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事后诸葛
轻彦灰2021-02-19 09:162,016

  一听到欧素安要跟着自己去拿回嫁妆,杨母一下就不乐意了。

  她本想着,欧素安拿去的那一盒金银首饰,她能昧下几件去,可欧素安要是跟去了,她可还怎么在欧素安眼皮底下拿东西!

  “欧素安,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都说了,会把东西给你送回来,你怎得还要监视着我不成!”杨母占不着理,只能拿自己长辈的身份出来压着欧素安。

  欧素安冷笑一声,杨母的不要脸,她是领略到了。

  的确,按备份来说,杨母长她一辈。若杨母不愿让她跟着,她强要跟,会落了人家口舌。

  但欧素安哪里是会吃亏的人?

  她在现代,小小年纪便一个人生活,吃着亏长大,自然再也不愿吃亏。

  “杨伯母若是不愿宛如跟着,宛如自然不能强您。正巧,我出嫁前,父亲告诉过我,嫁妆要有数。我那嫁妆,是写过两张礼单的,一张存在我父亲这,一张夹在嫁妆盒子里。等伯母把盒子拿回来,我们对着礼单点数。”

  杨母哪里能想到,欧家竟还存着这些东西!礼单上记着的嫁妆都是有数的,若是她送回的嫁妆和单子上对不上号,那所有人就都会知道,是她杨家昧下了欧家的东西。

  而且,那礼单有两份,即便杨母想在礼单上作假,也会被人看出来。

  这厢,欧素安已经从屋里拿出嫁妆单子给了村长,杨母再想作假,也无从下手了。

  杨母狠狠白了一眼欧素安,咬着牙道:“行,对就对!你在这等着,我现在就回去,把东西给你送回来!”

  说罢,杨母便抡着两条膀子,气冲冲地回去了。

  欧素安看着杨母恨极的样子,心里爽歪歪。

  她吃了二十多年的亏,就杨母心里这点小九九,哪里会是她的对手?

  村长收下了礼单,看着欧素安平和的表情,苍老的声音里,出现了些许欣赏,“你这小女儿家,倒是有些胆识。”

  欧素安听到村长对自己的称赞,略有些脸红,下意识地把手中的菜刀往身后藏。

  那些围观的村民看见这戏落了幕,纷纷作鸟兽散,不过欧素安却听到,他们对自己的评价似乎向着好的方向转变了些。

  原本说“欧素安私会野男人”的舆论,变成了“杨家压榨欧素安”,风向一变,欧素安觉得,自己以后在村里,应该也不会有那么多敌人了。

  送走村长后,欧素安赶紧进了屋,把杨母拿出来的东西归置好后,就坐上一锅药,准备给欧明远喝。

  欧明远此时脸色发白,呼吸急促地躺在床上,欧素安看着不住心疼,桂子舟给欧明远开了药后,他身体好不容易恢复了些,经过杨母这么一闹,却是又比原来更虚弱了。

  欧素安伺候着欧明远喝下煎好的药,睡了过去,才离开房间,一边整理被弄乱的摆置,一边等着杨母回来。

  她并不知道,在她家房后的树上,原本已经走了的桂子舟已经折了回来,坐在那枝杈上,一直注视着她。

  太阳眼瞧着要落山了,杨母才抱着那嫁妆盒子赶了回来。

  一看到欧素安,杨母便一把将那盒子塞进欧素安怀里,没好气地说:“你把那礼单拿出来,跟盒子里的东西对对吧!”

  杨母这一次可是一点东西都没敢私藏。若是欧素安真的从那礼单上发现她昧下了欧家的东西,告诉了村长,那他们杨家,在附近几个村子里的名声可就要毁了。

  将来杨家的人无论走到哪,都要被人因着这件事戳脊梁骨。

  因此这一次,她可是呕血吞下肚,有苦不能说!

  欧素安看着杨母吃人的眼神,满意地接过了那个盒子。她料到杨母不敢藏私,便干脆软下态度,和声和气地说:“伯母说笑了,宛如相信伯母的为人,不用对了。”

  杨母一听这话,心里更是流出血泪来。她若知道欧素安不对账,定要藏下几件东西!

  她气得不行,扔下那盒子,便准备离开。

  临走前,她对着欧素安恶狠狠地说:“你这命硬的鬼丫头,年纪轻轻守寡在家,我瞧着你这病怏怏的老爹,也迟早被你克死!”

  欧素安哪能被她骂了去,她一把抄起灶上的菜刀,奔着杨母就去了。

  那杨母看见那把锃亮的菜刀,登时吓得屁滚尿流,肥硕的大腿一边跑一边颤,直直跑出了老远,消失在了欧素安视线中。

  “呸!”欧素安对着杨母跑去的方向吐了口口水,拎着刀回房了。

  杨家此后应是找不了她什么事儿了,眼下更要紧的,是欧明远的身子。

  欧素安前几日给欧明远抓得药所剩不多了,剩下的药,只够他吃两天。

  可杨母闹过之后,欧明远一口气堵在心里,病更重了,那两天的药于他,实在是无用。

  正在欧素安为了欧明远的病情唉声叹气之时,桂子舟竟从天而降了。

  “丫头。”

  欧素安刚转过身去,便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欧素安赶紧赶紧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竟是桂子舟站在了房中。

  “你不是走了吗?”欧素安有些惊讶,这桂子舟神不知鬼不觉地,竟就这样进了她家的门。

  “我算到你家里有难,就赶紧过来,为你解难。”桂子舟“哗”地一声展开折扇,故作神秘地看着欧素安。

  欧素安汗颜,这桂子舟,方才她身陷囹圄之时不见他出来解救,她解开了困境,这人才出现,当真事后诸葛。

  “你不是个大夫?怎得跟算命先生抢起营生了。”欧素安嗤笑道。

  “哪里是算命?”桂子舟笑嘻嘻地看着欧素安,脸上尽是风流神色,“是我与你心灵相通,感受到你有难,需要我的帮助!”

  欧素安沉默了。

  真是,太不要脸!

  不过说来,欧素安的确有事需要桂子舟的帮助。

  桂子舟开给欧明远的方子,欧明远吃过以后,确实有起色。欧明远如今病情加重,欧素安正想找大夫为欧明远看看。

  正巧桂子舟从天而降,免了欧素安寻找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