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打断他的腿
豆子来袭2020-11-23 23:052,010

  听他这么一说,墨九君更加觉得嘲讽。

  明明是他连夜寻她,说不想她嫁给裴景琛,撺掇她一起私奔,现在居然不承认了!

  她索性顺着他的话头,道:“早些日子,可是七皇子前来寻我,多次同我说钟情于我,只是碍于王爷的权势跟婚约这才没办法吐露心声,如今怎么不认账了呢?”

  裴珣万万没想到墨九君会当着裴景琛的面把这些话都说出来,顿时吓得冷汗直流,身子颤抖。

  果不其然,裴景琛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裴珣,阴森森的开了口:“嗯?是你多次跟九君说的钟情于她?”

  “不,不是这样的。”裴珣连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知晓墨姑娘即将成为王妃,也就是我的王嫂,是墨姑娘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对她只是那种尊敬的喜欢,并非那种喜欢。”

  “是这样的吗?”裴景琛微微侧目,显然并不相信裴珣所说。

  墨九君可不想就这么放过裴珣,她轻轻摇了摇裴景琛的手臂,委屈道:“都是他在骗我,我并不知情,王爷,他骗人家,人家气不过。”

  这是她头一回在裴景琛的面前撒娇,这说话的声音自己听着都恶寒。

  而在裴景琛那里却受用的很,他语气稍稍柔了一丝,“那你想怎么做?”

  墨九君勾唇看向裴珣,柔声道:“不如打断他一条腿作为惩罚,让他日后长长记性,知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打断他的腿?

  裴珣在地上挣扎着,哭喊着求饶:“求王爷放过我吧,我也是一时做错了事情,求王爷王妃饶了我这一回吧!”

  闻言墨九君沉思片刻,道:“这确实不太好,只是……”

  裴珣见她欲言又止,以为自己有救,又或是墨九君记着往日的情分,一副期盼的样子候着。

  “拖去后院打断腿吧。”墨九君冷声丢下一句话,挽着裴景琛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子。

  得了令,左执带着几个侍卫提着裴珣往后院走去,只听身后凄惨的喊叫声一重接着一重,甚是惨烈。

  天色渐渐阴沉,后院中的花园此刻鲜花正盛,初冬的日子竟还能瞧见花,不过是因为她一句喜欢这才修的。

  彼时墨九君偷摸的看了一眼裴景琛,他仍旧黑着一张脸,犹豫片刻她停下脚步,柔声说道:“你是不是不信我。”

  闻言裴景琛薄唇轻启:“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由始至终,他在她的面前从来是唤‘我’而非‘本王’,一股暖意涌上心头,墨九君嘴角含笑,踮起脚尖贴近他的耳侧小声说道:“你也瞧见床榻上的了,这次不算,下次重来。”

  话音刚落,墨九君红着一张脸提起裙角往南苑走去。

  夜色正浓,后院之中只有一抹修长的身影,话语仍在耳畔,她说,这次不算,下次重来,她这是接受他了吗?想至此,裴景琛微微低下头笑出声来。

  逃婚一事在京中传开,裴景琛下令将此事压了下来,不仅如此还将所有罪责扣在裴珣的头上,声称是裴珣想要绑走摄政王妃被摄政王抓个正着还被打断了腿。

  墨九君躺在院子里的软塌上吃着茶果,听云秀回来说起此事,笑的是合不拢嘴,“他活该!真是太痛快了!”

  瞧着小姐如此开心跟王爷冰释前嫌,云秀也是开心,递上一盏热茶道:“小姐,今日几位少爷送来的聘礼太多了,王爷还特意清了间房搁着。”

  提及哥哥们她也有许久未见了,墨九君坐起身子来问道:“哥哥们送了些什么来?你可瞧见了?”

  云秀点了点头道:“自是见着了,几大箱的金银首饰跟玉器珠宝,还有一箱的寸金料子做衣衫,其余的都是上好的衣衫披风等等,奴婢瞧着都记不住了。”

  闻言墨九君不禁叹了口气,她有待她极好的哥哥们,还有个宠爱她的裴景琛,怎么就看上裴珣呢,真是越想越气。

  “小姐,今儿个王爷见聘礼送来时特意嘱咐了,说着小姐若想回去同家人小聚,大可不必等三日回门。”云秀压低声音道。

  “真的?”墨九君欣喜的笑道,这裴景琛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吧,居然猜到了她想回门。

  云秀认真的点了点头,“小姐,王爷待你如此好,日后还是莫要与六皇子接触为好,王爷可比六皇子好多了。”

  裴景琛好不好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她好些从未对裴景琛好过,不如送些东西赠给他好了。

  想到此处,墨九君让云秀带着些银钱就出了王府,行色匆匆却未瞧见身后一抹身影跟在其后。

  镶着金丝的马车上悬着摄政王府的牌子,百姓皆退避三舍不敢上前,车轮滚滚,马车停在金玉堂的门口处。

  素手掀开帘子,墨九君将手搁在云秀的掌心缓缓下了马车,抬脚走进金玉堂中,掌柜的一见来人连忙上前相迎。

  此时金玉堂中还有两位女子正在挑选玉石,掌柜的拿着店中的贵品慌忙的走开引起二人的注意,纷纷转身看了过去。

  走进金玉堂后,墨九君一眼就看见了沈琼燕,站在她身旁的是左相嫡女崔韵儿,个性嚣张跋扈,前世可是吃了她不少亏。

  目光所致,落在柜上的一段锦绣上,墨九君缓步走上前去,拿起放在手上打量着,这是双面绣花的腰带,纹理清晰,金丝镶边,面上点翠了几颗上好的红宝石,送给裴景琛最为合适。

  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腰带,墨九君蓦然转身看向那只手的主人,正是崔韵儿,此刻她拿着腰带,脸上带着嘲讽之意。

  崔韵儿不屑的扫了墨九君一眼,转头对着掌柜说道:“这腰带我要了,不管多少银钱,本小姐给的起。”

  见状云秀气急,“这腰带分明是我家小姐先看中的,你怎能抢呢?”

  “哼。”崔韵儿冷哼一声,“谁付了钱就是谁的,你家小姐都不敢说话,区区一个丫鬟也敢在本小姐的面前叫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就是豪横怎么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就是豪横怎么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