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血亲关系
荣小易2021-06-09 11:412,239

  “怎么样?”江眠迎了过去,询问。

  虽然她知道小包子是蓝怀瑾亲生的,可在看到结果的那一刻,心里也不免跟着紧张。

  “蓝先生和蓝少爷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基因吻合,从医学角度判断,存在血亲关系。”小刘说着,把鉴定结果递给了蓝怀瑾。

  蓝怀瑾修长的手指微微有些泛白,薄薄的几张纸,被他紧紧地捏着,他低头看着最后的结果,好半天没有反应。

  小刘跟江眠点头笑了笑,不多做停留,离开鉴定室,把空间留给了蓝怀瑾。

  “那个……既然真相大白……”江眠想缓和一下沉重的气氛。

  可却被蓝怀瑾给打断了:“既然知道怀了我的孩子,为什么又非要分手?”

  他声音里带着隐忍,怒气不减反增,他痛恨这个女人的欺骗,痛恨她无所不用其极的让他爱上她,在他深深沦陷的时候,又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他。

  可他更恨自己,恨自己不能忘了她,恨自己还爱着她!

  可现在看来,这六年,她江枫眠过的潇洒恣意,痛苦的就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还真是讽刺!

  蓝怀瑾眼底有一瞬间的黯淡,江眠却在绞尽脑汁想怎么回答他,根本没注意蓝怀瑾的变化。

  当年的江枫眠哪里知道怀的是蓝怀瑾的孩子,她现在知道,因为她是江眠!

  她总不能告诉蓝怀瑾,她是另外一个人吧。

  “不重要了。”蓝怀瑾忽然缓缓开口,抬手轻轻地摩挲着江眠的脸颊,“别再让我看到你。”

  他什么意思?!

  想要真正的一刀两断?!

  江眠情急握住了蓝怀瑾的手背:“我说的话你未必相信,六年前发生了什么,凭你的能力,很快就能查清楚。”

  “没必要了。”蓝怀瑾甩开了江眠的手,毫不留情,“我跟你在一起三年,都没能换来你的信任,不管事实如何,终归是你自己的选择。”

  蓝怀瑾语气有些悲怆,望着他的背影,江眠有种错觉,似乎蓝怀瑾这次是真的要放手了,不会再回头了。

  她好像把事情搞得越发糟糕了。

  “再见。”小包子在她身边停了停,面无表情的道别。

  江眠勉强挤出一个笑:“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没你号码。”小包子表情冷峻,说完就跑开了,跟在蓝怀瑾的身后。

  江眠望着地上一长一短两个影子,心里也算是安慰,这样一来,蓝怀瑾应该会对小包子好一点儿了吧。

  等等!

  江眠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小包子没有她的号码,那之前那条短消息,是谁发给她的?!

  还有蓝怀瑾前后的变化,今天中午究竟是谁找过他?

  江眠把两件事情连在一起,这才忽然意识到,她掉进了别人的陷阱里了。

  只是对方不知道,小包子就是蓝怀瑾亲生的。

  这才让她顺利过关,否则,蓝怀瑾肯定以为她又想欺骗他,两个人的误会继续加深。

  对方还真是不遗余力的居心叵测!

  只不过,这个人真的会是江井暄吗?

  出卖自己的女儿,对他有什么好处?

  江眠现在想不明白,等回了江家,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她活动了一下筋骨,刚要回江家唱大戏,却被赵月林给拦住了。

  “江医生,警察局的人过来了,想要找你问几句话。”赵月林说。

  江眠早就猜到警察会找她,也不意外:“走吧。”

  赵月林带着江眠到了徐晓勇的病房,徐母正被两个警察看着,惊慌失措的站在墙角,见江眠进门,立刻大喊:“就是她害死了徐晓琪!不是我,不是我……”

  “江枫眠女士,我们是T市公安局的,过来调查徐晓琪意外死亡一案,希望您配合调查。”警察很官方的开口。

  江眠点头:“好。”

  原本就是她报的警,而且,事情的真相她也能猜个七八分。

  “根据法医鉴定,我们在徐晓琪的体内发现了大量的钾盐成分,请问江女士,你们在急救的过程中是否过量使用过含钾盐成分的药物?”

  “钾盐?”江眠很是意外,因为心脏病患者是切记过多服用含钾盐的药物,否则会造成心脏骤停,十分的危险。

  如果法医的鉴定结果准确,那么,徐母就不单单是拖延救治这么简单了。

  “警察同志,我们医院的用药和处方都有详细的记录,而且是经过药房,和手术室两方确认的,绝对没有使用过含有钾盐成分的药物,你们都可以调查。”江眠回答。

  警察点了点头,估计是早就查过了,又看向徐母:“徐女士,警方初步判断,徐晓琪的死与医院无关,而是你蓄意谋杀,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是我!不是我!”徐母吓得瘫在了地上,哭得涕泪横流,“对了,徐晓琪留了一封遗书,你们可以看她的遗书!”

  “遗书?”警察对视了一眼,有些怀疑。

  徐母赶紧解释:“徐晓琪有先天性心脏病,她知道自己怀孕有风险,所以留了遗书,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钾盐啊!”

  “遗书在哪里?”警察问。

  徐母看向一旁的徐父:“你赶紧拿出来啊!”

  “哎!”徐父满脸皱纹的叹了口气,从上衣的内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还未开封的信封,“这是晓琪留下的,说万一有警察找上门,让我交给你们。”

  徐父说着,摸了一把眼角的泪,把头别到了另一侧。

  警察把信封拆开了,里面确实是徐晓琪的遗书,只不过,是写给江眠的。

  江医生: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

  我知道自己活不成了,可我弟弟徐晓勇,他还有希望。

  如果有钱,他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继续生活,所以我才出此下策。

  找我的人说,江家财力雄厚,不在乎这点钱。

  为了救我弟弟,我只能对不起你了,如果有来生,我会当牛做马报答你。

  警察收起信,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这徐晓琪也真够可怜的,她牺牲性命就为了救这么一个混蛋。

  江眠深吸了一口气:“如果遗书不是伪造的,那么,遗书里的‘找她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而且,那个人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有这个可能,但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警察回答。

  江眠指了指对面的徐母:“徐女士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警察立刻看了过去:“徐女士,请你配合调查。”

  徐母立刻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徐晓琪已经死了,你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对方不可能再联系你,也不可能再给你钱,因为给你汇钱,无异于承认自己是凶手,徐女士,你确定要继续帮他隐瞒?”江眠不咸不淡的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书穿后我被大佬惯坏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书穿后我被大佬惯坏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