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这伤受得值
蜗牛不吃肉2021-06-09 11:393,126

  靠,这么疼,不会鼻梁骨断了吧。

  可是他顾不得疼痛,就看见顾若飞身体在不停的颤抖,急忙叫道:“顾若飞,顾若飞。”

  怎么回事?

  顾若飞的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额头上肉眼可见的变得潮湿,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极度惊恐的状态。

  齐邵立马掏出手机,刚想拨打电话的时候,顾若飞颤栗的瞳孔慢慢平静下来。

  “你流鼻血了。”声音很虚,没有一点力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刚刚真的是吓死他了,齐邵胡乱抹把还在流着的鼻血,故作镇定的说:“没事,谁还没有被挨揍的时候。”

  顾若飞压抑着内心的恐惧,“我送你去医院。”

  刚才那一拳,那力度,顾若飞是一点没留情面,齐邵现在是真的疼啊。

  可是他更放心不下顾若飞,问道:“你现在可以么?”

  “我只是有点晕血而已。”顾若飞的声音虚弱。

  晕血?

  齐邵忙得抽了几张纸,将脸上的血擦了干净。

  俩人见面次数不多,怎么好像和医院结了缘似的,短短几天,来了两次。

  顾若飞挂了急诊,拍了片子,俩人坐在大厅里,等待结果。

  顾若飞将头深深的埋在暗夜里,嘴唇微微颤抖着,“对不起。”

  他不想的。

  他只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拳头而已。

  “真的没事。”齐邵想装作没事,笑一下,结果表情一动,牵扯到鼻子,尤是个大老爷们,这一刻也疼得他咧了咧嘴。

  一声闷哼,顾若飞抬起头,眼眶红肿,又是一声“对不起。”

  齐邵想要伸手安慰他,但是看刚才的情形,他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

  故作轻松的说:“我骨头硬的很,你那么点小力气,打在身上还没个鸡蛋砸在身上疼呢。”

  过了片刻,医生拿着片子过来,“鼻翼一侧有轻微的骨裂……”

  一听骨裂,齐邵整个人都不好了,打断了医生的话,“那我会不会毁了容,是不是还得做整型手术。”

  医生拿着片子指了指,“只是轻微的骨裂,不严重,回家养几天就好了。”

  齐邵瞧见顾若飞的脑袋压得更低了,本来还想在跟医生确认一番的,这会儿当着顾若飞的面,也不好意思追问了。

  医生给他消了毒,“明天可能会更肿,这是正常现象,不用怕,一会儿拿着单子去抓药,结完账就可以回去了。”

  齐邵在顾若飞给他结账取药之际,拿出手机照了照。

  他还真是怕就此毁了容,他的鼻子那么的好看,此刻却肿的像个烤红的蒜头,下意识的想,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他现在的情绪极差,心情沉重到了谷底,他知道顾若飞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顾若飞回来的那一刻,他忍着痛,面上再次涌着笑说:“我……需要人照顾,能不能去你那住?”

  他小心的打量着顾若飞,顾若飞拎着的袋子捏捏沙沙作响,似乎做了很大的挣扎,最后勉强,点了点头。

  俩人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齐邵鼻子疼,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时而拿起手机照一照,又心如死灰的将手机扔到一旁。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从昏睡中醒来,他感觉眼睛都有些肿了,睁着有些费劲,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摸摸鼻子,被一双手制止住了。

  “不能碰。”

  轻轻的声音,飘入耳膜,撩击着心脏,他居然守在身边一夜。

  这一刻,齐邵觉得这一拳挨得值了。

  “我熬了粥,你要不要吃点?”

  顾若飞的声音很轻,说出的话,令齐邵有些恍惚,顾若飞还亲自给他做了早饭?

  “好啊。”齐邵立马下了床,来到卫生间,就看到自己浮肿的脸,他怀疑医院是不是给他看错了,怎么会肿成这样?

  深深叹了口气,对着镜子一张嘴就牵动了鼻子太疼了,只是随意的刷了牙。

  一出来,就看到厨房里顾若飞的身影,齐邵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瞧见他在往电饭煲里加水,顾若飞僵硬的笑了下,“可能还得再等会儿,才能吃。”

  齐邵第一次看到顾若飞笑,一时不知今夕何夕,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啊,怎么会这般美好,揉了下浮肿的眼睛,眼前的人还在忙碌。

  齐邵觉得顾若飞是不会做饭的,粥是用电饭煲煲的,水放的少了,此刻稠成了一团,他加了水,搅了搅,又盖上了盖子,继续煲。

  齐邵什么也没说,一个不会做饭的人,主动给你做饭,这已经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情了。

  “用不用我帮你?”齐邵探过头,看着他煎着鸡蛋,油放的少,鸡蛋已经被煎散了,但是闻上去很香。

  俩人离得很近,顾若飞身材偏瘦,一米七八的个子,直起身子,一回头,温热的鼻息在齐邵的脸上掠过,还未来得急品味,就猛得感觉到了疼。

  顾若飞的额头碰撞到了他的鼻子,疼得他急忙用手扇风。

  顾若飞吓得脸一下子白了,丢下锅铲,忙道歉,“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站在这儿。”

  又凑过来,对着他的鼻子吹气。

  近在咫尺的一张脸被放大,漆黑的眼瞳里盛满了愧疚,这次他清新的感觉到了,迎面扑来的口气带着的是一股薄荷的清香。

  齐邵深深的闻了下,属于顾若飞的味道,是最好的麻醉剂,驱赶了疼痛,带来了情欲。

  看着他嘟起的小嘴,眼里渐渐弥漫出情色的韵味,好想一口含住,吸吮,蹂躏,脖子不受控制往前伸,突然被一股焦糊的味道,打断了这一切。

  锅里还在煎着的鸡蛋,冒着浓烟,顾若飞急忙把火关了,又要去端锅,齐邵忙道:“小心,锅烫。”

  顾若飞的手指被烫得又缩了回来,齐邵忙走过来,打开水龙头,握着他的手,嫩白的指腹红了一片,用凉水冲着。

  顾若飞不自在的缩了缩手,却被齐邵牢牢按住了,“多冲一会儿,不然会起泡的。”

  齐邵正专注的冲凉,顾若飞盯着他握着的手,他的手很大,力道很足,被握着的感觉竟让他有一种留恋。

  顾若飞忙得清醒过来,提醒自己不要沦陷在他的温柔里。

  “没事了。”顾若飞软软的声音嗫嚅着,收回了手,目光看向那枚焦黑看不出模样的煎蛋,“蛋糊了。”

  齐邵笑容满面:“没事,我会煎蛋,我来吧。”

  这是顾若飞给他煎的蛋,说句实在话,有点不忍心丢掉,不过都糊透了,真的是实在吃不了了。

  他将锅清洗了出来,打开火,烧干,倒入油,顾若飞从冰箱里,拿出两枚新的鸡蛋,递给了齐邵。

  齐邵熟练的打蛋煎蛋,“你喜欢吃几分熟?”

  顾若飞站在他身边,轻声说:“全熟。”

  齐邵将鸡蛋煎的两面金黄,顾若飞又拿出盘子,递给他,齐邵将鸡蛋摆盘装好,淋上了一层生抽。

  这个时候粥也熬好了,只是一打开盖子,满满一锅。

  齐邵盛了一碗稀软的粥,笑着说,“我胃不好,就就喜欢喝这种粥,养胃。”

  这不光是普通的粥,还是顾若飞的关怀,齐邵直接喝了两大碗,撑得只打饱嗝,揉了揉肚子去了趟厕所,回来后又喝了一碗。

  顾若飞今天已经去的晚了,直到慧文的电话打过来,才匆匆赶去了公司。

  齐邵说开车送他,被顾若飞拒绝了。

  顾若飞走后,齐邵给张驰打了个电话,“今天顾若飞去的晚了些,你一会儿去看一眼,别让那几个小男孩欺负他了。”

  张驰拿出口中的棒棒糖,坐直了身子,精神了起来,“他来的晚你都知道,怎么昨晚又滚到一起了?”

  “滚你个头。”

  “你以为我是约炮友么,那么容易。”

  “切。”张驰唆着棒棒糖,继续调侃,“我说齐少,你到底行不行啊,这么久还没搞定,这不像你的作风。”

  “我这次是认真的,还有顾若飞不是别人,我不敢逼得太紧了,慢慢来吧。”

  就在今早,他仿佛看到了点希望。

  齐邵又问道:“对了,最近顾若飞在公司怎么样,他们私下里有没有再欺负他。”

  “警告过了,没有。”

  “有进步么?”

  “没有,面对镜头依旧怯场,频频出错。”张驰摇了摇头,有些苦恼,“我说齐少你能不能带他去你那个老炮友那看一看去。”

  “别瞎说,什么炮友,我俩清白着呢。”

  “是是是,清白的把裤子都扒了,纯聊天。”

  “传言说咱俩还有一腿呢。”齐邵不要脸的说,“要不哪天你扒光了裤子让我上一炮,把传言坐实了?”

  张驰忙说:“我开玩笑的,你动什么怒么。”

  刚才一激动,脸上的表情大了些,齐邵顿时又觉得阵阵刺痛,懒得和他贫,挂了电话。

  齐邵叫司机老陈买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帽檐压得低低的又来到一家大医院,挂了美容科。

  直到医生说,没事,消了肿,养两天就恢复的和以前一样笔直,这才放心的去了公司。

  公司里的人不免有看到的,结果就流出很多流言蜚语出来。

  公司的事,每天都忙不完,再过一个月该十月一了。

  那个时候也是顾若飞正式演出的时候,演出完应该会放松俩天,到时给自己也好好放假两天,他要好好的规划一下才行。

  有了盼头,突然觉得工作起来都充满了干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男友不太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男友不太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