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威逼
鬼药2021-07-03 09:003,047

  第六章 威逼

  随着少年郎和粉嫩少女留在蝴蝶谷入口,没有多久火焰便烧到此处。到了这里,距离青峰门宗门入口之地,已经有四五里之远。

  曾经清翠一片的青峰门,在一片火海中化作了废墟,火焰所过之处,满目疮痍,各种灰尘扑天而起。风一吹动,带着几分烟火味窜入鼻孔。

  烈焰门此刻也分作了两队,一队人朝着蝴蝶谷赶来,另一队操控火鸟,继续朝着青峰崖山上搜寻而去。烈焰门此次目的明确,就是灭掉青峰门,将宝药炼制掌控在自己手中。

  随着人数增多,蝴蝶谷入口也逐渐热闹起来。一众烈焰门弟子将伤员簇拥在中间,而对面便是身穿青灰色布衣的青峰门弟子。这些人自然是青峰门的外门弟子,有的是想要藏匿,待到乱战一起便跑路的二流子,也有的是本就怕死,不敢和烈焰门硬碰硬的软骨仔。这些人在烈焰席卷之下,全都无所遁形,只能等待被俘虏。

  “呼长老,这些青峰门弟子如何处置?”一名弟子朝着为首的道人询问道。

  “师伯,把他们丢进阵法中,让他们去给咱们探路吧!”少年郎此刻已经恢复不少,脸色愤恨的说道。

  道人犹豫了几分,继而朝着身旁的女童询问道:“谷师伯,您有何吩咐?”

  “这阵法有些诡异,不可贸然放任他们进入。既然是阵法,自然有人主持其中。一旦放任他们进入,就是放虎归山,助长对方实力。依我看来,还是杀了好!”女童说着,娇滴滴的笑着。“阵法里面的道友听着,你们已经被我烈焰门包围,如若不想你青峰门弟子惨死,便放弃阵法,自动投降,我谷雨以名声担保,给你们一个痛快。不然,等阵法破去,拿你们的炼人油,点天灯,扒皮抽筋,抽取魂魄,打散了灌进狗身之内……”

  这声音被其用法力加持,宏大如钟,从蝴蝶谷入口朝着周围一圈圈逸散而去。

  被围在烈焰门弟子中间的俘虏们,听到这里脸色大变,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惊恐。一个个从地上站起来,朝着白茫茫的迷雾冲过去。

  可还不等冲到一半,身上莫名升起一团火焰,整个人被火焰包裹,身体被烧得一阵蜷缩,面容枯槁的倒在地上踌躇,发出阵阵哀嚎。

  剩下的人看到这里,纷纷停下脚步,再不敢贸然往前冲一步。这些人在被俘虏的那一刻,身上的符纸武器就被搜刮一空,身体也早被下了禁制,一旦对方催动,立马烈火焚身。

  “冲呀?杀呀?干呀?众位道友,为何停下?”被称作呼长老的道人朝着一众青衣笑着问道。“若是老夫被俘,死也要死得光明磊落。”说着,单手朝着最前面的一个瘦小弟子抓过去。一个巨大的火焰手掌出现,将这瘦小弟子紧紧握在掌心,高高举起。

  瘦小弟子身上的衣衫瞬间被点燃,毛发燃烧,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从他身上浮现,面容扭曲着,化作一滩黑色的火炭。呼道人掌心散开,三个指头捻动,空中的火焰手掌也同时动作,一块块黑色肢体被挤压,血水伴随着烧焦的炭末滴落。“滋滋滋……外焦里嫩,绝好!这是第一个!”

  看到这里,所有站在入口处的青峰门弟子面如土色,死亡显得如此可怕。

  蝴蝶谷内,阵法依旧运转。此刻青峰门三个长老齐聚在丹房中,正中央是三鬼血煞阵的阵眼。

  谷雨的声音洪亮,响彻了整个青峰门上下。

  “欺人太甚,老身宁可站着死!”拂袖上人说着,噌的一声将长剑出鞘,脸色铁青朝着门外走去。

  “师妹,莫要急躁!”赤炎真人淡淡的说道。“此为最下等之激将法,若你我出了这阵法,岂不是正好落入对方圈套?这烈焰门越是如此嚣张,越是说明其奈何不得这三鬼血煞阵,不然直接破阵便是,何苦多此一举?”

  “掌门师兄所言极是!”紫陌随即说道。“那谷雨五十年前师弟曾遇见过,一身幽冥鬼火虽说厉害,可却不可能凭术法挡住法器,更何况我这墨玉针如此尖锐……”

  “什么意思?你是说谷雨有可能是结丹修士?”拂袖上人问道。

  “听传言,早二十年便闭关冲击了,烈焰门与我青峰门同在益州境内,比邻相安,近千年毫无争端。此刻却突然敢贸然攻打我等,怕是有所依仗,不得不防!”紫陌真人淡然说道。

  赤炎真人听到此处,神色冷峻,若有所思。“看来这宝药,着实逆天。是我贪心了,不该贸然纳入门下,给宗门招惹此等祸事。据我所得之讯,烈焰门门主黄心道人上月在某上古遗迹中得到一张聚灵符。”

  “聚灵符?”拂袖上人和紫陌真人同时惊呼。

  聚灵符,是阵法的演绎体,将阵法刻在模子上,炼制成一张符,可将术法威力凭空增加几倍。而且对施法者境界毫无要求,练气以上皆可。

  如若谷雨已经踏足结丹境界,再加上聚灵符,谁人可当?

  “不用过于担忧,三鬼血煞阵,不说杀死结丹修士,捆住还是绰绰有余。此地作为我青峰门根基,对方不占据地理优势。聚灵符,不过是消耗品,只要撑过聚灵那一击,余下者皆不足为虑。别忘了,青峰门也是有底蕴的。柳絮不是带着叶千去拜见太上长老了吗?想必他老人家看到如今局面,也必定手段尽出,不说与谷雨正面一战,在血煞阵拖住谷雨的局势下,将其重伤也不无可能。”

  赤炎真人分析当下局势后说道,身旁两人听到这里,神色一缓,但眉宇间还是隐隐有所忧虑。

  蝴蝶谷入口处,烈焰门不时的虐杀一名青峰门弟子,紧紧守住出入口。烈焰门人不敢贸然入谷,谷中之人自然也不敢走出阵法,双方就此僵持起来。

  至于那些俘虏,无论在哪方看来,皆为无足轻重之人物。大势之下,地位不高,身无长处,又毫无背景之人,无论在何等环境下,终是炮灰。

  火势继续蔓延,青峰崖山下,一圈火光如同给整个青峰退去一层青衣。青衣已经被焚烧至半山腰,山顶上其实并没有几名青峰门弟子。内门弟子皆在蝴蝶谷种主持阵法,外门弟子早早便下山,死的死,俘的俘,能跑路者,百不足一。

  唯独留在青峰崖上的,其实有两人。

  洁白如玉的光芒从周围散落在地,一身淡蓝色长裙的柳絮还不停的跪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词。叶千就站在她身后,冷冷的看着她的动作。

  如果我有罪,请让上帝制裁我,而不是让这种弱智女人在我眼前做出这种弱智的举动。

  你他妈的各位老祖要是能保佑你,这他娘的烈焰门就不会打上门来。还不如指望你的各位老祖,死后化成了僵尸,跳出来帮帮忙之类的。

  叶千此刻心中有一万个草和马在泥潭中奔腾而过。毫无办法,这种女人,说又说不通,打又打不过!

  只要一说话,冰凉的剑会无情的拍打在叶千脸上。就在这时候,一阵洪亮的声音从山脚蔓延上来,顺着整个洞穴,轰隆隆作响,震耳发聩。

  “阵法里面的道友听着,你们已经被我烈焰门包围,如若不想你青峰门弟子惨死,便放弃阵法,自动投降,我谷雨以名声担保,给你们一个痛快。不然,等阵法破去,拿你们炼人油,点天灯,扒皮抽筋,抽取魂魄,打散了灌进狗身之内……”

  “欺人太甚!”柳絮听到这里,瞬间从地上站起来,提着长剑便朝着洞口走去。

  叶千赶忙跟随其后,这种黑灯瞎火的地方,那个纸人可刚刚烧尽,万一待会儿跳出什么泥人,石头人之类的,怕是容易吓死人。

  刚走到洞口,叶千嗅到空气中淡淡的烟火味。这个味道他无比熟悉,上辈子经历森林火灾的时候,这种烟差点被把他给呛死。

  柳絮站在洞口,突然一动不动。叶千连忙跟上去,入目之处一片红光。只见青峰崖整座山的山腰上,一只只火鸟盘旋而起,尾翼拖出一条条赤色火焰,火焰洒落而下。青翠松木,亭台楼阁,瞬间化作一阵火光,烟尘扶摇直上,大风吹来,劈啪作响。

  柳絮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叶千偏过头。柳絮单手持剑,长剑朝着山腰间挥舞着。原本狠厉的眼神消失不见,惨白的脸上带着几分沮丧,一滴滴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青峰门……我自小在这里长大!”

  当发生山火的时候,大风总会随之而来。火借风势,风助火势,恍恍惚惚几个呼吸之间,大火已经快要到洞口之处。

  青峰崖那块平整的广场,此刻已经化作了一片乌黑,曾经的各类典籍,心得,宗门弟子练功留下的痕迹,全在大火中焚烧殆尽。

  叶千此刻有些焦急,很想跑路。可一看这大火,靠双腿飞奔下山,莫不是到半山腰就被烤成。人干了。

  如果飞天的话,估计还有那么几分机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药成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药成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