救了你!”见自己的小舅子已经安然无恙,李校长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沉了下来,朝稀里糊涂的何波明解释着道。

  “他救我?他怎么救……我……啊?”何波明手指叶子荣,满腹狐疑地问向自己的姐夫。

  “他用针救了你啊,还不快谢谢叶子荣同学!”李校长指了指讲台上药箱里的钢针,慢条斯理地说道。

  何波明一眼朝讲桌上的药箱里看去,发现那里果真都是针,他又用手摸了摸还稍微有些痛感的手腕,感觉到那里果然有针眼。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谢他呢?是他把我气晕的!”何波明语出反常,仍旧强词夺理地说道。

  叶子荣闻见此言,摊开双手,又是摇了摇头,“啊”的一声吁了一口气,然后朝仇大海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便都回到了座位上,各自整理起了书包。

  “嘿!下课了,我得早点回去,家里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啦……哎,何老师,要想你的高血压能够痊愈的话,周末就到泰生堂来,我再给你配几副草药,保证药到病除。”

  叶子荣整理完书包,离开座位,走到何波明身边的时候,朝他耳语了一番,然后伸手搭上仇大海的肩膀,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教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