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往事
轻彦灰2021-02-19 09:162,020

  男孩的脸渐渐红了起来,不知是因为心虚还是羞愧,他把头深深地低下,支支吾吾地说:“我、我……”

  欧素安还在忙碌,只是速度慢了很多,她不时转头看向那男孩,引得一群食客也向他看去。

  “把银子给我。”桂子舟的语气不容置疑。

  听到桂子舟要银子,男孩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他把手中的银子攥得更紧了些,护在胸前。

  这下,欧素安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偷了我的钱?”欧素安秀眉皱起,“为什么要偷?”

  小男孩吞了吞口水,挣扎了半晌,语气中带着些哽咽地说:“我和妹妹,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妹妹要不行了……!”

  欧素安看着男孩那双澄澈的泪眼,心中有些不忍。

  她在现代时,年龄很小父母就双亡了,便不得不开始独居。

  没有获得足够亲情的她,并没有变得冷漠,却变得更加柔软。

  虽然在人前,她永远是乐观活泼,坚韧顽强的样子,但面对小动物和孩子时,还是很本能地散发出母性光辉。

  “我可以送你两个鸡蛋饼,但是银子你要还给我。”

  那男孩一听,立马抬起头,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真的愿意送我饼吗?”

  欧素安脸上挂着平和的笑意,点了点头。

  那男孩瞬间喜上眉梢,赶紧把手里的银子放回钱盒里,看着欧素安的眼中闪着光。

  欧素安舀了两大勺面糊,磕上两个鸡蛋,她为这男孩和他的妹妹做的鸡蛋饼,多加了一些面,又撒上调料,和欧素安做给桂子舟的相差无几。

  “给你。”欧素安将油纸包好的鸡蛋饼递给小男孩,“小心烫。”

  那小男孩小心翼翼地接过两个鸡蛋饼,看着欧素安微笑的表情,心中忽然泛起真真的内疚。

  就在刚才,他还准备偷走欧素安的钱。

  但欧素安明明发现了,还是要对他这样温柔。

  “我,我叫萧恒!我会报答你的!”男孩咬着嘴唇,撂下一句话,便转身跑走了。

  欧素安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长舒一口气,继续开始忙碌。

  桂子舟看着欧素安忙碌的身影,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他本以为,以欧素安的性格,会把这小偷扭动进衙门。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欧素安带来的两桶面糊也都见了底。

  她今日卖出了将近一百份鸡蛋饼,除去成本,净赚了整整三钱银子。

  欧素安看着手中闪着光的银子,满足地抹了一把汗水,便准备回家去了。

  她刚提起两个空桶,桂子舟便迎上来,从欧素安手中接过了那两个桶,“我送你进村。”

  “你怎么那么好心?”欧素安笑了笑,也不拒绝,两人并肩走向欧家湾。

  没了担子,欧素安脚程快了不少,桂子舟虽然提着两个桶,但由于桶是空的,他也走得很快。

  原本要走一个时辰的路,才过了两刻钟,就走了一大半。

  路上,桂子舟看似不经意地问向欧素安:“你今天为何要放了那偷儿?”

  欧素安转过头去看着桂子舟:“他只是个孩子。如果不是迫于生计,妹妹又快不行了,他怎么会出来偷东西呢?他的眼睛很纯净,不是会作恶的人。如果我把他送进官府,那他和他的妹妹,就都要毁掉了。但如果我放过他,说不定可以拯救他们两个。”

  听到欧素安的一席话,桂子舟的脸色忽然沉了下去,他沉默着,陷入了思考。

  桂子舟活了二十三年,从五岁以后,整整十八年,每天他都陷在痛苦和仇恨中。

  十八年前,那个没有月光的夜晚,漫天的大火,烧光了欧府中的所有人。

  老管家拼命地跑,怀中抱着幼小的桂子舟和桂勇的牌位。

  桂子舟眼前只有不断向后移动的树木,身后兵刃相撞的声音混杂在风中,割痛他幼嫩的皮肤。

  “小少爷,老奴快跑不动了!”老管家喘着粗气,桂子舟清楚地感觉到,老管家抱着他的一双臂膀,在不断地颤抖,他奔跑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身后追兵的声音渐近,桂子舟浑身发着抖,那老管家向后看了一眼,焦急地环顾四周,最后咬着牙,将桂子舟与桂勇的牌位,一起塞进了一个不起眼的树洞。

  桂子舟抱着那牌位,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老管家苍老的脸上带着一如往常的和蔼笑意,对桂子舟说:“小少爷,外面静下来以前,你千万别出来。老奴在桂家侍奉了四十年,终于,是走到尽头了……”

  老管家的声音哽咽了起来,一行泪水从他的眼中流出,最后看了一眼桂子舟后,他擦干了泪水,向追兵赶来的方向去了。

  兵器相撞的凌厉声响,人被杀死时的惨叫声,交织在桂欧府后的密林中。

  夜很冷,桂子舟很怕,他抱着那冰冷的牌位,忍不住的发抖。

  那一夜,年仅五岁的他,似乎瞬间成长了。

  太阳照进树洞时,外面已经安静了下来。

  桂子舟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见外面没有人,才开始跑向欧府。

  他跑得又快又急,林中的枝杈刮伤了他的皮肤,他也不理会,只一直向着桂欧府的方向。

  桂子舟终于跑回了欧府,可他生活了五年的欧府,此时,竟只剩下一片断壁残垣。

  火舌吞没了整个欧府,不能被烧尽的东西上,也布满了焦黑。

  一团团炭黑的人体支离破碎地倒在地上,完整的躯体上,也总插着一支长镖。

  桂子舟慢慢走进欧府,他实在无法相信,昨日还在他面前笑着叫他“小少爷”的佣人们,今日就变成一团团焦炭。

  这片断壁残垣之中,只有那个残破的写着“桂欧府”的牌匾,可以证明,这里曾经承载着的荣光。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噩梦,直到桂子舟二十三岁,噩梦还在延续。

  那场烧了整整一夜的大火,府中人的哭叫,兵器危险的光芒,全部刻进桂子舟的生命。

  每一夜,化身为缠绕着他的梦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