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把背心穿出3D效果
巳灵2021-02-08 13:592,200

  没有办法,想要保住这份体面的工作,就必须查清这案子的来龙去脉。

  把人的脑子当成保健药卖给别人,说明这已经形成产业规模了,不知道背后牵扯着多少命案。

  这可是大案了,背后的风险也一定不小。

  调查局里那么多有经验的老调查员都无从下手,可肖长河竟然让自己去调查这个案子。

  也不知道他脑子里怎么想的!

  抱怨归抱怨,该去还是要去的。

  来到死者被发现的那条街道上,李南亭皱紧了眉头。

  这条街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

  死者身上穿着的那套西装可是20年前的手艺,放在现在的价值至少要几万块。

  穿着那样的西装来这样的地方?

  这可有些怪异了。

  就在李南亭没有任何头绪的时候,在他面前开过一辆奔驰迈凯伦。

  车停在李南亭前面不远的地方,从车上下来一个衣着华丽的美少妇,眼神中有些鬼祟。

  故作泰然的环顾一周,发现没有人跟踪自己之后,她才小心翼翼的走向旁边的小巷。

  看到这个美女之后,李南亭头脑中灵光一闪。

  如果说那个70岁的死者与这里格格不入,那眼前这个美少妇不也是一样?

  这样的车,这样的衣服,身份一定不同寻常,跟这里的环境没有半点交集,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再加上鬼鬼祟祟的神态,绝对值得怀疑。

  想到这里,李南亭也跟了上去。

  这条街原本是华阳市的老街区,主街繁华,但是主街后面的小巷非常复杂。

  那美少妇左拐右拐,在一家装修古朴的小店门前停下。

  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才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等美少妇进去之后,李南亭才从拐角的地方走出来,慢慢接近那个小店的门口。

  站在门口,抬头向上看,古朴的牌匾上几个鎏金大字,上书“长生堂”。

  笔力苍劲雄浑,看来也是出自书法名家之手。

  比较值得一提的是,长春堂的门楣和窗框上都贴满了黄符。

  “还挺会营造气氛,门口都贴满了黄符,细节做的挺到位。”

  开车迈凯伦,穿着华丽的美少妇,鬼鬼祟祟的在深巷里找这么一个店面。

  有些不寻常!

  李南亭下意识的觉得这店面跟那奇怪的死者有关。

  尤其是看到“长生堂”这个牌匾,李南亭就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死者70岁高龄却拥有30岁强壮的体魄,正契合了“长生堂”中的长生二字。

  以人脑中的朊病毒作为长生圣水,给这些迷途的羔羊长生的希望。

  却是饮鸩止渴,加速死亡罢了。

  而这幕后的黑手,多半就在这扇门的后面。

  “啊!!!!!”

  从“长生堂”里面传出了一阵女人的尖叫。

  听起来十分的惊慌,非常惨厉。

  李南亭也没有过多思考,直接推开了们,冲了进去。

  刚一推开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

  看到里面的情形,李南亭的脸上也写满了错愕。

  眼前的情景,简直就像发生在修罗炼狱中一样。

  桌椅的摆放都很整齐,没有打斗过的痕迹,但满屋子都是血渍。

  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跪在地上的血泊中,死相极为凄惨,看起来触目惊心。

  右手拿着并不锋利的刀子,在他面前放着一架天平,天平上放着一块新鲜的人肉。

  创口在死者的腹部,这一块人肉显然是从腹腔切下来的,看样子还是自己动的手。

  由于少了一大块肉,里面的场子流了出来,捆绑在双腿上。

  最为诡异的是死者的眼睛。

  眼皮已经被人割掉,眼球上插着细长的玻璃,已经彻底破裂。

  眼睛的位置看上去就像两个幽幽的血窟窿。

  浓血混杂着黑色的液体流淌而下,在脸上留下了两道阴森诡异的线条。

  最为诡异的地方,就是死者的嘴角。

  仿佛……

  是在笑?

  而且是一种非常解脱的笑意。

  这可太奇怪了!

  李南亭没有时间多想,第一时间打通了调查局的电话报案,顺便叫了救护车来。

  先前那个穿着华丽衣服的美少妇已经吓晕了。

  看样是受惊过度。

  把美少妇搬到长春堂的外面,平放在地上之后。

  李南亭坐在门口台阶上,陷入了沉思。

  踏马的!别人穿越之后都是带着系统开挂逆天,日天日地日神佛,每天保底一个亿,各种装哔,各种打脸,明星少女各种睡。

  人家都那么NB了,劳资穿越之后没有系统就算了,还只是一个整天切尸体的苦B?

  这也就算了,好歹是个体面工作,也算是比较招女孩子喜欢的年轻教授。

  可这刚来几天,又是碎尸积木,又是吃人脑的老头,现在又来这么一个大案子,这什么意思?

  存心不让我消停?

  李南亭越想越生气,最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码的!逼急了劳资,劳资就不干了!”

  “这时候你不干了?那我有理由怀疑你与这几起杀人案有关,后半辈子你什么也别想干了!”

  肖长河从拐角的位置走了出来,正听到李南亭的抱怨,一声冷哼,直接把李南亭的情绪压了下去。

  肖长河外号修罗,脾气又硬又臭,还是个倔驴。

  他的话可不是吓唬人。

  李南亭有原主的记忆,知道肖长河惹不起,只要又堆起了笑脸:

  “肖局,您怎么又亲自来了,局里没人了?”

  他这是想跟肖长河客套客套,但是话一出口就变味。

  有点内直男味儿。

  “屁话!什么局里没人了?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手下都是废物吗?”

  李南亭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唉!”

  肖长河重重的叹了口气:“最近接连出现的命案实在太过于诡异了,现在铺天盖地的渔轮,都说我们调查局是吃白饭的,浪费纳税人的钱!”

  “今天出了这么诡异的一起凶杀案,我能不来?”

  肖长河亲自上场是为了表示对案件的重视,压下渔轮对调查局的嘲讽。

  “肖局长!李教授!我来晚了。”

  李南亭和肖长河正要走进长春堂,花云倩的声音就想了起来。

  这次出来,她没有穿白大褂,而是选择穿了便装。

  妙蛙种子纯棉背心紧紧的裹着她,被她穿出了3D的效果。

  干净利落的八分裤露着漂亮的脚踝,跟那个穿着白大褂的样子判若两人。

  李南亭和肖长河看到花云倩的时候,都愣了几秒。

  李南亭发呆也就算了,就连肖长河都愣了几秒。

  冷面铁血的形象荡然无存。

  这就有些尴尬了。

  “咳咳,有这样的助手,你还能安心工作?”

  说完之后,肖长河就迈步进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灵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灵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