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寒毒
豆子来袭2020-11-28 18:102,030

  墨九君才不会知道裴景琛的想法,她只知道很快就可以有好吃的了,不一会儿,食材处理干净,墨九君着手烤制。

  裴景琛还是站在一旁,淡定的看着墨九君忙碌。

  烤蛇的香气四溢,墨九君拿出其中一截给裴景琛,“哇……好香呀!呐,给你!”

  裴景琛挺无奈,别人家的姑娘被蛇一咬,不哭也得喊痛半天,只有她,不但不怕,还兴冲冲的把蛇烤了吃……

  裴景琛没有主动接过,墨九君不耐烦了,直接把那一截烤蛇塞到他手中,她自己也拿起另外的一截,开吃。

  裴景琛看墨九君吃的那么香,把手中的烤蛇凑近鼻子闻了闻,嗯,闻着还不错,便也吃下了那截蛇肉。

  饭后,墨九君继续找草药,裴景琛索性也不隐藏了,直接光明正大的跟着墨九君,偶尔给墨九君打打下手。

  夏日的太阳升的早,落的也早,天色渐暗,晚上下山不安全,于是裴景琛和墨九君只能在山洞里将就一晚。

  黑夜降临,山洞里只有一堆篝火在燃烧,偶尔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为了避嫌,裴景琛和墨九君两人一人一边,火堆就在二人中间作为分界线。

  半夜,裴景琛不停的发抖,嘴里迷迷糊糊的念着什么。

  “裴景琛,你干嘛!大晚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墨九君有些起床气,被裴景琛发出的声音吵醒,脾气瞬间就上来了。

  裴景琛没有回应墨九君,还是在瑟瑟发抖,嘴里迷迷糊糊的话语也大声了些,墨九君发现裴景琛的不对劲,揉揉眼睛,起身绕过火堆去到裴景琛身边。

  因为靠的近了,裴景琛嘴里的话墨九君也听清楚了。

  “冷……冷……我好冷……”看到这个样子的裴景琛,墨九君有些于心不忍,她脱下外衣披在裴景琛身上,想让裴景琛暖和些。

  可是裴景琛并没有好转,嘴上还是一直在喊冷。墨九君伸手给裴景琛把脉,并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施针缓解裴景琛痛楚。

  清晨时分!山间的虫鸣鸟叫,溪水潺潺,奏出大自然最美妙的交响曲,茂密的山林间,阳光透过密密层层的树叶透射下来,照在山洞里的一对璧人身上。

  经过昨天晚上墨九君一晚上的悉心照料,裴景琛在清晨的阳光下悠悠转醒,他刚想要起身,就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层衣服。

  裴景琛伸手揉了揉额头,眼睛几次开合,他确认了这是墨九君的衣服。

  衣服在这里,那她人呢?裴景琛下意识的,眼神在山洞搜寻一圈,最后,他在自己左手边看到了,蜷缩成一团的墨九君。

  实在是不怪裴景琛关心则乱,而是只着一身白色中衣的墨九君,蜷缩在清晨阳光下实在是很容易被人掠过。

  没想到平日里古灵精怪的她,睡着的时候也这么安静,她的眉眼,原来也可以这样温柔,裴景琛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墨九君的脸,他想去抚摸那张安静的睡颜。

  墨九君好像感觉到什么,皱皱眉头,一手挡着阳光,一手揉揉眼睛,而裴景琛的手还尴尬的停在两人中间,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怪怪的气氛在山洞蔓延……

  墨九君才不知道这么多,懒懒的伸个懒腰,才看到已经醒过来的裴景琛,他的手停在空中的手,在她看来是想跟她打招呼。

  清晨初醒,小手在空中一招,糯糯的嗓音流出:“啊……裴景琛,早啊!”

  “嗯,早!”裴景琛也学着墨九君的样子,手在空中一招就收回身边,嗯……还是有种怪怪的气氛,不过和前面又有些不同。

  墨九君看着裴景琛旁边的衣服,尴尬的再度开口:“那个什么,你好了吧,把衣服递给我下。”

  “哦,好。”裴景琛的耳根泛上丝丝桃红,迅速把衣服递回给墨九君。

  “谢谢,那个……”墨九君看到手上的衣服,有些犹豫。

  虽然说他们之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可现在这种情况还是不适合这么说话。

  裴景琛懂得墨九君的意图,早就背过身去,给墨九君留出来一个私密空间,墨九君也不忸怩,看到裴景琛背过身,她迅速就把衣服穿上。

  裴景琛只感觉到身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好了,你可以转过身来了。”怕裴景琛等急,她穿衣服的速度格外快速。

  裴景琛没有转身的意思,直接提出建议,“我们下山吧。”

  “好,那我们走吧。”墨九君蹦蹦跳跳的追上裴景琛,两人并肩而行。

  路上墨九君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裴景琛浑身冰冷的样子,她帮他把了脉,施了针,他才有所好转,那是寒毒,而是看起来已经很多年了,极大的可能性就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裴景琛,你知道你身上的寒毒是谁下的吗?”墨九君还是忍不住好奇,开口问裴景琛,也不知道谁这么狠心,对一个婴儿也下的去手。

  裴景琛没有回答墨九君的问话。

  墨九君再次询问,裴景琛还是不肯言语。

  墨九君心里不舒服了。

  真是个闷葫芦,好心当成驴肝肺!

  “爱说不说,死了也和我没关系,呐,这个缓解寒毒的药方。”墨九君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还是担心的。

  不然也不会给裴景琛留下一份药方,她再转身离开。

  裴景琛看着手里墨九君留下的药方,呆呆的愣在原地。那上面,好像还有她身体的余温,让他冷了几十年的心,有了丝暖意。

  收好药方,裴景琛也快速下山。

  回到王府,裴景琛把药方再摘抄了一份给下人,让下人去抓药、煎药,另外一份原版,也不知他出于什么心理,好好的收在书房里。

  书房门外,下人端着药碗敲门。

  “主子,药好了。”

  裴景琛坐在书桌后的红木椅上,手指不停地在书桌上描绘墨九君这几个字。听到下人的敲门,不悦的停下手上的动作。

  “进来。”

  裴景琛的声音都下降了几度。

  这艳阳天,怎么会有些冷呢?下人端着药碗进入书房,心中不禁疑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就是豪横怎么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就是豪横怎么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