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报告会议
巳灵2021-02-08 14:051,924

  从解剖室出来,时间也差不多到开会的时间。

  花云倩虽然只是个法医助理,但由于床下的尸体是花云倩发现的,所以她也被召集与会。

  肖长河由于焦急,已经早早来到了会议室等待。

  李南亭虽然也提前了几分钟,但相比于其他人,还是来得晚了一些。

  进门之后,发现同事们都已经到了,就等他一个,李南亭也是尴尬的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确定自己没有迟到之后,才尴尬的看了看肖长河。

  肖长河也是不耐烦的朝着李南亭瞪了一眼,也没有理会。

  花云倩给李南亭留了位子,见李南亭进了会议室,第一时间就招呼李南亭过来。

  等李南亭坐定之后,肖长河拿起了桌子上的报告,发出一声冷哼:

  “哼!我就知道张俊强的案子没那么简单!”

  “做了这么多年的刑侦工作,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离奇的死法。”

  肖长河看着照片上的童尸,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确实很恐怖。

  将照片拍在桌子上之后,肖长河看向了宋慈,问道:

  “怎么样了,死者的身份查到了吗?”

  肖长河的手指敲了敲照片,语气有些沉重。

  宋慈跟着肖长河这么多年,对肖长河的动作习惯还是非常了解的。

  肖长河现在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是强压着怒火的表现。

  听到肖长河的问题之后,宋慈怯怯的摇了摇头:

  “死者年龄不大,死亡时间又已经过于久远,确认身份的工作有一定的难度……”

  “啪!”

  宋慈的话说到一般,肖长河突然用力拍了下桌子,发出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有一定的难度?这是你该说的话吗?是不是凶手还要跑到你面前来,亲口告诉你他是怎么杀人的,才算是没有难度?”

  “你是搞刑侦工作的!你是人民调查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

  “没有案子的时候你是大队长,现在用得上你,你就给我说一个有难度,就算是交代了?”

  “告诉你,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必须要让我看到这件案子的进展!”

  宋慈惊慌的吞了吞口水,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

  宋慈坐下之后,肖长河的目光也就转向了李南亭,目光中的火气一点也不减,语气低沉的问:

  “李南亭,你的工作进展的怎么样了?给大家汇报一下。”

  听了肖长河的话,李南亭眼神左右晃了晃,缓缓的站起身来。

  “咳咳……”

  清了清嗓子,缓缓的说道:“最近几起命案扑朔迷离,死者的死因也都很不寻常。从最开始的无名女尸案来说……”

  “自七天前的早上,环卫工人在河边发现了奇怪的编织袋,打开之后发现了奇怪的肉块,随后报警。”

  “根据警方勘查,这些肉块来自同一个女性死者的身体,是以及其专业的外科手术的手法被人分尸。”

  “至于死者的内脏,是在昨天下午才发现的,伴随着内脏还发现了一块特殊的白色纱质布料。”

  “布料以短纤维为主,而且其中包含着黄金丝线,看上去是一种非常特殊而又昂贵的布料。”

  “成立能做得出这种布料的店面也不多,这一点可以作为切入点,找到这布料的来源,查一下最近哪些顾客买了这种布料的衣服,然后逐个排查,身份也就不难确认了。”

  “至于尸体的拼接工作,进展还是一如既往的平稳。”

  李南亭先是说出了一个侦查方向,然后再交代尸体拼接工作的进展,这样一来就相当于堵住了肖长河的嘴。

  最起码让他别再开口骂人,暂时平息下怒气也是好的。

  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肖长河,发现肖长河真的没有反应之后,李南亭才继续说:

  “除了纱质布料之外,无名女尸的脏器之中也沾着半张黄符,经过坚定,与长生堂中的七鬼断魂符基本吻合。”

  “这也是将无名女尸案并入最近连环命案的最主要依据。”

  “而与此案有关的第二名死者,名叫孙朝辉,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部门经理,死因是受到朊病毒侵蚀,导致大脑功能被腐蚀。”

  “据鉴定,朊病毒的来源基本可以锁定在长生堂。”

  “而第三个发现的死者就是长生堂的主人,张俊强。”

  “死法最为诡异的也是张俊强,根据种种迹象表情,张俊强的死于自杀。”

  “自己挖下自己一磅肉,割掉了自己的眼皮,刺瞎自己的双眼,最后用肠子将自己的双腿捆绑起来。”

  “根据检查结果显示,张俊强没有主动或被动的服下精神抑制类药物,也就是说死者全程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完成上述过程。”

  “这也是给大家造成困惑的主要原因,因为张俊强的行为绝对不是一个寻常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调查上述三起案件关联的时候,我的助理花云倩又在长生堂的床板夹层中发现了四具童尸。”

  “最小的六个月,最大的一岁半,死亡时间基本都在6-7年之前。”

  “由于年代久远,死因不可考,但初步排除了毒杀。”

  “这就是迄今为止的,围绕着长生堂发生的连环命案。”

  介绍完之后,李南亭朝着肖长河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汇报完毕。

  肖长河大眼一翻:“完了?这就汇报完了?”

  “这些婴儿的尸体这么奇怪,为什么被钉在床板夹层中,这些你可都没交代呢!”

  看着肖长河焦躁的样子,李南亭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花云倩:

  “剩下的由我的助理来解释……”

  李南亭说完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又都看向了花云倩。

  花云倩眼神怯怯地环顾一周之后,尴尬的说了一句:

  “接下来我要讲的事,你们恐怕未必会相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灵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灵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