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酒陵师徒
居疯2021-03-29 16:502,303

  随着这声暗含灵力音功的佛号,众人发现不知何时,洞口出现了一老一少,一胖一瘦两个和尚,只见为老者,慈眉善目,笑口常开,虽然肥头大耳,体态丰硕,但看起来却宝相庄严,他周身被淡淡的佛道光晕笼罩,老和尚身穿一袭紫色破烂袈裟,袈裟之上布满补丁,手拖一个满是裂纹的黑色玻盂

  而旁边的小和尚模样异常清秀,一双眼睛在此时灰白的光线下,显得格外明亮,明明是男儿身,却长的宛若二八少女,他身上是一袭白衣,清风拂过洞口,白衣猎猎,气质颇为出尘

  佛音气劲将原本嚣张强势的的白骨骷髅,冲击的倒退不止,两个和尚的出现,为原本身处绝境的三人,带来了转机

  看着洞口的一老一少,洛晨感到发自内心的亲切,洛晨来到这方世界已经有二十多天了,洛晨了解到,这里虽然和地球有着天壤之别,但也能找到许多相似之处

  譬如都分晨、暮,只不过这里把太阳由缺至圆看做是晨,每一天晨钟响起,便意味着新一天的开始,把太阳由圆至缺定义为暮,每天会用暮鼓来鸣时,还有两地都有佛的概念,都有和尚和尼姑的存在

  “贫僧佛号酒陵,我师徒二人自东土而来,欲……”老和尚的话还没说完一半,这时被佛音击中的白骨骷髅,就突然发起了攻击

  “桀桀……!哪里冒出来的秃驴,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桀……桀………”

  酒陵和尚异常愤怒,他双手快速结印,手指间幻影纷飞,说道“你这斯,好生无礼!毫无教养!老衲这就送你去往生!”

  说话间一个方圆几十米,由浩瀚灵力构成的“卍”字,自老和尚的手中打出,迎上了白骨所化,为突袭而来的阴风

  随着“轰 哧 哧”的声响,阴风中传出一阵鬼哭狼嚎般凄厉的惨叫,洛晨他们看到,阴风在被老和尚打出的“卍”字慢慢侵蚀

  白骨骷髅不敢托大,急忙退后百米,化成白骨怒骂道“卍字决?!你这该死的秃驴,想不到竟有如此修为,不过纵你修为高深,但在我的领地,桀桀……咱们可以慢慢玩,必让尔等都生不如死!”说到这里白骨又发出那种让人汗毛倒竖的笑声

  酒陵和尚斥道“一道残念而已,老衲在此,休得逞凶”,言罢,老和尚将手中钵盂用灵力悬于头顶,双手合十,双腿凌空盘坐,嘴唇上下翻动之间,佛道经文化作一株株金莲,这些金莲间大相径庭,每一株金莲都代表着一个经文,代表着一种佛韵,顷刻间便漫洞金莲

  金莲在酒陵和尚灵识的引导下,冲向白骨骷髅,就连身处战场边缘的洛晨,雀德和狼林轩,都感受到了满天的佛韵,仿佛眼前出现了无数神佛,正在讲经论道……

  白骨骷髅被金莲击中,白骨之身被腐蚀的部分发黑,效果比刚才的“卍”字决更甚

  “啊……你居然会佛门的惊世神通,‘诸天金莲’,我不要什么往生,还是我送你们去往生吧! ”白骨骷髅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悲嚎,它化成阴风一边躲避漫洞的金莲,一边调动这洞穴中的某种神秘力量,将自己凝结成一柄透着无边杀意的黑色巨斧,它就要劈向正在施法的酒陵和尚

  本在老和尚身后的白衣小和尚,见此情景飞身上前,从袖口之中抽出一根绿色的竹笛来抵挡巨斧,竹笛和金莲与来势汹汹的巨斧向撞,金莲破碎,竹笛出现裂纹,小和尚被巨大的冲击力,撞的倒退百步

  而黑色巨斧也仅仅是被止住了沖势,“桀……桀……看你们拿什么来挡住我的第二招!”白骨讥笑道,说罢便再次结力,劈向老和尚,在它看来,这些人中老和尚才是威胁最大的一个,只要杀死他,剩下的都是刀俎间待宰的鱼肉罢了

  此时的洛晨三人,焦急万分,一旦老和尚遭劫,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然而再急也帮不上忙,他们和白骨的实力相差,过于悬殊,就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之所以能活到现在,还是因为那具白骨生出了玩弄之心

  “希望酒陵大师,吉人自有天相,能斩此邪魔,护我正道!”洛晨紧捏着拳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的战事,暗自祈祷道

  小和尚眼看巨斧就要劈向老和尚,现在他站在百米之外,冲上去已经来不及了,他抬起手中已有裂纹的竹笛,置于嘴唇之间,闭眼吹起

  一曲迪音,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悲伤的笛音,响起在此时细雨绵绵的莽苍山中,笛音传出百里,回荡在群山俊岭之间

  笛音化成一个个音符,带着无尽的悲意击在了黑色的巨斧之上,巨斧慢慢的停了下来,又化成了白骨,发出与先前截然不同的老人轻语声“往……生……咒”

  就在这时,原本闭眼施法的酒陵和尚,突然睁开眼睛,眼中闪过耀眼的光芒

  老和尚大喝一声“就是现在”,说罢他便祭出了原本在头顶沉浮护体的黑色钵盂

  只见钵盂突然金光大盛,瞬间便将处于迟滞状态的白骨骷髅,罩在了金光之下,此时原本处于迟滞的白骨也转醒的过来,它剧烈挣扎,各种灵气所化的兵器打向头顶的钵盂

  老和尚见此情景,眉心处一个神识所成的小人快速冲出体外,小人翻手间便调集了所有洞内的金莲,打向了钵盂之下,挣扎欲出的白骨

  金莲全部冲向钵盂之下,打在了白骨骷髅的白骨上,顿时,众人感觉佛音遍天,眼前出现无比刺眼的佛光……

  洛晨他们感觉眼前,一片苍白,耳边佛音轰鸣,下意识的都闭上了眼睛,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瞬或是一个时辰,世界终于恢复了平静,洛晨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不知何时,钵盂之下,不见了白骨,只剩下一堆白色的飞灰……

  酒陵和尚和那小和尚站在不远处,神情复杂的看着钵盂下的飞灰,不一会只见飞灰之中,一个近乎透明,却仙风道骨的白发老者慢慢成型

  “这是……无崖子……”,洛晨想到了之前自己在白骨旁看见的那块腰佩,上面是无崖子三个大字

  钵盂之下的老者,环顾一周,向着众人,深深的折躬致谢,他万分诚恳的道“老夫无崖子,多谢各位道友相助,点醒我这白骨之中的一丝残念,才没有枉造杀孽”

  小和尚看着残念即将消散的无崖子,问道“无崖子前辈,传说你遭魔道奸人残害,那不知又为何会陨落在此?”

  “唉,一言难尽,我这残念马上就要散于这天地之间,有些事,告诉你们也无妨,故事还要从一万多年前讲起……”近乎透明的无涯子,此时的目光变得异常深邃,他眺望着洞外细雨中的崇山峻岭缓缓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