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是该死了
荣小易2021-06-09 11:362,147

  “死了?”蓝怀瑾淡淡的重复了一声,手中的香烟滑落,隔着烟雾专注的望着江眠,“是该死了……”

  江眠有一瞬间的恍惚,可不等她反应,一叠文件已经扔在了她面前。

  “签字吧,下周一直接到我家。”蓝怀瑾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有些呆滞的江眠站在原地。

  蓝怀瑾还是选了她做私人签约医生。

  不知道为什么,江眠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丝毫没有想象中的喜悦。

  “就知道你没问题的。”周院长从外面走了进来,捡起了地上的合同,放在了江眠的手里:“签吧。”

  江眠这才缓了过来,觉得自己刚刚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拿到了合同,拉了一个强有力的同盟,应该高兴才对啊!

  “院长,现在可以说那个项目的细节了吧?”江眠一边签字,一边问道。

  等她把三份合同全都签好了,这才又交给了院长,院长再三确认之后,把合同放进了保险柜里。

  院长这才说道:“蓝先生不仅仅是蓝逸集团的总裁,他的身份很神秘,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跟我们医院的这个项目,其实是上面的意思。”

  “究竟是什么项目?”江眠越发好奇了。

  她原本想着,等把这些人渣解决了,就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现在莫名其妙又多出一个神秘项目,会不会跟她离开这里有关……

  “近几年,T市的肿瘤患者激增,这些人大多是一些厂矿企业的工人,还有一些重工业地区的居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患病原因应该与污染有关,可偏偏这些企业的环保评估都是达标的。”院长说。

  “所以呢?”江眠还是不明白,这和蓝怀瑾有什么关系。

  “所以,蓝先生的这个项目,就是要查出这些病人的直接致病因素,通过人体健康,整顿T市的生态环境。”院长说。

  江眠稍微有点儿明白了,可这根本不是一己之力能做到的,再说,这些事情应该由政府出面解决,蓝怀瑾就只是一个商人而已。

  “江眠,这个项目关系到T市八千万人的健康,你务必要重视啊!”院长语重心长。

  江眠摆了摆手:“院长,你这些道理我都懂,可要查清楚那么多病人的致病因素,就是累死我,我也完不成,再说,就算查清楚了,蓝怀瑾又能做些什么。”

  “江医生。”院长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合同已经签了,你只需要听蓝先生吩咐就可以,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操心。”

  院长的意思江眠算是明白了,敢情蓝怀瑾是上赶着去送人头,现在还要拉上她这个垫背的。

  要知道,一些重工企业,尤其是矿产企业,那背后都是有大人物操控的,关系错综复杂,蓝怀瑾虽然家大业大,富可敌国,但他就只是一个商人罢了,古话都说了,民不与官斗,他现在无异于是在跟所有大佬作对。

  江眠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心里有些后悔了,她正无精打采的走着,忽然听到病房区传来‘嗷’的一声尖叫。

  江眠吓了一跳,立刻加快了脚步,等她到病房区的时候,赵月林正从徐晓勇的病房出来。

  “怎么回事?”江眠朝着里面望了一眼,发现病床上盖了白布。

  赵月林朝着江眠摇了摇头,拉着她紧走了几步,才说:“徐晓勇死了。”

  “死了?怎么回事?!”江眠追问。

  赵月林叹了一口气:“还不都是钱给闹的,徐母坚持不住ICU,普通病房又保证不了无菌,徐晓勇术后感染,病情急速恶化,三分钟人就没了,我们都没来得及推到急救室,这不,老两口哭的都要背过气了。”

  江眠瞥了一眼病房方向,也是无可奈何:“你们多照顾一下,别再出什么乱子了。”

  “放心吧,江医生。”赵月林握了握江眠的手,去处理徐晓勇的事情了。

  江眠站在楼道里,脑子里回荡着院长刚刚的话,这T市不知道还有多少像徐晓勇这样,承担不起高额医疗费用的家庭。

  从医院出来,秋天的风吹在江眠的脸上,她人也跟着清醒了许多。

  原本是想周末去昆山机械厂调查的,可现在她跟蓝怀瑾签了合同,这几天不用再去医院上班了,再加上徐晓勇的死,她现在就想杀到昆山机械厂。

  据江眠的了解,江井暄无非就是个小商人,没有什么背景和关系,平时做做小生意,绝对不敢越雷池一步,更别说买什么假证明。

  这中间,肯定是杜兰芝搞的鬼!

  只不过,凭她一个保姆,怎么可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这昆山机械厂里面,怕是早就出了内鬼。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搜集证据,抓出内鬼,否则,江井暄很快就要吃枪子了。

  昆山机械厂在T市的郊区,离市区有五十公里,昆山机械厂的边上有个小村庄,村子里许多人都在厂里上班,徐晓勇就是其中之一,也可以说,江井暄的一个机械厂,养活了一个村子的人。

  江眠把车子停在了距离机械厂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徒步在村子附近转悠。

  这村子背靠着一座大山,人口聚集在大山的阳面,而昆山机械厂就位于山根,地势比较隐秘。

  除此之外,从山根的地方,有一条河流穿村而过,江眠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发现村子里大部分的用水都出自这条河。

  江眠沿着河流一直向上,便到了昆山机械厂的后门,而昆山机械厂的排污口,也正好在这个位置。

  从污水的气味和清澈度来看,江眠初步判断应该是符合排放标准的,为了进一步调查,江眠用矿泉水瓶接了一瓶污水,拧紧了盖子,放进了包里。

  昆山机械厂的后门是开着的,江眠过去的时候,正好有运送原料的大挂车进厂,都是一些铁皮铁筋铁屑之类。

  按照徐母的说法,徐晓勇是工作环境出了问题,所以,她必须要混进工厂才行。

  江眠想趁着没人溜进去,可才走了几步,就被一个大爷拦了下来:“送饭的家属走正门!”

  大爷声如洪钟,江眠吓了一跳,赶忙点头:“知道了,大爷。”

  后门没溜进去,江眠只能悻悻的朝着正门走,可没走几步,忽然看到一个小脑袋,正在路边的草丛里东张西望。

  “小包子?”江眠狐疑的看了看周围,除了蓝白露,没有别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书穿后我被大佬惯坏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书穿后我被大佬惯坏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