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诊治咳疾
轻彦灰2021-02-19 09:162,611

  欧素安嘴上问着桂子舟,手上动作却不停,专注地洗着碗,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桂子舟。

  毕竟她与桂子舟初次相见时,她便对着人家的胯下狠狠地来了一脚。

  基于欧素安心里给桂子舟立下的纨绔二世祖形象,她实在不觉得,桂子舟能说出什么让她感兴趣的“交易”来。

  “我可以帮令尊治病。”桂子舟见欧素安不理他,心一焦,语气里都带上些急躁。

  这句话一出,欧素安手上动作终于停了下来,她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桂子舟,“你说什么?”

  桂子舟见欧素安终于理自己了,立刻得意了起来,手中折扇“哗”地一声展开,故作神秘地扇了几下,“我可以医治令尊的病。但我是有条件的!”

  欧素安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桂子舟,见他一副“狂拽”的样子,不屑地笑了:“就算我要死马当作活马医,也得找个马不是?”说罢,她便低下头,继续洗碗。

  桂子舟登时便不乐意了,他堂堂一个罗汉堂堂主,如今居然被一个小村姑嘲讽?

  “欧素安,我是觉得你实在可怜,才想对你父亲施以援手的!你怎得如此不识好人心,还要嘲讽我?”桂子舟合上折扇,若不是要维持自身的风度,他几乎气得跺起脚来。

  “你若不信我,必定会后悔!”

  桂子舟此时真是憋屈极了,怎得明明欧素安才是获得更多好处的人,如今却要他三番两次地“求”欧素安?

  欧素安瞥了桂子舟一眼,思衬了半晌后,问道:“那你想开出什么条件?”

  桂子舟一听这事有戏,便赶紧回答道:“条件就是,若以后你做了鸡蛋饼,一定要第一个给我吃!”说完,他还一脸别扭地扭过头去,不再看欧素安。

  欧素安被桂子舟傲娇的样子惊得外焦里嫩,她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还从未见过画风如此清奇的男子。

  好在桂子舟长相帅气,否则欧素安毫不怀疑,自己会忍不住抽刀为他自宫。

  “你就这点要求?”

  “你要是嫌不够,我可以再加。”

  “够了,不用再加了!”欧素安忙不迭道,虽然桂子舟看着不靠谱,但他风度翩翩,形容出众,怎么看都不像是乡村里出来的人,反而像是个贵公子,欧素安心想,他说不定真的有方法,能治好欧明远的病。

  交易最终还是达成了,眼瞧着快到申时,欧素安收拾好了家务,便带着桂子舟,去了欧明远的房间,准备为欧明远诊治。

  午后的太阳暖,欧明远正抱着两个孩子睡着。

  “爹,”欧素安对着榻上的欧明远轻唤一声,“醒醒。”

  刚叫了一声,欧明远便悠悠转醒。他迷茫地看着眼前的欧素安和桂子舟,问道:“女儿,你跟桂公子有什么事?”

  “爹,这桂公子是个游方大夫,他方才对我说,能治你的病呢!”

  听到欧素安的话,欧明远略微有些惊讶:“我这已是多年的顽疾,这桂公子看起来还如此年轻,竟能治我的病?”

  欧素安为桂子舟搬来个椅子,让他坐下,桂子舟笑道:“伯父,晚辈年纪虽小,医术却还凑合,若伯父不嫌弃,就先让晚辈为您诊个脉。”

  欧明远点了点头,虽然一颗心上下浮动着,但还是听话地把手腕展露在了桂子舟面前。

  桂子舟把手搭在欧明远的脉象上,眉头下意识地微皱,欧素安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

  片刻后,桂子舟收回了手,折扇“哗”地一声展开。

  他刚想说话,欧素安却抢先一步问道:“我爹他怎么样?”

  桂子舟直觉被抢话,有些尴尬地合上了折扇,抱住双臂:“伯父没什么事儿,这咳疾虽患了多年,但一直以来用药调养,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说罢,他站起身来,走到欧明远的书桌前,拿起毛笔,在纸上写起了字。

  欧素安见他写字握笔姿势标准又漂亮,忍不住走上前去,想看看桂子舟的字是不是也一样漂亮。结果一眼看过去,欧素安就被雷了个外焦里嫩。

  那几个歪歪扭扭如同蜈蚣的字,在桂子舟笔下栩栩如生,似乎马上就要从纸上爬出。

  “桂子舟。”

  “嗯?”

  “你字真丑。”

  桂子舟执笔的手顿了一下,笔尖在纸上氤氲出一个墨点。

  桂子舟这次出奇的没有反驳欧素安的话,但欧素安正专心地看着他写在纸上的字,并没注意到。

  桂子舟在纸上写的,是一张药方。

  好在他字迹虽然不美观,但内容还能看得清晰。

  片刻后,桂子舟放下毛笔,将那张墨迹还未干的药方递给欧素安:“照这个方子抓,几帖下去就见效。”

  欧素安赶紧收起方子,转身就准备去镇上抓药了。刚走出几步,她回头看了看站在原地的桂子舟,问道:“你不与我同去?”

  听到欧素安的问话,桂子舟当即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个二郎腿,扇子扇地“呼呼”作响:“我可是客人,你怎么能让客人跑腿呢?”

  欧明远捋了捋胡子,也点了点头:“是啊是啊。”

  欧素安狠狠白了一样桂子舟后,愤愤地一个人向镇里去了。

  午后的日光毒辣,先前在屋里时不觉得,一出了门,便觉得热气上涌了。

  欧素安走了半个时辰,直走到汗流浃背,才终于到了镇上。

  她马不停蹄地找到一家名为“济慈堂”的医馆,药童看着那张药方啧啧称奇,不住询问她,这药方是哪路名医所开。

  欧素安只说是路遇高人敷衍了过去,药童见她不愿说,也只好作罢。

  她抓了整整一周的药量,才回了欧家湾。

  日头最毒的时辰已经过去,太阳斜斜地挂在西边,虽烧起一片红云,却无法波及到地面。

  晚风提前来到,一丝丝凉意拂过欧素安的皮肤,令她觉得十分惬意,脚程都加快了些。

  不到半个时辰,她便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中时,欧素安不见桂子舟,便问向欧明远:“爹,桂公子去了哪里?”

  欧明远思索了片刻:“桂公子说他先回去了。他留话说,要你明日送鸡蛋饼到悦客楼天字一号房。”

  说罢,他指了指桌上,欧素安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竟发现那桌上摆着一个荷包,欧素安拿起荷包一看,那里面放了足足五两的散碎银子,她赶紧问向欧明远:“爹,这钱是桂子舟留下的?”

  欧明远笑着说:“桂公子说,这些钱是买鸡蛋饼的钱,要你好生收着。”

  闻言,欧素安皱起了眉头。她那鸡蛋饼一个不过五文钱,这五两银子,都能买她一座山的鸡蛋饼了。

  她与这桂子舟,说白了不过点头之交,欧素安越想越觉得,不能收下这钱,于是她暗暗决定,明日为桂子舟送鸡蛋饼时,将钱还给他。

  欧素安为欧明远煎好了药,伺候他喝下去,便出去了。

  她这一天从镇上来回几趟,累得不行,但她还不能休息。

  今日鸡蛋饼的生意火爆非常,那一桶面糊根本不够用,欧素安要再趁着天色未暗,多准备一些面糊。

  她在厨房忙活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快到戌时,才将两大桶面糊尽数备好。

  欧素安擦了把汗,她虽人在厨房忙活,耳朵却一直听着欧明远屋里的动静,她发现欧明远喝下桂子舟开的药后,整一个下午,竟才咳嗽了五次不到,相比原来,已经有了极大的飞跃!

  这样的发现,让欧素安心情变好了,连回房休息的步伐,都变得轻快了起来。

  她在家时,已提前做好了一个鸡蛋饼,那张饼,她多加了一个鸡蛋,还撒上了葱花,酱料也丰富了些,是她专门为桂子舟准备的。

  第二日一早,天色刚翻起鱼肚白,欧素安便提着两大桶面糊,带着一筐鸡蛋,走去镇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