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急功近利的秦水文
古剑飞2021-03-09 10:212,607

  这一次,叶子荣是近距离的看到了秦晓白的容貌,当场就已惊得呆了。

  眼前的秦晓白肌肤赛雪,吹弹可破,脸颊微红,灿若桃花。微微卷起的刘海紧贴着她的脸颊,楚楚可人,动人心弦。她胸脯微微隆起,还有一双能渗出水来的藕白色玉腿,已然是美到了极致,简直可以把人的眼珠子都给召唤出来。

  小姑娘纤细滑嫩的手指摩挲着叶子荣的胳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处子的气息,清香浮动,令人心醉。

  这,这当真是一个美丽的小仙子,不管是谁见了都会小心地呵护着,不容生出半点亵渎的邪念。

  “好,好,过早,过早……”叶子荣吞吞吐吐,神情恍惚间已被秦晓白拽到了餐桌旁。

  在椅子上坐下来后,叶子荣的心里久久不能平息,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小姑娘,禁不住想起了他的小师妹,想到小师妹要是还没有死的话,也该有秦晓白这么大了。

  “唉!唉!唉!叶子荣,可不要打我家晓白的主意哈,我家晓白那可是上一本的苗子。你小子虽说会一样古针法,但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学习成绩不咋地,根本就配不上我家晓白,晓白,你说是不是?”眼睛不知道有多尖锐的秦水文,看到叶子荣贼眉贼眼地盯着自家闺女看,眼神里满是宠溺,禁不住就要发火,他用力地一啃馒头,用筷子敲了敲桌板,毫不掩饰地提醒了叶子荣一句,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

  “爸爸,你说什么呢?”秦晓白嘴巴一翘,朝秦水文瞪起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凶巴巴地反问了一句。

  “好啦,好啦,不说啦,你快吃饭,吃完赶紧去学校上早自习,唉!”秦水文递给闺女一根油条, 唉地一声摇了摇头。

  秦晓白接过油条,看了看,又递到叶子荣跟前,声音宛若黄莺一般,说:“子荣哥哥,你吃,你吃。”

  叶子荣却是推回了那根油条,连连回道:“你吃!你吃!”

  昨晚淬体修炼,体内水分过度流失,他早已感到口干舌燥了,哪里还有胃口吃这干巴巴的油条呢?当下就拿起木勺,往盛满稀饭的粥罐中伸了去。

  秦晓白眼尖手快,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勺子,说道:“子荣哥哥,你要吃稀饭是吧?来,我来给你盛!”

  小姑娘心灵手巧,姿势优雅,宛若仙子,给叶子荣盛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

  眼见满满一碗白粥被端在了自己面前,粥香青齑,叶子荣双手接过,轻轻地放在桌板上,朝碗里吹了吹,开始摇头摆脑地享用起来。看得小姑娘心里好一阵惬意。

  倒是那秦水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时间眼里金星直冒,一巴掌把手里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勃然怒道:“秦晓白,你……小孩子不准搞早恋!啊!要好好学习,考名牌大学!将来给我找个金龟婿!听到没有?”眼中的怒火,却是比炉中的火焰更盛。

  叶子荣闻言,身子一抖,赶紧舔干净了碗底的白粥,把碗筷一丢,站起身来就要走。

  秦水文见此,才知道刚才的言语过重了,态度马上变得好起来, 朝叶子荣温言道:“子荣,刚才的话你可不要介意啊,不是针对你的……来来来!再吃一碗,吃饱了再去学校也不迟,还有,昨晚跟你商量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呀?”

  “什么事?”

  “教我达摩针法啊!”

  “没空!”

  “子荣,这次我给你打个保票,要是你能教我针法,我一定给你开工资,决不食言!”秦水文终于狮子大开口,把给叶子荣开工资的事提上了日程。

  “哎呀,爸爸,你终于要给子荣哥哥开工资啦,那爸爸,你准备开多少呢?”秦晓白问道。

  “五百!”

  “五百?这么少?”

  “五百怎么会少呢?爸爸开这个诊所也不容易,又没赚到什么钱,再说了,你子荣哥哥也只是个兼职,五百块已经不少啦!”秦水文一双老脸比城墙拐角还要厚,转动着一双机巧的眼珠子,希望这小子能马上答应下来。

  “五百块确实是少了点,就算积上个大半年,也凑不齐我上大学的学费啊!”叶子荣心里如是想道,却是说出了一番大言不惭的话,道:“老秦啊,这工资啊,你就不用给我开啦,我照样可以教你达摩针法的。”

  秦水文想不到天下还会有这样的好事,连忙问道:“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就是诊所里的中药得让我自由支用!”叶子荣稍作斟酌,出言说道。

  “那没问题!”秦水文想都不想,脱口就答应了,算是把这事定了下来,生怕这小子反悔。

  心想:“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那可是古针法啊,失传了几百年的古针法!支用一点草药有什么不可以的?”

  “子荣哥哥,听同学说,昨天你跟年级组主任对对子,把他给对晕了,后来又用针法救醒了他,你用的就是哪个达摩针法吗?”秦晓白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眼欲穿地等待着答案。

  “非也!”叶子荣故作镇定,摇了摇脑袋。

  “那你用的是什么针法呀?”秦晓白好奇地追问道。

  “晓白啊,我用的是五龙针法!”

  “啊?五龙针法?五龙针法是什么针法?子荣哥哥,你快告诉我!”

  “五龙针法是一种失传了上千年的古针法,高深莫测得很。”

  “失传了上千年的古针法?子荣哥哥,你可以教我吗?”

  “只要你愿意学,我当然可以教呀!”叶子荣回道。

  “好啊好啊,子荣哥哥,我要是考上了大学,肯定是要读中医专业的,你要是能教我,那最好不过啦!”秦晓白激动得都要跳起来。

  一旁的秦水文更是瞪大了眼珠子,说道:“什么?你居然还会五龙针法?简直是逆了天了,你要当真有这么厉害,我倒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让你跟我家晓白多接触接触……”

  “爸爸,你扯哪去了?”秦晓白嘟起了小嘴,喃喃说道,小脸一下子变红了。

  秦水文虽说医技平平,但也是出自中医世家,这五龙针法他早就听他父亲讲起过,玄妙无比,救活过不少将死之人,只不过他祖宗八代都没人会使而已。

  耳听得叶子荣也会这种古针法,当下就想学上两招。

  秦水文嘿嘿一笑,向叶子荣说道:“子荣啊,真没想到这两种古针法你都会使,真是难得啊,我老秦家虽然不济,但也是出自中医一脉,知道古针绝技需要传承,可是传来传去,很多都失传啦,现在会使古针法的人寥寥无几,咋山城市恐怕除了你之外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老秦啊,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大明白。”

  秦水文道:“你既使得两种古针法,也算得上是咋山城市的神针手了,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五龙针法也传我一二?”

  “能啊,不过老秦,凡事都得量力而行,得一步一步来,你还是先把达摩针法学会了再说吧。”叶子荣虽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这么认为,想道:“俗世间的人也太急功近利了,这古针法那有那么容易学的?即是这达摩神针,能不能学得会,还不好说呢。”

  太阳已经悄悄地在天边露出了半边身子,柔和的阳光洒进了诊所里,外面等着几个感冒发烧的病患,准备让秦大夫给开几副廉价的中草药,温温身子,缓一缓病情。

  大凡是病情稍微严重一点的病人,一般都不会来泰生堂治疗,只有一些懒惰的街坊邻居,生病了不想走远路,才会到泰生堂来转转,抓一两幅草药,回家炖了喝,喝不好,再去医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