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帮忙做任务
肥狐狸2021-01-24 15:105,292

  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云天飞虎正在吃着聊天,刘长永突然走了过来对他俩说到:“两位老弟,来进屋里面一起吃。服务员,这桌结账,算我账上,到时候两个一起结。”

  “哎好嘞。”服务员痛快的回答

  “这……不好吧刘叔,多么滴不好意思。。”吴云天故作腼腆说道

  “你小子就属你最坏,你是不是算到什么了?还有,我在进来之前你还对飞虎说要打招呼,而且还认识我带来的客人。”刘长永说到

  “我勒个去刘叔,你这听力隔着玻璃都能听见我俩的对话?你这简直就是个游戏BUG啊。”韩飞虎打趣道

  “行了别捧我了,进去一块吃,顺便让飞虎和我张哥叙叙旧。”说着二人随着刘长永来到里面的包间,菜根本没怎么动过,一进屋就见中年人面带微笑,见到飞虎后客气说道:“来想吃啥在点一些。”

  “张叔好久不见了,哦对了,和我一起的这个大哥叫吴云天,刚加入八卦门。”韩飞虎介绍到

  “哦,您就是刘局口中提到的那个吴云天?幸会,听说你们还帮助过刘局破过案,年轻有为啊。”中年人回答。

  “客气了,我也称呼您张叔吧。”

  说到这里刘长永将门打开,服务员又端进来一清汤一麻辣两个锅底放在桌子上,服务员出去后,三人各自坐好自己的位置。

  “这位云天老弟,听说您会占卜,可否……”中年人问道

  “张天启,男,1971年生人,祖籍北京,至今45岁,20岁当兵入伍,两年成绩突出加入特种部队,三年过程中立过个人二等功八次,25岁代表中国参加国际反恐训练以及执行任务。八年后回国任职全国犯罪打击联合部第7梯队小组负责人。因国家需要,档案不予公开,暗地里调查全国范围内的违法犯罪活动,配合明面的部队打击犯罪。由于您的档案的保密程度很高,后面我就不予说出,顺便提一下,您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营救一个暗庄。”

  “……暗庄?”刘长永茫然的看了一下张天启。张天启也是一愣不明白。一直盯着吴云天

  “没想到八卦门竟然有这样的高人,之前在飞虎的爷爷门下学习的时候没听说过有你这样一号人物,问一下,暗庄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所说的卧底,八卦门管这样的职业叫暗庄。”吴云天解答道

  “你们八卦门还有这称呼?”张天启看了看飞虎,韩飞虎两手一摊,意思是自己也不知道。

  “那个张哥,您看。。怎么样?没给老弟我丢脸吧?”刘长永问

  “嗯,真没想到我的底细都知道,可惜了你已经加入八卦门,要不然让你进京能有很大用处。”张天启有些惋惜说道。

  “张叔,进入主题吧,看看我们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地方。”韩飞虎说道

  “嗯,好,之前也听长永说过你们两个的事情,在加上我这里即使对你们有所隐瞒也瞒不过这位姓吴的老弟,应全国打击黄赌毒活动在即,各大省市及地区积极响应配合,我们第七队派遣手下悄悄潜入各个市区政府进行暗中检查,看看各个地方有没有违法行为,以便及时上报组织,然后最高指挥派人进入调查,查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了一段时间我们第七队成员准备收网时,有一名队员没有归队,经查核正是调入辽宁地区的成员,方勇没有归队,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和提交的材料只有铁岭地区还没有情况,但是人员却无故失踪,组织考虑如果大张旗鼓质问会担心出现反效果,而且铁岭地区没有犯罪的证据,所以先派我来打探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任务,主要是找到失踪的方勇,以我个人对方勇的了解,此人技术过硬,行事谨慎,可能出现所料不及的情况至今未归队,所以进一步推断铁岭地区的黄赌毒情况还是存在的,长永我们两个是很久的好兄弟,这次来主要是向他打探一下你们清河区的黄赌毒情况的进展情况,有什么可疑之处。”

  “铁岭地区没有去直接来我们这?”韩飞虎问

  “对,因为清河区归铁岭管,我这次来也是低调行事,没有直接去和铁岭市最高领导碰面,直接来找刘长永了解情况,也就能掌握铁岭地区针对这次行动的进展情况。”张天启回答

  “根据市政府下达的文件我们已经对相关的情况展开调查,这边毒品和娱乐场所没什么问题,主要是赌博这一块,但是命令下达后全区表现的很配合,个人所开的麻将馆也配合相关检查,根据区域来看,天启大哥,这边都是老人居多,年轻人很少,麻将成为这里人的家常便饭想,没有出现赌金过大的情况,所以这边目前没什么大的发现,你说的你的队员这方面我们尽量寻找。”刘长永就目前的情况简单的对张天启做了汇报,顺便也说给云天飞虎二人听。

  “刘叔的汇报工作是不是也怀疑当中的问题?”吴云天疑问

  “……说不好,这些麻将馆貌似配合的太积极。”刘长永回答

  “这位吴老弟,你有什么看法?”张天启突然问

  “听到张叔和刘叔的话,我们主要是救这个暗庄为主,找到他就知道是否存在黄赌毒的违法犯罪行为。张叔,这件事情最好是让我们八卦门介入。”

  “……这,目前局势不明朗,而且现在去跟八卦门打招呼是不是有些来不及?”张天启疑问

  “细节以后再说,现在的八卦门表面看似很平静其实内部乱的很,我的意思是我和飞虎介入此事打探虚实,如果张叔拒绝的话那以你目前的官职,甚至你的上司,也无权干涉八卦门的介入吧?更何况刘叔此次目的前来也是和刘叔商议悄悄调查的事情,所以你这个工作由我们俩做稳妥些。”

  的确,吴云天说到点子上,以个人私心绝对不会让他俩摄入危险之中,但是如果韩飞虎打着八卦门的旗号也不好拒绝,更何况自己的老师是韩飞虎的爷爷,也交代过见到自己的孙儿除了照顾好之外也要让其历练一番,如果自己贸然进入内部打探光靠刘长永兄弟外面支援也很难接触,因为张天启本身怀疑这里面的主使者肯定不简单,而且还没和省区领导打招呼,所以不方便,看来只能让这两位帮忙,刘长永也说过此二人的能耐。于是说到

  “吴兄弟既然会占卜,那请问能否知道我的卧底兄弟情况如何?”张天启问

  “不知道。”吴云天回答

  “啊?”

  此时刘长永一愣,旁边的韩飞虎正好喝可乐呢一听说不知道把嘴里的饮料喷了出去。

  “云天哥别搞笑啊?你能不知道?”韩飞虎呛着擦擦嘴断断续续的说到。

  “你们都误会了占卜的能力,具体的人和事物出现的时候占卜能略知一二,比如刚刚说到张叔的情况,说的关于你的资料我能占卜到,但是对于未来的情况我是算不出来的,所以我的能力并不是万能的,如果能那么方便的话咱现在都破案了,对不对?所以还是有局限性,我只能通过你这次来,大致算出你的目的缘由,至于结果我是完全不知道的。只能一步步来。”

  “哦,那你有什么计划和我们说说。”张天启问

  “你是同意了我俩加入此局?”吴云天笑着说。

  张天启看了看旁边的刘长永,刘长永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以第七队队长的名义,同意八卦门二位协助我们,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二位的?”

  “张叔做一点就行,上报最高领导,撤销对铁岭市地区的检查。”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刘长永说道。

  “对,只要撤销命令风声一过,才方便打入内部,刘叔,也麻烦您一下。”

  “愿意效劳。”

  “麻烦您统计一下清河区内大大小小的麻将馆数量和位置给我,因为有的麻将馆没有牌子,或者使用小饭馆的名称做掩护,所以这件事拜托您了。”

  “这个放心,我亲自查询,后天交给你。”

  “行了,目前先这么安排,有啥行动我在告知刘叔。

  “行,听从八卦门的兄弟安排哈哈,来,光顾说话了,咱们吃菜。”张天启客气道

  “我俩吃差不多了,你和刘叔貌似没怎么吃,我俩先走了,张叔就在宾馆等消息即可,在哪个宾馆入住呢?有事通知你。

  “在广场的天翔宾馆入住,刚登记完过来吃的饭。”刘长永说到

  “好嘞,走了飞虎。”说着二人打完招呼走出房间,出门的时候正好一个女服务员端着菜准备给别的房间送过去,和吴云天两人擦肩而过,吴云天顿时停了下来,脑袋稍微的往后瞧了瞧,后面的飞虎拍了一下肩膀“怎么了?不走呢?手机落了?”

  “没事……出发,送你回庄园。”吴云天一瞬间的迟疑,然后和飞虎走出火锅店,上了车奔庄园驶去。

  “云天哥是不是有什么计划啊。”韩飞虎问

  “你会不会打麻将?”吴云天问

  “不会。”

  “我靠我也不会啊,我只能在手机上会玩,连真麻将都没摸过……”

  “手机上会玩,一遇到真格的就不会了?”

  “废话,手机上的麻将游戏不是有提示么,你去麻将光玩牌谁告诉你什么时候听牌或者糊啥啊?”

  “哦,这个简单,我在你的眼镜上动动手脚就可以了。”

  “这你也能弄?”吴云天疑问

  “小K丝。”韩飞虎自信说道

  “那你在弄一副吧,我自己的这幅收起来。”

  “没问题,哦,原来你想进入麻将管馆查询线索。”

  “明白了吧?”

  “我也一直想问你的占卜真的不能在卜的全面一些吗?”

  “如果这个BUFF存在我早就告诉你爷爷目前的状况了,为何还要跟你卖官司呢?”

  “也对,不该怀疑云天哥。对了,你让我查询的豪车进出情况主要集中的佟屯方向。”

  “继续查,从国家发布的打击黄赌毒犯罪的时间前一个月到现在的都要查。”

  “好嘞,还要查什么?”

  “目前没啥了,等待张叔的命令撤销在行动,先做眼镜。顺便检查一下通讯线路,如果真是内部出现问题,我怕刘叔的电话被窃听,这方面你要留意一下。”

  “好,唉对了?啥时候八卦门把卧底的这个称号叫暗庄了?听起来挺新颖的呢?”韩飞虎问

  “瞎说的,最近上网看了一部小说,马伯庸写的《长安十二时辰》,里面的卧底称为暗庄,所以我就拿来用了,嘿嘿。”

  “我还奇怪呢,连我爷爷都不知道有这称呼。你很少看小说啊,能看进去的小说说明写的不错啊。”

  “2019年还能被拍成电视剧。”

  “这也能占卜的到?”

  “嗯。”

  “你这BUFF我看也够变态的了。”

  “别废话了,交代的事情抓紧办。”

  “得令。”说着说着二人到达庄园门口,韩飞虎下了车,吴云天调头驶离庄园继续跑活去了。

  另一边精打细算火锅店内:

  “真的吗老刘?”张天启突然轻声说到“你真见到了?”

  “我还骗你不成,这事就和你一个人说了,不许瞎传。”

  “放心吧,八卦门素来与鬼怪打交道,真没想到这俩人办鬼差还帮您解决了家事还成就了一件美事。”

  “所以呢一进来我就看这两个人也在吃火锅我就感觉奇怪,怎么样,就是算准了咱俩有事。”

  “嗯,飞虎我从小了解,后期出了事故离开八卦门,老师也交代过如果遇见的话出了照顾外还要帮他历练一下,倒是这个后加入八卦门的吴云天有些深不可测……”

  “嗯,没事,这俩小子错不了,咱俩喝,来!”

  说完二人碰杯,继续吃饭,此时隔壁的空房间内,刚刚和吴云天擦肩而过的女服务员貌似听到了什么,点了点头,离开了包间内,继续干自己的活。

  一天后,刘长永也很聪明,打电话过程中说的是打车去清河大福来买东西,上车之后将调查结果交给吴云天,然后下车离开,随便买些东西后又打别的出租车回公司,韩飞虎运用网络技术和监控查询铁岭市各个区、县等地查询进一个月的豪车数量往来摸排线索,张天启则第一时间和自己的上级商量事宜,上级同意了张天启的计划,第二天刘叔发信息给吴云天告知已经撤销对铁岭地区针对黄赌毒行动的检查,一切恢复原样。吴云天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对刘长永给的麻将馆进行外围探查,缩小范围。

  10月29日中午吴云天正常接车韩飞虎突然来电

  “云天哥,眼镜做好了过来试一下。”

  “没问题,正好去替换V5。”于是开车去了庄园,到了屋内韩飞虎指着桌面上的眼镜,吴云天摘下自己的眼镜将改装的眼镜带了上去,和近视镜一模一样,韩飞虎将麻将机弄了出来,打开开关洗好麻将。

  “云天哥,扶一下右侧的镜框。”

  吴云天照着指示轻轻按下镜框,瞬间看清麻将牌下的符号,韩飞虎开始码牌进行测试,眼镜里面清晰看到其他三个方向的麻将牌各有什么样的牌面,自己的方位显示和手机里一样,分析出牌留牌的数据,糊哪一张,其他人需要什么牌都一清二楚。

  “嗯,这样就可以了,不用其他的调试。”

  “一会儿准备行动?”韩飞虎问

  “先试着玩玩,最好能接触到那个刘中堂,到时候你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没问题,你的眼镜里我安装了摄像头,到时候一查便知。”

  “好,我在适应一下这个眼镜,一会儿在出车。”

  “嗯,我整理下装备。”

  吴云天带上眼镜看着满桌的麻将牌,用灵力一试探,流漏出惊喜的笑容。突然一瓶可乐快速向吴云天飞了过来,吴云天早就察觉到飞来的情况,左手稳稳接住,右手运用灵力压了一下,打开瓶盖开始喝了起来。

  “我去竟然没有喷出来?我白晃了那么久。”韩飞虎失望说到

  “就你那心眼还不懂你?雕虫小技。走了奥。”吴云天拿着可乐离开室内,上了车奔区内行驶。

  到了清河市区东头云松雅苑小区门口停了下来,看着刘长永送过来的资料,嘴里捣鼓了一句:“嚯,不愧是刘局啊,除了地点,也把经营者的名字浮附在上面”。随计收到刘长永发来的一条短信“可乐少喝,在火锅店买两箱你俩小子是不是犯病了?”吴云天苦笑到回了一条信息:“这事你的问韩飞虎……”

  正看着呢,车门突然打开,吴云天扭头一看。

  “呦大哥又是你?”是之前想玩牌没玩上的大哥。

  “嘿这么巧,走,还拉我去那个麻将馆,大检查完事了,去玩两把。”

  “好嘞,”说完启动车辆向麻将馆驶去。

  “大哥,你老去那个麻将馆玩吗?”吴云天问

  “唉,习惯了,不爱换别的家,再说了在那有时候还能看到刘中堂的精彩表演呢。”

  “刘中堂也经常去?”

  “那保不准,但是自己弟弟的店能不来看看么。”坐车的大哥说到

  “哦是这样。”说话间就到了,大哥下了车给了钱直奔麻将馆。吴云天看了看,拨打手机联系韩飞虎

  “准备试试你的眼镜,我进去玩两把。你帮我监控一下。”

  “嗯?你有什么想法了么,独自一人去?”

  “没事,运气好的话不仅能赢钱,或许还能会会这个刘中堂。”

  “眼镜框中间有个摄像头,我这边用电脑连接启动,你进去后环顾一下四周,我就方便监控里面的情况,到时候通过蓝牙耳机联系。”

  “OK。”说着吴云天下了车将车锁好,走进麻将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界联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界联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