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八 约定
千思君2021-01-18 13:003,112

  魔界,正殿上,作为魔界至尊的弥天在逍遥子提出开宴的要求后,麻利地布置好了桌椅,就等着逍遥子带着徒弟们入座,尽管圆桌上空无一物。

  白秋水觉得欠妥,小跑着端上茶水,果不其然逍遥子乖乖落座,手端着热腾腾的茶杯,望着茶杯之中清澈见底的水,问道:“这是什么茶,为何清澈见底?”

  弥天凑过来,首先占据了逍遥子左手边的位置,显然是蓄谋已久,说道:“茶?我们魔界有这种东西吗?”

  逍遥子艰难地伸手将弥天推开,说:“太近了。”

  弥天委屈地缩回身子,手指着逍遥子右手边的苍纹,说:“这就是你收的小徒弟?她可以这么近,我凭什么不行?”

  语毕,逍遥子以一种怪异地眼神盯着弥天,他其实很少表露出情感,但这次委实是被弥天吓到。

  “阿纹是我徒弟。”逍遥子说着放下茶杯,悠闲自在地替苍纹倒上茶水,说,“照顾她是我身为师父的责任。”

  弥天一脸无法置信,当年那个冷酷无情且寡言少语的战神逍遥子,如今竟然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

  苍纹偷偷冲弥天吐舌头,颇有些恃宠而骄的模样,可那俏丽可爱的模样却没有办法令人心生嫉妒,或许这就是逍遥子被吃得死死的原因吧?

  弥天还想继续试探些逍遥子消失多年经历的事情,后殿便传来月皇的呼喊声,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颇有些怒意:“你们好歹过来帮我端一下饭菜啊!”

  白秋水默不作声,却是第一个冲上前去的魔修,锦上卿原本便是进去一起帮月皇打下手的,尽管他也只有被月皇嫌弃的份。

  后殿门口,锦上卿将折扇插在腰间,双手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笑眯眯地侧首望着月皇,讨好道:“月儿别气,待会儿为夫将你做的饭菜全吃光!”

  月皇为了下厨才幻化出人形,倒是颇有些不习惯,冷艳的丹凤眼淡淡扫过最后进来却第一个端着菜走出来的白秋水,说道:“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话语间,月皇便将饭菜放到饭桌上,简单的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再加一碗排骨汤,的确是十分熟悉的家常菜。

  苍纹立即接过月皇递过的碗筷,笑道:“小妖狐厨艺惊人,我已经准备好了!”

  弥天显然不敢相信眼前的饭菜都是能用魔界的东西做出来的,指着白米饭问道:“这是何物,我们魔界有这等食物?”

  白秋水即答:“并无,此物是这位狐妖带来的。”

  语毕,月皇心里咯噔一声,侧过头去,不予理睬。

  逍遥子眉头一挑,似乎知道了始末,却也闭口不谈,侧首对苍纹道:“阿纹饿了吧,快些吃,不用管为师。”

  苍纹咽了咽口水,慌忙说:“那就多谢师父和小狐妖啦!”说着便一头扎进了饭碗,再不管在场的其他人,仿佛是饿狼一般狼吞虎咽。

  弥天瞧着不由得讶异,说:“逍遥子,你这位徒弟可真是不一般,怎地连辟谷之术都学不会的?”

  逍遥子淡淡道:“随她去。”

  此话一出,弥天便知道,逍遥子对这个名为苍纹的小徒弟究竟是有多么宠溺与宽恕了,突然开始好奇这么多年里,究竟这个小姑娘做了些什么改变了逍遥子。

  白秋水在一旁看见弥天察觉了端倪,上前准备将方才所想之事告诉弥天,却再一次遭到弥天的拒绝,用传灵术吩咐道:“既然是逍遥子的徒弟,一般的手段是没有办法降服的,我们得静待时机。”

  白秋水了然,知道弥天作为魔界至尊并没有因为与战神逍遥子相识便放弃了与天界的敌对关系,放下心来,逐渐隐匿了自己的气息。

  逍遥子见徒弟们都一心扑在饭菜之上,这才问起身边的弥天正事,说:“三界之争持续够久了,你们究竟还想得到些什么?”

  弥天了然,知道逍遥子言下之意是来谈和,却把握不准究竟是天帝的意思还是本人的意思,问道:“你倒是问反了,这话是我来问你们才对。”

  逍遥子并不作答,下意识喝了一杯茶水,意外的清冽可口,心情舒缓了些,准备好听弥天废话。

  弥天恢复了原本阴冷的面容,苦笑道:“你带着徒弟们随随便便踏进了我魔界,这边罢了,还要妄图我收兵头像么?”略一顿,也学着逍遥子的模样喝了一口茶,蹙眉,显然是有些苦味,咂舌道,“你们天界如今是架不住消耗了,那岂不是正中我下怀?”

  逍遥子高估了自己的耐心,直截了当,说:“魔界是否与妖族联盟?”

  弥天一怔,凝重道:“不曾。”

  话是这么说,可弥天仅仅是这一瞬间便知道逍遥子来魔界的目的。看起来因为三界大战爆发而起的不仅仅是天界内部的斗争,就连魔界内部也出现了分裂。

  弥天并没有撒谎,魔界确实没有与妖族联盟,至少,身为魔界至尊的他对此事全然不知。

  逍遥子看见弥天脸色变换,便知道此行目的已经完成,起身,带着吃饱喝足的徒弟们准备离开,只是留给弥天一句:“天帝想要的一直都是三界平衡,从未过度压制魔界。”

  弥天倍感沉重,深陷魔界可能会有内乱之中,因此并没有听见逍遥子最后轻言细语的一声“保重”。

  逍遥子带着徒弟们离开魔界后便想着回一趟飘渺山,方才月皇露出的端倪让他感到可疑,隐隐觉得花影和锦玉言之间是发生了什么。

  苍纹听到要去探望花影很是高兴,路上还想着要将这段时间里习得的咒术和剑术展示给花影看,甚至难得有些紧张,问一旁的锦上卿道:“诶师弟,你说过去这么久,花影姐姐有了自己的孩子,会不会不喜欢我了啊?”

  花影和锦玉言在苍纹离开不久便诞下一子,名为锦花,象征着他们之间爱的结晶,这都是通过带饭的月皇了解的八卦。

  锦上卿被苍纹问得不知所措,挠挠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早前在宫里是被宠坏了的,并不了解如何会失宠,只得道:“不会的,花影姐姐对待师姐如同亲身女儿一般。”

  苍纹闻言,稍作放心。

  实际上有这样的担心也不是没有原因,苍纹从心底里已将花影当做家人来对待,一想到若是见面后被冷落,心里一时恐怕会无法接受,这才开始多思多虑起来。

  月皇此行却断口不言,仿佛害怕有人将话头抛向他一般,像是在极力掩饰些什么。

  逍遥子蹙眉,驾云而止,停留在半空中,显然是察觉了不对劲,叹息道:“锦玉言这家伙,入魔了。”

  众人大骇:“什么?”

  锦上卿第一个站出来提出疑问:“太爷爷清修多年,怎么可能入魔?”

  苍纹其实不甚理解入魔的条件,担忧地问道:“那,花影姐姐呢?还有、还有他们的孩子呢?”

  逍遥子艰难地摇头,缓缓将白云下落在当初的府邸门前——猩红的结界笼罩着府邸,煞气与怨气浓重逼人,仿佛府邸之内寄宿着强大的魔怪一般。

  锦上卿跳下白云便想着冲进府邸内一探究竟,却被白狐状的月皇咬住衣摆,眼神眼坚定却有些悔意。

  锦上卿何其聪明,仅仅是一瞬间便明白了,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有些哆嗦,眼里泛起失望的神色,甚至有些委屈。

  锦上卿不再挣扎,转身俯视着月皇,问道:“月儿,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语毕,月皇别过头,乖乖地坐在锦上卿面前,艰难地吐出一个字:“对。”

  锦上卿又问:“你瞒了我们多久?”

  月皇身形一震,将视线转向逍遥子,仿佛在发出求救,猛地被锦上卿吼道:“师父也早就知道,却连同月儿来哄骗我和师姐吗?”

  逍遥子果断摇头,一脸平静,仿佛府邸之中的锦玉言和花影与他毫无关系,他道:“我也是今日才察觉出端倪来。”末了,将视线转向一时无法接受的苍纹,仿佛是在解释,“并非故意哄骗你们。”

  苍纹自然是相信逍遥子的话,然而锦上卿却无法接受,双手紧紧攥住,在恼怒与自责之中反复纠结,最终发现仅仅是凭他根本无力回天。

  锦上卿很快妥协,不再去管月皇的沉默,语气冷然,问道:“师父,我太爷爷可值得您一救?”

  逍遥子有些错愕,不曾想到原来锦上卿竟然与他如此生分,倒有些自责,只是不知该如何表现出来,想学着花影往日里宽慰苍纹的模样,伸手安慰锦上卿,却被无情躲闪开来。

  逍遥子便知道,锦上卿始终还是责怪他这个师父的。

  “锦玉言的事情,徒儿无须担心。”逍遥子开口,略有些迟疑,“只不过不知道他是否能承受住除魔之苦。”

  锦上卿疑惑:“除魔之苦?不是像之间净化地灵那般么?”

  逍遥子无奈,说道:“锦玉言入魔是因心魔而成,要救他就必须解开他的心结。”略一顿,惆怅道,“然而若是能轻易解开,又怎能称得上是心魔呢?”

  锦上卿倍感绝望,他不知道若是失去这世上唯一与他亲近的太爷爷,还能坚定信念重新回到那个冷漠无情的皇宫里,做一只被关押的帝皇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闷葫芦师徒的恋爱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闷葫芦师徒的恋爱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