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 特权病人
小手绢2021-01-10 11:512,368

  “你们,你们认识我家公子。”林山诧异的问道,手不自觉地扶到腰间的佩剑上。

  “肖彤最先收起惊讶的表情淡然地说道:”你家公子我们怎么会认识,我们原本以为你家公子是大叔呢,原来刮了胡子是这个样子。”

  “那是自然,我家公子还说啥。苏院长,你现在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吧。”朱明轻松的说到。可是他和林山瞬间收起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们,刚才他们如此的紧张,足以说明他们主仆应该是长期处于危险之中。

  “病人是什么时间发现失去记忆的。”肖彤恢复了医生的职责从头问起。

  “两年多前,那一次我家公子受了点轻伤,伤好了他就开始忘记事情,越来越重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轻伤,伤到什么地方,怎么个轻法?”

  两个随从互相看了一眼没吱声。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我总要知道病人当初伤到什么位置,是否头部受到重创。是否还有其它原因导致病人失忆。你们什么都不能说,叫我们当大夫的怎么判断。“

  两个人继续交流着眼神,终于一个随从开口了:”苏院长别介意,我家公子并没有伤到脑袋,那次只是中箭了,而且,还被我们的同伴挡了下来,那支箭穿过我们同伴的身体,箭尖儿还是刺到了我家公子的胳膊上,当时也没流多少血,很快就好了。“

  肖彤一边听着一边给病人把脉,哦啊,怎么会这样呢?从脉象看失忆男分明是中了毒才导致失忆。想到此肖彤又问道:“说说你们的那个同伴中箭后的状况吧?”

  “苏院长,这和我家公子的病有关系吗?”朱明不解的问道,口气不甚。

  “当然有,你们还是说说吧。”

  “故弄玄虚。”林山小声嘟囔着。

  肖彤装作没听见,期待的看着他们。

  “不瞒苏院长,不是我们不肯说,只是那人死的太惨了。”一个随从说到。

  “我们的那个同伴伤到了肩膀,本来我们以为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还没等我们替他拔箭,他的肩膀就肿起老高地把箭顶了出来,接着他就神志不清,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呼吸急促有时又突然慢的感觉不到,再后来他就在我们的眼前死去了。他临死前的惨叫都会让我们想起来做噩梦。”

  “我诊断的果然没错,现在我告诉你们,你家公子是中了一种非常凶险的蝎毒,中毒的症状和你们那个同伴一样。只是箭上的毒被那个同伴吸收了很多,他才局部红肿刺痛,神志不清眼睛失明,呼吸紊乱最后心脏衰竭而死。死亡的过程非常痛苦。但是,箭上残留的毒素还是进入到你家公子的体内,只是毒量很小,不足以察觉,你家公子中毒后没有及时解毒,时间长了毒素慢慢的侵蚀到他的血液里直到脑袋,他才开始慢慢的失去记忆,先是最近发生的事儿,然后忘记以前的事情,直至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说的对吗?”

  两个随从瞪大了眼睛看着肖彤:“真是神医啊,有一个郎中也说我们那个同伴是中了毒,只是不知道什么毒。他也怀疑我家公子也中了毒,但是脉像上却感觉不出来。他给我家公子开了很多药,喝了以后没有效果。我们也就放弃了让他继续诊治。苏院长,你能治好我家公子吧。”

  “我不能给你们百分百的承偌,但是我会尽全力医治他。医治的时间会很长,药物方面我会先帮你家公子解毒,然后在修补他受损伤的脑袋,最后调理他的身体。需要你们配合的是,你们要经常地在他身边帮助他回忆以前经历的事情,慢慢唤起他的记忆。如果你们不反对,我想帮你家公子换个僻静点的地方,这样便于对他的医治和恢复。”

  “苏院长,你能先告诉我们换个什么样的地方吗?”

  “你们是担心你家公子的安全吗,我跟你们说,再也没有比我们院长找的地方更安全的了。”一直没有开口的无忧接过话说到。

  “我们能相信你们吗?”林山谨慎的问道。

  “这个由你们决定,我只能说,有一天你会明白,相信我们绝不会错。”

  “好!我们相信,去哪里。”

  “星儿,去找辆马车豪华一点的,送个病人。车找好了在楼下等我。”肖彤冲楼下喊到随后又问无忧:“你去还是我去?”

  “苏院长,你去更合适。医院这边我盯着。”

  这辆马车还真是豪华,绸布的帷幔挡住了外面的灰尘,也挡住了无数审视的目光,李掌柜亲自赶着马车,就连失忆男的俩随从也被让到车厢里坐着。肖彤闭目养神的沉默不语,两个随从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马车很快的停在肖彤家的大院子门前,早有下人出来把肖彤几人迎进院内。

  “大小姐,老夫人正在花园里呢一会儿就能过来。两个小少爷都去山庄上学堂了。”

  “知道了,去泡壶好茶送到书房里,在把娘隔壁的厢房收拾干净,房间里的东西都换成新的。”

  “是!大小姐。我这就去办。”

  听到肖彤回家的消息,老夫人心里稍有紧张,这还没到中午怎么就回来了,该不会是医院里出了什么事儿吧。

  “闺女,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有什么事儿要跟娘说吗?”肖彤和失忆男及他的两个随从刚在书房里坐下,外面就传来老夫人的声音。

  “娘,我在书房呢,娘您进来我有事要和娘商量。”

  书房的门被老夫人推开,外面的阳光流泻进来满屋生辉。林山,朱明两个失忆男的随从望向进门来的老夫人,一下子愣在当场。“您,您,您是?”

  老夫人一进门就看见坐在肖彤旁边的失忆男,也呆愣在那里,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肖彤急忙过来扶着娘,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娘,他就是我的奶娘当年救的那个年轻壮士,天念的亲爹。”

  “墨儿,墨儿……”老夫人惊喜交加的昏倒在肖彤的怀里。

  ……

  吃过午饭肖彤回到了医院。 还没等她上楼,无忧就走过来跟她说医院里又来了个特殊的病人。是云馨接待的需要安胎的孕妇,她的家眷提出要一个单独的院落。

  “行啊,只要付得起银子就行。”肖彤随意的答道。医院开业以来,这样的患者很多,高档病区的三个院子从来就没有闲过。

  “苏院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她们让医院把那两个院子里的病人赶走。”云馨走出来气愤的说到。

  “这么霸道,人呢?”肖彤问到。

  “因为我没答应,又嫌这里看病的人太多去客栈了,说是下午过来跟院长说。有钱就了不起呀,那干脆把大夫请到家里安胎岂不是更放心。”云馨到现在还生着气的说到。

  “我看,她是怕家里不安全才到医院来的,你们没发现吗,她家里准时小妾太多,争宠吃醋的怕谁害了她的孩子。”一个知道事情原委的病患说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飒爽英姿回古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飒爽英姿回古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