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笑?
巳灵2021-02-08 14:051,996

  李南亭和花云倩进来之后,肖长河面色凝重的看着死者眼前的天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唉……”

  “一磅人肉,不多不少,没有软骨,没有硬骨,只要鲜肉。”

  肖长河的语气仿佛是在有感情的朗读课文,不疾不徐,却带着一种比较沉闷的感觉。

  李南亭听着这句话倒是有些熟悉。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脸色显得有些茫然。

  肖长河回过头来看了李南亭一眼,也看出了李南亭脸上的迷茫,继续说道:

  “这句话出自《威尼斯商人》,原本出自夏洛克这个奸商之口,目的是为了算计安东尼奥。只有让安东尼奥割掉自己身上的一磅肉才能还他自由。”

  “这样的话用在这个情境里,意思也就很明显了……”

  “是复仇!”

  肖长河的话说到一半,花云倩忍不住接了一句。

  一旁的宋慈也跟着点头,表示肯定:

  “死者的死状极其凄惨,仇杀的可能性非常大。”

  “鉴于死者身份特殊,生前多次行骗,以长生圣水的名头骗过不少人,与人结仇的几率相对也会大很多。”

  “这是最有可能的死亡动机。”

  “这样一来,我们只需要查出长生堂的客户,看看这假冒的长生圣水都卖给了谁,有哪些人因此而死。”

  “这样就可以缩小真擦范围。”

  宋慈一股脑说了不少话,分析得头头是道。

  肖长河让一个法医来侦查,这是对他这个刑侦队长最大的侮辱。

  这次在长生堂的死者死状凄惨,必定会掀起极大的渔轮。

  所以,宋慈极为渴望自我表现。

  目的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比李南亭这个法医要强。

  说完刚刚的话之后,宋慈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了李南亭。

  花云倩和肖长河也是如此:

  “李教授,说说吧,这件事你怎么看?”

  肖长河在问李南亭的意思。

  李南亭抬头看了看肖长河,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眉头微微皱起。

  表情仿佛十分为难。

  肖长河不耐烦了:

  “让你说你就说,别摆个臭脸,跟便秘似的!”

  李南亭闻言抬起头来,轻咳一声:

  “咳咳,他是自杀。”

  语气非常平和,仿佛是在阐述一件最正常不过的事实。

  听到李南亭的话,肖长河的表情僵住了,愣了足足3秒。

  然后把手搭在李南亭肩膀上,笑着说:

  “南亭啊……”

  肖长河头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称呼对李南亭说话。

  李南亭也能非常明显的感受到肖长河手臂的颤抖。

  很明显了,这是气的。

  这可是有着“修罗”称号的肖长河,在真正的战场上浴血奋战过。

  手上沾染着无数人的鲜血,杀伐极盛。

  这样的肖长河忽然变了个人似的,这样吓人。

  李南亭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刚要说些什么,肖长河就把李南亭提到了死者的面前。

  指着死者,故作淡定的以颤抖的声音嘿嘿一笑,说道:

  “呵呵,南亭啊……”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他是自杀。”

  “我以非专业的角度看看我对这尸体的看法,你没意见吧?”

  李南亭哪敢有意见?

  肖长河现在就像个随时会吃人的怪兽!

  “肖局您说。”

  “南亭啊,你看这个人的眼皮被人割掉了,如果是自杀的话,那也就是说,他是自己割掉了自己的眼皮,对吧?”

  李南亭吞了吞口水:“大概……应该是这样的。”

  肖长河来了个战术后仰,仿佛有点诧异似的,继续问道:

  “那按照这个逻辑,肉一定是他自己割的,肠子也是他自己掏的,掏出来之后,还亲手绑在自己的双腿上,为了表示自己当时情绪稳定,死者甚至还在腿上用肠子绑了个蝴蝶结!”

  “然后一切完事之后,他觉得自己的眼睛不需要了,又非常淡定的用玻璃刺破自己的眼睛!”

  “最后再淡定的等自己失血过多而死!”

  “整个过程中,死者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想笑!”

  “对吗?你的意思就是这样?”

  “李南亭!你说!”

  肖长河指着死者嘴角那一抹诡异的笑意,说话的声音都最后已经近乎咆哮,因为过于愤怒而变得有些颤抖。

  长生堂里的死者死状这么惨,生前受到的折磨根本是寻常人无法想象的,任谁来看都不可能是自杀。

  可即便如此,李南亭却非要说死者是自杀。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命案频生,外面很多媒体都关注着调查局。

  先前的案子还没有侦破,如果这次的死者已经死得这么惨了,还被定义为自杀的话,那必定会引起渔轮的轩然大波。

  无论真相如何,媒体都会说调查局在推卸责任。

  上面也一定会对调查局施压。

  做了这么久局长,肖长河对于这里面的事想的非常透彻。

  心态当然也就不会好了。

  一双眼睛睁得老大,被血丝充的通红,对李南亭怒目而视,已经快到了要爆炸的边缘。

  仿佛李南亭敢点头,他就敢把李南亭的头给扭下来似的。

  听到肖长河的话,宋慈只在一旁幸灾乐祸,好像肖长河越生气,骂李南亭骂得越狠他才越开心。

  而花云倩则是一脸焦急,用关心的眼神给李南亭打眼色,示意李南亭不要再跟肖长河对着干了。

  李南亭当然也看到了花云倩一脸焦急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去看向肖长河。

  神情中稍稍有些怯懦,但还是点了点头:

  “对,虽然不知道死者为什么还能在这种状态下还能笑得出来,但以肉眼来判断,死者确实是自杀。”

  听到李南亭的话之后,肖长河又是一个战术后仰,气得连连点头发笑,一连说了七八句“好”:

  “好好好!好好好好!”

  “李南亭你好样的!”

  “我想听听你准备怎么写这份报告!”

  肖长河双手抱在胸前,大嘴几乎撇到了后脑勺,一脸的“我看你怎么说”的表情。

  李南亭吞了吞口水,带上了手套、口罩,示意所有人退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灵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灵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