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病危通知单
大小红帽2021-01-15 14:473,938

  “老大!”

  冷风惊呼一声。

  全场人也是一声惊呼,谁能想到,秃头竟然拿的有q!

  然而,对此王羹尧脸上表情依然不变,若有若无的笑着,不以为意道:“有种你就开q啊!”

  “你以为老子不敢吗!”

  秃头被激,情绪暴躁起来。

  “那你开啊!”

  “小子,我劝你别特么太过分!你不是这村里的人吧,他们的死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秃头浑身颤抖,对着王羹尧怒吼,额头上一根根青筋直露。

  “不管他们的死活给我有没有关系,但你想拆迁就先拿钱!”

  “那你真的是想找死了,你以为老子真的不敢开q吗!”

  “那你开啊!”

  “你!”

  秃头胸口剧烈起伏,猛地眼神一狠:“那你就特么去死吧!”

  话音落下,他猛然扣下扳机。

  然而,王羹尧的速度比他太快太快,他手指还没刚动,王羹尧就已经猛然一脚踹出。

  “砰!”

  一声闷响,秃头的身体猛然弯成了大虾,如炮弹一般,直接砸碎身后挖机前玻璃,砸进了驾驶室。

  接着,秃头身体被反弹出来,重重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咳血。

  “咳咳,咳咳……”

  一口口学沫从秃头嘴中凸出,夹杂着紫褐色的肉块,显然秃头内脏已经收到了重伤。

  “老板!”

  整个强拆队的人皆是一惊,而后纷纷掏出了家伙,将王羹尧一众人全部围在了中间。

  “敢打老板,你们几个人,今天一个别想活!”

  “咳咳……”

  秃头挣扎着站起来,满眼仇恨的看着王羹尧,咬牙咆哮道:“弄死他们,给我弄死他们!”

  说着,他艰难去捡地上的q。

  但,他的手刚伸到q边,q上面便多了一只脚。

  “咔嚓!”一声,q成了铁饼。

  “哼,拿支橡胶q也敢出来吓唬人!”

  “呜呜呜,呜呜呜……”

  警铃突然大作,几十辆警车突然驶来,无数特警立马将全场包围。

  “都给我住手!”

  喇叭声响起,紧接着,一个穿着皮衣的,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走到场地中央,看到秃头的惨状眼睛一眯,紧接着指着王羹尧怒喝:“故意伤人,给我拿下!”

  哗啦啦,几个特警用枪立刻用q指着王羹尧脑袋。

  “给我抱头蹲下!”

  中年男人冷喝。

  “我最讨厌别人用q指着我头。”

  王羹尧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中年男人。

  “魏局长,这家伙聚众闹事,阻止国家修建高铁拆迁,还出手伤人,咳咳,魏局长,一定要立马给此人拿下!”

  秃头盯着王羹尧,冷笑,用眼神告诉王羹尧,跟我斗,你还差的远。

  “是吗?聚众闹事可是重罪,立马拿下!”

  魏局长冷喝。

  “拿我,你们还没这个资格!”

  “你是魏局长是吧,我也不给你废话,具体怎么回事你也清楚,将这个秃头抓起来,枪毙,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王羹尧吐出一口烟气,姿态没把这一圈特警放在眼中。

  “好大的口气!”

  魏局长脸上多出一丝怒容:“信不信我立马就地将你枪毙!”

  “呵呵,你可以试试!”

  王羹尧冷哼。

  “你!”

  魏局长大怒,当上局长折磨多年,他还没被人这么挑衅。

  “抓起来!”

  大手一挥,魏局长怒喝。

  “抓我,你可要想清楚后果。”

  王羹尧眯起眼睛,冷冽的寒光如刀子一般射出。

  “好大的口气,不管有什么后果,老子今天抓……”

  魏局长爆喝,只是他的话音还没落下,眼前忽然多了一张证牌。

  上面有着三个十分显眼的红色字母:“sss……”

  瞬间,魏局长后背的衣服猛然被冷汗打湿,整个人控制不住颤抖起来。

  “你们,你们是……”

  “不要说出来,现在魏局长,你是否还要抓人?”

  冷风冷笑。

  “哈哈,哈哈,这位……我刚才是在开玩笑,是在开玩笑……”

  说着,魏局长“啪啪啪!”猛然扇了自己几巴掌:“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说完,他猛然一脚将旁边的秃头踹倒在地:“给我拿下,关起来!将国家的项目交给你,你竟然敢欺压百姓,强拆房屋,枪毙都不足以偿还你犯下的罪!”

  “还有,这里所有强拆的人,都给我拿下带走!”

  “是!”

  一众特警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命令还是照做,三两下就讲所有强1拆的人给按在了地上。

  秃头虽然牛逼,但比起魏局长来说,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些小弟不明所以之下,也都不敢反1抗,乖乖束手就1擒。

  眨眼间,所有秃头的手下就被带进了警车,场面瞬间空旷起来。

  “魏局长,这,这……”

  秃头懵逼的看着这一幕,不明白这魏局长为何突然翻脸。

  “混蛋东西,以后就准备一辈子呆在监狱吧,带走!”

  魏局长此时真是毙了秃头的心都有,这混蛋,惹谁不好,竟然惹到这样的大人物!

  好在,他还没做出出1格的事,否则别说他的乌1纱帽,这条命都保不住。

  立马,几个特警将秃头铐上手1铐,提着走往警车。

  这时,秃头终于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他惹到了……惹不起的大人物!

  “你,你们……”

  他盯着王羹尧两人,心中无比后悔。

  完了,全完了!

  “现在,你还要打死我吗?”

  王羹尧轻笑问。

  “我,我……”

  秃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而后猛地吐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半个小时候。

  “伯父,伯母,拆迁的事已经解决,你们放心好了,拆迁款会如数到账,咱们安心的搬走就是。”‘

  王羹尧和善的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多谢这位小兄弟了!”

  两位老人眼中浮现了泪花。

  儿子不在身边,他们全靠自己媳妇,但媳妇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孩子。

  如果这房子再被拆了,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下去。

  “应该的,小石头是我过命的兄弟。你们是他的父母,也就是我的父母。”

  王羹尧由衷的道:“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这是我的电话。”

  写下一张字条,王羹尧递给两位老人。

  “嗯嗯,嗯嗯。”

  两位老人激动的点头,王羹尧的实力他们刚才也看到了,连魏局长都那么巴结,想必以后再也不会受人欺负了。

  而后,王羹尧将一张银行卡递给两位老人:“这是国家对小石头立功的奖励,里面有一百万,你们先用着。”

  “什么,一百万?”

  两位老人瞪大眼睛,按着银行卡的手都颤抖起来。

  生活在农村的他们,哪里见过一百万?

  “没什么,后续还会有奖励,你们放心用就是,密码是小石头的生日。”

  王羹尧看着杨兰交代道,只是杨兰面对这一百万,却没丝毫的兴趣,眼中满是悲伤。

  “弟妹,拿着钱,买点好吃的,以后不要委屈自己和孩子。”

  看着杨兰,王羹尧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嗯。”

  杨兰点了点头。

  “那……我们先走了。”

  看看外面黑下来的天色,王羹尧不好再久留,也不敢久留,怕几人看出来点什么。

  “这个,我们家成了这样,也不好留你们吃饭了……”

  两位老人歉意的看着王哈两人。

  “没事,没事……”

  王羹尧不在意笑笑,而后起身道别。

  他感觉,杨兰已经看出来了。

  果然,他刚到外面,杨兰就在后面追了出来。

  “弟妹……”

  王羹尧语塞。

  “李石,是不是……”

  强撑着说完这几个字,杨兰泪水控制不住落下。

  她一个女人,操持整个家,照顾好父母,照顾好孩子,每天盼望自己的老公回来,结果却等到的是……

  “是。”

  王羹尧深吸一口气,重重点了点头。

  说完,他本以为杨兰会大哭出生,崩溃,但杨兰却反而抹去眼中的泪水,脸上满是倔强。

  “那,把李石的骨灰盒交给我吧。”

  杨兰看向冷风怀中,被红布包着的盒子。

  “这……”

  王羹尧犹豫。

  “放心,我能承受的住。我想,李石想必也会天天想和我在一起的,既然回来了,那就别走了……”

  杨兰坚定的说,骨子里的倔强反而更加强硬了几分。

  “可……”

  王羹尧看向远处屋外站着的两位老人,眼中满是担忧。

  “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们的,他们承受不了,我会将这变成一个秘密。”

  说完,杨兰对着冷风伸出了手。

  “老大……”

  冷风看向王羹尧。

  “那……好吧。”

  王羹尧长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杨兰的肩膀,而后对着冷风点了点头。

  “嫂子,小石头也一定希望你好好,幸福的活着,所以你千万不要……”

  “嗯……小石头临走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你还年轻,再找个人嫁了吧!”

  刚才还一脸平静的杨兰,听到这句话,突然愤怒起来。

  “这个混蛋!竟然让我再嫁,那他当初娶我干什么,把我当成什么了!这辈子我杨兰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说完,杨兰一把夺过冷风怀中的盒子,而后扭头冲向已经一半变成废墟的屋子。

  “哎……都怪我。”

  王羹尧长叹一口气,心中无比的自责。

  “老大,你不用自责,想必小石头也不想看到你自责。”

  冷风也长叹一口气:“只是可惜他还没好好享受人生,结婚后刚生活半年,便进了咱们的队伍,而后……再也没回过家。”

  “给上面交代一下,妥善安排小石头的父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别怪我打上门找他们要个说法!”

  “我们拼死拼活为了保护这个国家,结果父母却遭受到这样的对待,过分!”

  “是,老大!”

  冷风重重点头。

  “我们走。”

  对着李石家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而后王羹尧转身走人。

  悲伤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照顾好小石头的家人。

  吉普内。

  “老大,嫂子有消息了。”

  冷风看着手机,声音凝重的道。

  “说。”

  “老大,现在……嫂子正在虎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天前被下了病危通知单……”

  “什么,病危通知单!”

  王羹尧声音陡然高了几度:“怎么回事!”

  无形的杀气扩散,让的同样久经战场的冷风心中也是一颤,莫名的生出一丝畏惧。

  “老,老大……具体的原因还没调查出来,大致的原因是因为……何家,为了争夺家产,也就是老大你留给嫂子的公司。”

  “所以,他们对嫂子下了毒手,导致嫂子住进了医院,任何药物都没效果……”

  “不过,好在嫂子目前还没事。”

  “争夺家产?”

  王羹尧眯起眼睛:“我曾经警告过何家,最好不要对我留下的东西有任何想法,看来……他们全都没有当回事啊。”

  “何家应该也是不敢,但随着老大你销声匿迹,自然胆子就变得大了起来。”

  “人啊,胆子一旦变大,就等于把自己踏进了深渊!老大,我们现在……”

  “出发,去医院!”

  王羹尧声音极度冰寒,让得车内温度骤然下降几十度。

  “我的女人,也有人敢动,真是找死!”

  “是!”

  冷风放下手机,猛然踩下油门。

  “嗡!”

  车子如离弦的箭猛然窜了出去。

  此时。

  虎市第一人民医院,最高层,一间特护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如纸,但依然仿佛画中仙女,美的有些不真实的女人。

  “王羹尧……我快坚持不住了……”

  “对不起,我可能坚持不到你回来了……”

  何天晴看着窗外的夜色,一滴泪水无声的落下。

  “都怪我没用,没能守好你留给我的一切。”

  “羹尧哥,你究竟在哪啊!”

  “医生已经给我下了病危通知单,说我的寿命就只剩下一天了……”

  “我,我真的好想再见你一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绝世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绝世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