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初闻官场心颤
西楼有月2021-01-21 10:313,399

  秦墨宝压了口茶,润了润喉咙,继续说道:“我给你出个题目,比方说,你现在是京都的一个正三品顺天府府尹,有个人犯了律法,故意杀人。你怎么判?”

  “死罪啊!”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大周律法杀人一律死罪。

  “但是这人有后台,后台及其强硬。比如说,这人乃是某亲王的亲戚,更或者是皇亲国戚,这时,你还判死罪吗?”秦墨宝继续出题。

  “对啊!”张三中认真的点头,“书上不是常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吗?何况是他们。”

  “……”秦墨宝拍了拍张三中的肩膀,语重心长说:“先生,你……还是别去京都了?”

  “为什么?”张三中清秀脸上全是不理解。好端端为什么让他别去京都了。

  “怕你死无全尸。”秦墨宝望着张三中,神色难得一见的认真。

  听了秦墨宝的话,张三中更蒙圈了。呆呆的看着秦墨宝。

  “不懂?”秦墨宝见他一脸懵逼的样子就知道他没理解其中奥妙。这个死读书。读死书的书生。

  张三中点头,“嗯。”

  “你都把人家亲戚杀了,他们还不恨死你,还不想方设法的弄死了?”

  “可是那人是犯法了,我又没犯法他们怎么把我弄死?”张三中辩解。

  秦墨宝扶额,“大哥!你知道有一种罪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还有一种官,官大一级能压死一片人死人。在京都,你若是不唯权不唯上那你性命就不保,可是你若是唯权唯上那你就对不起百姓。所以啊,我爹才会辞去繁华的京都回了家乡。”

  张三中感觉心脏砰砰直跳。脑子里乱糟糟的。

  第一次谈论官场,事情确实超乎想象。

  良久,秦墨宝也不见张三中回神,暗呼,自己是不是说的太狠了?

  不会被打击了吧!

  秦墨宝赶紧伸手推了推他。让他回神。

  一阵微风吹来。身上一阵微凉。

  伸手摸了下额头,张三中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

  张三中脸爆红,尴尬说道:“第一次听到官场上的事……让你……笑话了。”

  秦墨宝嘿嘿一笑,“没笑话,没笑话。只其实我说的也不全是,有一半是唬你的。”秦墨宝怕他意志消沉,急忙说道。

  张三中笑了笑,没说话。

  “小姐,张公子。”翠儿不知何时进了院子来到身边。

  “张公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您看是您是现在回去还是再过一会?”

  “回去?先生要回家?”她怎么没听说张三中要回家。他回家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可以放假几天了?

  如果真是这样,想想都美好。

  张三中起身,微笑,“昨天和大人告了假,今日回家一趟,明日一早就来。”

  “先生离家这么多天,应该也很想家里人吧,先生这次回家不如多陪陪家人。多待几天也没关系。”

  卧槽他就回家一晚。她玩个毛线。

  “不用,一晚已经够了。”张三中岂不知秦墨宝的心事,无非想要他请假,她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玩了。

  只是,秦大人把她交给他,他就要对得起秦大人对他的信任。

  靠!

  她都坏心的想张三中夜里着凉明天感冒,最好是重感冒不能走路的那种。当然,过几天就好的那种。

  虽然这种想法有点不厚道,但是没办法,她都快逼疯了。这都多少天没出府了。

  秦墨宝盯着张三中愈走愈远的背影,气的牙痒痒。

  迂腐的书生!

  “翠儿,让人打一一桶热水到静婷院,本小姐要沐浴。去火!” 秦墨宝起身对翠儿吩咐道。

  “哦”小姐真可怜。翠儿望着秦墨宝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老爷也真是的学习就学习呗,为什么不准小姐出府?

  秦墨宝洗了澡,用了善。又去了秋蓬院。

  她都好多天没去看二娘了也不知道她学的怎样了。

  秦墨宝领着翠儿悠哉悠哉的来到秋蓬院。

  不过曹芳并没有在院子。秦墨宝从秋蓬院里的丫鬟口中得知曹芳去了老太太那了。

  秦墨宝自然也领着翠儿去了清风斋,凑热闹去了。

  秦墨宝到了清风斋,在门外就听到屋子里传来的笑声。

  也不知道二姨娘说了什么逗的老太太如此开心。

  看来二姨娘的性子改变了不少,起码会逗人高兴。不再像以前软弱,见人话都不敢说。

  秦墨宝的到来。当然让气氛更加热络起来。

  老太太问秦墨宝最近都学了什么。学的怎么样。

  秦墨宝一一回答,还把中间如何欺负张三中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逗的老太太哈哈大笑。

  老太太宠溺的纤瘦的枯老的手指,戳了一下秦墨宝额头,“你呦!真不知道让我还说你什么好。”

  三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各自回了院子。

  一夜无话。

  第二日秦墨宝日上三竿,悠悠转醒。自从张三中做了她老师,她就没有一觉睡到自然醒。

  “翠儿。”秦墨宝对着珠帘唤了一声。

  外面的正在忙碌的翠儿听到小姐的喊声。急忙进了来。

  “小姐醒了。奴婢这就伺候您起来。”

  翠儿上前,欲要给揭开被子起来的秦墨宝穿衣?

  秦墨宝没接受她的好意。

  “翠儿,张三中今日怎么没来?”平日天未亮,张三中就已到了她的院子,让人喊她起床。

  收拾床铺的翠儿闻言扭头,说:“早上老爷让人过来传话,说张公子昨晚受了凉,染了风寒,这几日都不来秦府。”

  正在漱口的秦墨宝差点把嘴里的水咽到肚子里。

  要不要这么灵?

  昨日她也就那么一想。今日就灵验了,简直比扎小人还管用。

  秦墨宝有点小内疚,不过更多的是欢喜。

  感冒嘛!又不是大不了的病,吃几副药就好了。

  所以秦墨宝也没多想,吃了早饭。领着翠儿来到书房找秦浩。

  “见过小姐。”看守书房的两个小斯见到秦墨宝,立马福身,请安。

  秦墨宝点头,然后问:“我爹可否在里面。”

  “老爷在的。”其中一小斯回道。“小的这就进去通报。”小斯转身,推开门进去通报了。

  没一会,便见小斯从书房走了出来,“老爷说小姐这段时间很安分的,所以小姐今日所想出府,便出府。只一点,不可惹事。”小斯把自家老爷的话,一字不漏的重复了一遍。

  秦墨宝眉开眼笑的冲着书房门,喊了一声,“谢谢老爹!”

  他有那么老吗?秦浩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孩子何时能长大。

  秦墨宝又让翠儿去管家那里领了一些银两。

  两人好久不出门,这一出门当然往渔阳县最热闹的集市赶去。

  直到逛到万家上了灯火才回来。出去时两人大摇大摆空手去的。

  回来的时候,一辆马车在秦府门口停下,翠儿先下了马车,又把秦墨宝搀扶下来。

  “你俩过来把车上东西搬到静婷院。”秦墨宝招来门口的两个小斯吩咐道。

  “是,小姐。”两个门官应了一声,各自忙碌起来。

  许是长时间没出府逛街了,秦墨宝觉得原来购物是如此的大快人心。

  翠儿在管家那拿的的钱,加上刚刚付的马车钱正好一两不剩。

  有钱任性啊!

  张三中病假的几天里,秦墨宝把渔阳县差不多逛了个遍。

  能去的不能去她都去了。

  白天她领着翠儿出府吃喝玩乐,晚上,她翻墙独自去了青楼,赌坊。当然,她是女扮男装。

  否着她秦大小姐半夜三更逛妓院的事,传了出去,她爹还不剁了她。

  去翠红乡一是:去看,那日没缘见的含香。

  见到含香那一刻,秦墨宝觉得此女子……也就那样。

  二是:都说自古青楼出奇女子。

  秦墨宝在翠红乡把里面的姑娘都点了个遍。挨个观看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论,这些姑娘到底是怎么出名的?

  不管是气质,还是相貌。秦墨宝都觉得是翠红乡里的老鸨更胜一筹。

  赌坊。

  人声鼎沸,龙鱼混杂。秦墨宝在赌坊转了一圈,到处都是押大押小,买定离手的喊声。

  秦墨宝用仅有一两银子,在一桌人不算太多地方试了下手里。运气还不差赢了几十两银子。

  秦墨宝并不贪心,她只是来赌坊看看科技落后的古代是如何赌钱的。

  一晃十天过去了,张三中还未来秦府。

  秦墨宝绣眉,轻拧。依她对张三中的了解,应该不会因为生病而请了这么多天的假。

  就算是病了,都这么多天了,也应该好了吧。

  秦墨宝想了想,总觉得不对劲。

  “翠儿,那天送先生回家的车夫是谁?”

  “是府里的白老头。怎么了?小姐。”翠儿老实的回道。“话说,都这么多天了张公子还没来秦府,不会是……病的很严重吧!”翠儿后知后觉担心。

  “你去把白老头喊来,我有事问他。秦墨宝伸手在桃树上摘了一片叶子在手里把玩。

  “哦”翠儿应了一声便去了。

  秦墨宝把手里的叶子放在唇间,轻轻的吹了起来。

  曲调优美清扬,宛如夏日里山间里潺潺的流水声。

  这是她最喜欢的曲子。

  可是……

  她为什么会喜欢这首曲子?

  总觉得好像是因为某个人。

  一曲未终,翠儿已经回来了。

  “小姐白老头来了。”

  秦墨宝停止正在吹奏的曲子,拿开唇间的叶子,转身看着翠儿引来的白老头。

  “白勤见过小姐。”老头佝偻着身子上前一步,向秦墨宝跪地行礼。

  “起来吧!您都这么大年纪不必向我行如此大的礼。”秦墨宝用眼神示意翠儿扶起老头。

  “张三中张公子那日傍晚回家是您送他回去的?”

  “回小姐,是的。”白老头立在一旁弯腰驼背。

  “本小姐记得,先生那日回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身体没有一点异样,怎么到家里就病了?”秦墨宝一边说,一边注意着老头的表情。

  白老头乃是老实本分之人。原本就不会说谎,被秦墨宝如此一问。

  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说。

  秦墨宝见他满脸褶子的脸上爬满复杂神色。害怕的神色占之居多于是给他一颗定心丸

  “你只管说吧,本小姐不会怪罪于你。也不让事情牵连到你”

  老头得到秦墨宝的准话,便放心大胆的把那日傍晚的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丫鬟逆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