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魔高一丈
平行老鼠2021-08-02 13:563,116

  “永远留在这里?”李力持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叶静言,这个让自己连抬头看一眼的勇气的都没有妖精般的女人,喃喃说道,眼神中竟透出几分迷糊,又重复起那句话:“永远留在这里;永远留在这里?”

  “对,永远留在这里,在这里有吃不尽的山珍美味;在这里你可以开豪车住豪楼;这里有你最喜欢的美女,还有你永远花不完的金钱,这不正是你一直最想要的吗?”叶静言睁大眼睛看着李力持,那一对明亮深幽眸子此刻在李力持看来竟得很无辜可怜,世上又有哪一个女子在男人身旁不显得分外娇弱呢?在这一刻李力持看来,叶静言就是这样的女子。

  陶方印象中的李力持虽然高调自以为是,可却跟眼前的这个傀儡舔狗一般地男人完全不一样。

  看到李力持还在挣扎的样子,叶静言收起天使般的笑脸,突然冷冷的问道:“你不想留在这里,莫不是你还想着广州,想着你那白眼狼的二叔?”

  “二叔?”此刻一幅噩梦般地情景出现在他面前:当年父亲和二叔一起开了家公司,后来父亲意外去世,那年自己才八岁,记得当时父亲把他叫到跟前指着二叔说:阿力,以后你就跟着你二叔,他会像亲生儿子一样照顾你。谁想到父亲刚一走,二叔就把他和母亲赶出了公司,由于当年成立公司的时候规模很小,而且是两亲兄弟,没有合同制度可以约束,公司只得叛给了他二叔。后来母亲也因为经济拮据生了重病只能撒手人擐,只得留下十几岁的李力持一个人…………

  “不,我不要回广州,我不要。”李力持突然推开扶着他的两个女人,紧握双拳,气得浑身发抖,可尽管如此,身体还是东倒西歪,踉踉跄跄的险些摔倒;然后扑通一声跪倒下去,又手按着地面,像狗一样爬过去,“大姐,我求求你让我留在这里,我要永远留在这里。”

  徐平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吃惊地吃开嘴,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这还是那个趾高气扬不可以世的李力持吗?

  叶静言抿嘴嘻嘻地笑了,笑得很开心,天真的就像六岁的小女孩得到了她最喜欢的花裙子一样:“好,带他回去,好好照顾。”

  两名女子静静地搀扶着李力持朝大门外走去,消失在视野里。

  叶静言叹了口气,又转头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帘布,冷笑一声,一道银月般的眉眼显在脸上,也不知道有什么开心的事才会让这个女人如此得意。

  直到叶静言脚步声远去,陶方才长舒了一口气,陆小倩纤手一挥,光罩随之散去,屋内又回复了之前的平静。

  陶方忙走向墙壁,掀开帘布,突然脸色一沉,转头看向徐平安,徐平安走近一看,帘布后面只有一扇白茫茫的墙壁,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先前看到的那道透明的屏障,医生,助手,还有那一排人形倒模,此刻竟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是怎么回事?”陶方吃惊地看向身后的陆小倩,想问她怎么回事,刚才叶静言突然到来,而刚好这么巧陆小倩也在这个时候出现;还有她施放的那一道七彩光罩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就在这个房间里叶静言竟然看不到他们,魔法?还是仙术?他现在有太多的问题搞不明白。

  可是当他看向陆小倩的时候他立即闭上嘴,此时这个天使般的冰美人脸色苍白,细雨般的香汗布满在她额间,眼神有些迷离,嘴唇发紫。看到她如此虚弱,陶方忙上前一把扶住她,可当她一伸手,竟感觉像抓在空气中一样,自己伸出的双手竟直接从小倩的身体穿透而过,那感觉就像双手从手电筒发出的光束中穿过一样。

  “小倩,这…………”陶方此刻又惊奇,更多的却是紧张,“这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我…………回头再告诉你们。”陆小倩纤弱地立在那里,显得很虚弱,双眼微微地一张一合,好像随时都会睡去一样:“我的灵体不能呆在这里太久,我们还是先回庙里。”说完的挥玉袖,一眨眼,片刻前还在这里的白玉美人消失不见。

  徐平安吃惊地看着陶方:“我到现在都像是在做梦,好像今天做了一场永远不会醒的梦。”

  “就算不是做梦,也跟做梦差不多。”陶方静静的回过神来,没时间再担心先前的事了,随即像想起什么:“徐兄,你不觉得奇怪,自从我们来到这里,好像永远没有白天黑夜,但是我感觉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不过说来也奇怪,我竟然一点困意都没有。”徐平安也想起了陶方说的,好像真是那么回事:“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去庙里吧,她刚才不是说了吗?而且我看小倩姑娘好像很虚弱,不免让人担心。”陶方针求地看着徐平安建议道。

  “是你担心吧?”徐平安取笑道:“其实有时候我是真不明白,陶兄好像对这位小倩姑娘…………”顿了顿:“不管怎么说刚才也是她救了我们,就听你的,先去庙里。”

  不知走了多久,在这里没有手表,也没月日出日落,看不到月亮,可月光却像从来没有消失一样,永远照在这片土地上。

  终于远远地看到了观音像发出来的亮光,二人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远远地看到那一袭白衣包裹着美丽纤弱的如玲珑般的妖小身躯,在夜风中显得格外孤寂。

  “小倩姑娘,你没事了?”陶方开心地走过去,不过站在离她有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并没有伸手去触碰,因为突然想起片刻之前的那种触碰感。

  “你们放心,只要没有远离观音象,我的灵力就会恢复,没有什么大碍。”陆小倩柔声道。“你们没什么事还是少去大厦吧,否则总有一天会万劫不复。”她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轻咬着嘴唇看着陶方说道。

  “对了陆姑娘,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怎么会在这里?”徐平安突然开口问道。

  “你们又何苦问这么多的呢?为什么世人总喜欢自寻烦恼?”

  徐平安正想反驳,还要继续问下去,陶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这永远无法消失的皎洁的月光:“对了,听叶静言说这里的人永远无法再出去?”

  “叶静言?”陆小倩脸色微变:“她说的没错,这里的人永远都不能出去。”这次她没有再如上次提到叶静言那般害怕,静静地说道。

  “哟,真是难得,这个时候还有人惦记,小女子真是受宠若惊啊。”一阵妖艳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一袭红裙从徐平安身后缓缓走来,她走得很慢,细美的腰枝如春天的垂柳般,还夹杂着一抹香气袭人肺腑。

  月光下,一黑一白两道倩影形成了一道让人窒息的风景。

  徐平安也是一惊,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在大晚上在这个地方出现,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在此情此景如果是来找自己约会的那该有多好,可惜不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是你?”

  “自然是我?”叶静言缕了缕垂过双肩的长发,魅笑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陆小倩此时一收之前的弱态,冷声问道。

  “你都能去我的地方,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叶静言娇笑道。

  “你说什么?”

  “你们以为你们隐蔽得很好吗,从我进入房间开始我就闻到了你的气味了。”叶静言格格笑道:“哦,对了,我记得你是不能离开破庙的,你的灵气恢复了没有?”竟作出一副非常关心的样子,还要上前来帮陆小倩检查伤势的样子。

  陶方想起方才小倩虚弱的模样,忙上前拦在叶静言身前:“叶小姐。”示意她别再向前。

  叶静言一顿,惊奇地看向陶方,仿佛在看一件奇怪的动物一样,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停下了脚步没再上前,眼光却落在陶方身后陆小倩身上:“陆小倩,我猜你一定没告诉他们你是什么人吧?”顿了一顿,又格格地笑道:“哦不,应该说你根本就不是人。”说到这里看向陶方,她相信此刻一定可以在这个人脸上看到让她满的表情,害怕 恐惧 吃惊;可是显然这次她很失望。

  “叶静言,我想你也一定没告诉他们其实你并不是叶子枫的女儿吧?”此时的仙女竟一改之前的柔弱安静,竟和对面这位妖精一般的女人争锋相对了起来。

  无疑,这句话对于徐平安来说倒没什么,可对于陶方却如一玫炸弹一般激起了百层浪。“什么,你不是叶子枫的女儿?”

  “没错,叶子枫的女儿早在一年前就死了。”陆小倩淡淡地说道,此时间转过头来,看向了叶静言。

  陶方回头看看陆小倩,又掉头看了看叶静言,可不知为什么,这一刻,这个如妖精一般的女人,这个并不让她喜欢的女人竟有一丝幽怨,一丝可怜,让陶方心里一丝动容,一丝愧疚。

  “没错,叶静言一年之前就死了,我只是叶静言的一丝残魂。”说这话的时候,叶静言声音有些发抖,也不知道是在对陶方说,还是徐平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粉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粉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