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心心相惜
平行老鼠2021-08-02 14:193,060

  大厅的阵设相当辉煌,吊顶上的八支七彩大灯笼岂是绚丽多彩来形容?宾客满座,老人 孩子 坤士,还有年轻漂亮的服务生来往穿梭,略显颜色。

  陶方走进大厅,一位衣着漂亮,文雅安静的女服务生迎了上来:“先生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您几位?”

  陶方微笑着点了点头:“徐总在哪间?”

  “哦,原来是徐少的贵宾,在二楼,徐少早就打了招呼了,我领您上去。”礼貌的伸手向前指了指方向,然后领着陶方进了电梯。走进电梯,服务生按亮了二楼的数字,电梯缓缓起动,陶方盯着服务生秀丽的长发,兴许是不想让电梯的气氛太过安静显得过于尴尬,不经意地问道:“徐少经常来你们这里?”

  “对啊,徐少是我们的长客,每星期都会来一次。”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引领着客人走到206包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约过一秒光景,门轻轻打开,一位带着眼镜,打着西装领结年轻人站在门口,看到陶方立即迎了上来,热情握住他的右手,激动地说道:“陶总,久仰久仰,可算是把你盼来了。”然后挥了挥手,服务生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陶方也不客气,拉张椅子坐了下去,目光顺便扫了一下包间四周,左手边是一个年轻人穿着白色衬衣,打着红色领带,一看就是做文职工作的;右手边是位女士,二十来岁光景,黑色职业裙,搭着波斯猫小浪头,一对银色耳坠,还有阵淡香的香奈尔味让是略表尊敬,骨子里透着一股魅劲。

  徐平安似乎是要留给客人一丝观察美女的时间,看差不多了立即热情的说道:“来,陶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精英。”停了一下指向年轻的西装男:“这位是我的助理周平。”周平会意的伸出双手打招呼:“陶总您好。”然后又指着傍边的波斯猫美女做介绍。

  陶方赶忙抢着笑道:“哦,看来这位一定是尊夫人了?”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

  徐平安忙笑道:“徐某人哪有这福气,这位是我们客户部精英周霞。陶兄千万别乱说。”这一语双关,既不得罪人,还拉进了关系。

  “哦,果然是人如其名,洁白无霞。”

  接下来就是商业互吹时间,你吹我捧,好不热闹。酒过三巡,陶方轻叹了口气:“徐少今天找我来不会只是想跟我喝酒吧?”

  徐平安放下酒杯,“早就听说陶总为人快人快语,果然如此。”停了停,好像在做一个重大决定的样子,然后叹了口气说道:“相信陶总最近也看到了硅胶娃娃打人事件的新闻吧。”

  陶方略一思索,这家伙终于奔主题了,:“恩,看到了,徐少怎么看这事儿呢?”既然大家都不想先兜底,那就只能相互打哈哈,看谁会先让出那三分地。

  “陶总这是不相信徐某啊,莫非陶总也认为是有人无中生有?”

  陶方椅背上靠了靠,伸了伸腿,好像坐得有点累的样子,看着这位徐平安问道:“徐少不会认为真是硅胶娃娃打了人吧?那你们玫瑰海岂不是危在旦夕了?”

  “听说醉梦她香也出现在娃娃打人事件,客人还被打得血流不止,只是不知道被什么人按下来了,陶总就一点也不慌吗?”傍边的周霞突然问道,那丝丝细语说着得罪人的话却让人一点也无法生气,因为她的声音真是太柔太甜了,陶方也这样觉得。

  “阿霞,不要胡说。”徐平安忙打断击霞,然后忙赔礼道:“陶总,年轻人不懂事还请千万不要介怀,徐某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明知道对方唱的是双簧,却又无力反驳,这便是阳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别人都知道了也是无计可施,这个时候坦诚就是最好的应对方法,有句话不是这样说吗:这个世上最厉害的慌言是七句真话加三句假话。陶方收起了笑,一脸严肃地说道:“周霞妹妹说的一点也不错,徐少,自从出现那次事件之后,陶某真是寝室难安啊。”

  “莫非陶总出问题的也是俊影………………”

  陶方心里一惊,看来玫瑰海也是在小倩刚面世的时候就订制了一款,他们的步伐还真是快得惊人啊,看来之前还真的是小睢了这位徐少,深藏不露啊。“俊影小倩!”陶方这次直接说道,这个时候没必要藏着掖着了,诚意换取信息才更重要。

  “陶兄目前是怎么看这事儿的?”徐平安急切地问道。

  年轻人还是太性急了,他这是想趁热打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陶方只得叹了口气:“哎,目前还没有什么眉目,但我可以肯定绝不会是恶做剧那么简单。”

  徐平安挥了挥手,周霞周平都走出了房门,轻轻关上了门。直到没了动静,徐平安才拿过公方包,打开拉链,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陶方一惊,这倒是大大出乎他意料,不知道这徐少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疑惑地看着对方。

  见状,徐平安示意地点了点头:“打开看看,看了你就明白了。”

  打方只得慢慢打开信封,里面有厚厚的一叠东西,抽出来一看,最上面是一叠照片,上面正是小倩身上染上血迹的照片,但从房间的布局来看不是醉梦她香的。见此徐平安忙解释道:“这些照片是事后客户部第一时间拍下的,”然后指了指第一张照片:“你看,小倩的手指 肘部 均有受伤者的血迹。”

  陶方来回抽看了好几张,确实都有血迹,跟自己拍的如出一辙,连小倩的额头上也有血迹,莫非是出说中的铁头功,那也未尝不可。然后抽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陶方停了下来:“伊,这是什么?”

  那是几张A4级打印出来,上面有些文字图案还有很多英文字母符号之类。“这是公证处下来指纹报告。”徐平安忙解释道,“这报告上显示,伤者身上淤痕和小倩手指上的纹路安危全吻合。”

  陶方大惊道:“那也就是说?”

  “就是说小倩就是凶手。”徐平安肯定的说道。

  晚宴到十一点才散去,走出大厅,周平扶着有几分醉意的徐平安:“徐总,为何把这些消息告诉他呢?要知道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我们的竟争对手啊。”

  徐平安伸手止住他,静静地看着他:“小周,时代不同了,这个年代风云变化莫测,需抱团才能取暧,这个时候你干掉一个竟争对手有多大意义呢?”

  “周平不懂。”

  “以后你会懂的,你是想要一个人吃一头猪呢,还是跟一群人分享一百头猪仔。”听到这话的时候,徐平安的车已远去,留下周平一人站在原地等车,脑子里还在回荡着徐少的话。

  玫瑰海的办公室,徐平安端坐在第板椅上,此时脸上哪还有半分醉意,看着傍边对着镜子补着口红的周霞,那一丝潮红在双颊淡去不消,好不诱人,但这位徐少却没有一丝凌乱:“你是怎么看这个人。”

  “我觉得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说出来。”周霞收起镜子放进包里,看着徐平安静静地说道,那一对充满崇拜的眼神始终难以掩饰。是的,从进公司第一天开始,这位波斯猫少女就对这位徐少崇拜,更回确切地说应该是爱慕,但他知道,我们的这位徐少更注重的是事业。“不过他到底是个男人。”

  “哦?”徐平安轻笑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不是每个人都跟徐总一样始终对我坐怀不乱。”周霞有些小生气的说道,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阿霞,有些事情希望你能明白,其实我…………”

  “徐总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明白。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是不是太冒险了?”周霞一反少女情态,认真的问道。

  “一点也不冒险。”徐平安笑道:“陶方这个人,虽然今天他什么也没说,其实他已经告诉了我们很多事。”

  “很多事?哪些事?”

  “我想我们查出来的事他都知道,或许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他都知道。”停了停继续说道:“报社那边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客人已经不再追究了,报社也已经撤消了续登。”

  陶方回到自己的卧室,瘫软地靠在背椅上,默默地点上了一支烟,回味着今天晚宴上的谈话:徐平安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么多事情?做为了个正常的奸商,是不会把这种重要消息说出来的,他还知道些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还有那个周霞,摆明了就是用美人计,一来就想套话,但是自己好像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透露出的信息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算了先不想这么多了,当务之急,小倩必须停止体验了,必须先撤下来,对了小倩这个问题到底是个别问题还是普遍问题,是只有我们两家的情况吗?还是?如果不是,那将很可怕啊。

  顺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海奥华预言》深深地陷入沉思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粉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粉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