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阵破
鬼药2021-07-07 09:013,024

  第十章 阵破

  青峰门坐落在益州南部,青峰山灵脉宽达五里以上,全都是青峰门境内范围,往日里都隐藏在护山大阵中,凡俗之人看不见摸不着,误入其中也会被阵法自动排斥出去。

  就在今夜,一切都变了。一座漆黑如墨的山峰突然出现在大地上,高大百丈,山势骇人。

  原本这已够神奇的,可今夜的奇异之处,远不止如此。星月交汇的夜空中,突然浮现起一片诡异黑雾,遮蔽了所有光芒,紧接着一条血色的裂缝出现在空中,似乎天空被两只手生生撕裂,露出了上苍隐藏在深处的血肉。

  随后,一只带着诡异瞳孔的眼睛从这裂缝中慢慢浮现,而且越长越大,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有青峰山大小。这东西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随后速度陡然加快,眨眼睛已经有四五里大小,将整个青峰门势力全都笼罩在其下。

  此刻,叶千匍匐在地上,一阵阵的强风从远方吹拂而来,将他的衣衫拉扯的猎猎作响。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见到如此阵仗,感觉仿若回到了盘古开天辟地之时,接下来便是天地交合,大地震动,阴阳归墟,世间所有生灵全都灰飞烟灭。

  柳絮同样趴在地上,长剑半截插入石壁之中,她脸色惨白。作为一个在青峰门长大的真传弟子,她同样从未看到过这般场面,作为练气圆满的低阶修士,她心中的震撼远比叶千来的更加猛烈。第一次认识到什么叫境界差距,这种威势别说提剑冲杀,就算能站起来都需要莫大的法力。这般强悍的术法下,叶千和她都仿佛是随风飘动的蚂蚁,仅是术法发动的余威便可以将他们横扫。

  如果被这般宏大的眼睛注视,那将承受何等的威压?叶千和柳絮不知道,可在蝴蝶谷中的众人却实打实正经历着。

  被这巨大的眼睛一盯,三鬼血煞阵中原本携带阵旗穿梭不定的青峰门弟子全部身形僵硬起来,如同陷入了沼泽泥潭中,任凭你使出何等力量,丝毫不能动弹。

  阵法中央,赤炎三人原本主持阵盘,此刻只觉得自己仿若在面对天威,心中莫名升起想要匍匐在地跪拜磕头之感。哪怕连境界最为高深的侏儒男人,这时也不能置身事外,胸口的青峰开始跳跃,并且有越来越快的趋势。一阵青光在他身上流转,却只能堪堪抵住这滚滚而来的威压,全神贯注亦只能自保,何谈护佑他人。

  蝴蝶谷入口,谷雨的一张娃娃脸此刻也变得煞白,她感觉有些玩大了。自打她进入结丹境界来,在益州境内来去自如,哪怕是齐国内也鲜有能留住她的。可这一只巨大眼睛,让她这一二十年来第一次深深的感到恐惧。这就是高阶修士的力量吗?

  呼道人额头上满是汗水,但还在咬牙苦苦支撑,就为了不瘫倒在地。

  少旻此刻身上透着血光,那一身诡异的殓服仿若真的是从棺材里偷盗出来般,散发着阵阵恶臭。她的五官扭曲,眼睛消失,脸上四五条口子,全都外翻,露出里面的黄牙,也不知道到底哪一张是真正的嘴。长发如同旌旗般随狂风飘摇,还不停的手舞足蹈。

    三只在白色雾气中穿梭的红色骷髅头,此刻纷纷停滞不前。一个火红色的影子突然从骷髅头嘴巴中钻出来,全身上下破破烂烂沾满了各种血污和泥水,甚至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腥臭味,仿佛是从九幽黄泉中走了一圈回来。这面目已经溃烂,看不出模样,身上衣衫多多少少能看出是烈焰门服饰,而他手上一只火鸟不停跳跃,鸟的双眼带着恍惚和失神,似乎遭受了某种重创。

  若有烈焰门弟子在此,看到此人的白发,定然能认出其身份,就是不久前冲动进入阵中的长老洛桑。这洛桑不知何时被厉鬼吞噬,甚至已被消化一番,若不是此刻三鬼全力去抵挡寂灭血目的威压,而他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恰好从里面点燃了自己的本命火鸟,哪有活命的机会。

  即使此刻逃出生天,本命火鸟受损,日后必定境界跌落,再无寸进可能!洛桑左右看了看,再不敢有丝毫耽搁,开始小心翼翼的寻找阵法出口。

  整个青峰门境内的所有人,此刻都被天空中那遮天蔽日的血色眼睛压迫着。这压迫随时间延长,颇有越演越烈之势。青峰门众人,作为守方,只能在三鬼血煞阵中苦苦支撑。而烈焰门此刻也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生怕惹得少旻一个不如意,将这宏大术法朝着他们施展开来。

  整个空间里都变得安静而诡异起来,没有人说话,草木鸟兽全都死亡殆尽。除了风声,此地再无其他动静。

  这诡异的寂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天空中的血色巨目开始动作。灰蒙蒙的瞳孔开始运转,一条乌光从瞳孔中浮现,并没有多么豪放粗壮,估计仅仅常人手臂粗细,与巨大血目相比,显得微不足道。若不是在场之人多大都是修士,有神识且目力超凡,甚至都不能发现这条乌光。

  乌光出现的刹那,天空中的乌云开始翻滚,咔嚓咔嚓的闪电不停的出现。阴风肆虐,一阵尘土飞扬。

  不像巨目出现那般声势骇人,场面持续宏大。乌光自出现到消失,只是刹那间,随意得仿若微不足道。

  乌光一闪而逝,朝着下方的倒扣在蝴蝶谷上的粉红色玉碗落下。一阵红光从这玉碗上浮现,甚至带着几分颤抖,是个人都能看出阵法运转已经到了极致。

  就在乌光闪逝的瞬间,少旻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全身变得干瘪起来,五官也纷纷恢复原位,身上的殓服消失,再次变成了之前的破布条。少旻眼神变得萎靡起来,似乎这一下子耗尽了她全部心神,随手一挥,聚灵符化作一片碎屑随风而落。

  乌光落在了阵法上,没有碰撞出声势浩大的响声,也没有各种色彩艳丽的光芒闪烁。二者相互打了个照面,乌光顺着阵法逸散开来,化作条条细小黑线,如同天网交织将玉碗包裹在内。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如同响彻在方圆五里内所有人的心底。粉红色的玉碗,就此破裂。粉红色雾气呼呼钻入大地消失,露出了蝴蝶谷中真实场景。三个丈许大小的骷髅头站立在三个方向,周围身穿青灰色衣衫的青峰门弟子手持阵旗,全都吐出一口污血。

  那一条条灰色细线并没有在阵法破碎的刹那消失,反而继续汇聚成三条灰光,朝着三个巨大的骷髅头飞过去。

  说来也奇怪,原本毫无灵智的骷髅头,此刻居然双眼浮现阵阵畏惧眼神,似乎对着灰光害怕到了极致。可天空中的巨目依旧存在,那威压让三个红色大家伙一动不动。

  三条灰光正中三个骷髅头的眉心骨,没有任何声势,三个骷髅头就此消失,似乎从未曾出现过那样。

  与此同时,在蝴蝶谷正中央,那片房屋建筑中,赤炎真人三个长老同时喷出一口老血。境界最低的拂袖甚至当场倒地昏迷不醒。

  “师妹!”紫陌一声惊呼,想要过去搀扶,却更加牵动自己伤势,再次呕出一口鲜血。

  赤裸上身的侏儒男人,看到这里,身上陡然浮起一阵青光,身形变得透明起来。

  在三条灰光和骷髅头同归于尽后,天空中的巨目仿若有些疲倦了,慢慢的闭合起来,最后再次化作一条狭长的红色缝隙,慢慢隐藏进黑色雾气中,就此消失。

  黑色雾气随风慢慢散尽,天地再次恢复了清明,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上,星星继续闪烁。

  不管是蝴蝶谷中的青峰门弟子,还是入口处的烈焰门众人,在巨目消失后,纷纷恢复了动作。每个人心头压着的大山突然消失,各自都感到一阵轻松。

  青峰山上,叶千此刻也站起来,他将所有惊变全都一览眼底。心底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看起来这青峰门一场灭门之祸在所难免了。不得不开始为自己的后路着想,思前想后,似乎只有认错投降一条出路。

  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看向身旁的柳絮。如果说自己投降,有帮助炼制宝药的价值,可能得以苟活。那柳絮投降,可能就是生不如死。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蝴蝶谷中,所有青峰门弟子都面如土色。虽说距离入口处还较远,可是个人都知道接下来面对的将会是什么?一场恶战?如果能正面打斗,何至于借助这阵法龟缩在蝴蝶谷中。更何况,此刻所有人都带些伤势,更没有拼斗之力。

  束手就擒,似乎也不现实。对方摆明了要灭门,没机会活下去的。这些人和叶千一样,陷入了两难之地。

  少旻慢慢睁开眼,先环视一圈,对自己的这一击颇为满意。继而转头,看向对面的可爱女童,问道:“谷道友,在下这寂灭血目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药成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药成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