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快些长大
江江绾2021-05-31 15:562,139

  丞相府:

  段卫宇在桌案旁的木椅上看着面前的人:“你的意思是你可能叫皇上怀疑了?”

  面前的人眉目清朗,但眉眼之间却有种说不出的局促。

  阮白点头:“那日我不小心问了他句是不是要出去,但他那日要急着去找太后,便没有同我多谈。”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可是按理说微服私访是可以带上几个身边的人,但他谁也没带。”

  段宇卫一时没有出声,阮白显得有些急切的开口:“段大人,我同他情谊非同一般,这样……”

  段宇卫冷哼一声,撩起眼皮斜斜的的看了阮白一眼:“现在说这种话是不是太晚了?你明知道同他关系好,但是你已经做出了背叛他的事情。怎么?是现在忽然觉得过意不去了?”

  “段大人……”

  “好了,闲话少说。”

  段卫宇似乎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劝说道:“你自己想想,皇上现在终究是一国之君,你看历朝历代哪个皇帝能做到跟一个朝臣亲密无间的?”

  段卫宇并不知道阮白同苏御的真正关系,还只当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情谊非同一般。

  他起身拍了怕阮白的肩膀:“你还年轻,但正因为年轻才更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不是吗?”

  明明天气热的很,但阮白却觉得自己额头上出了一层冷汗。

  段宇卫长了副慈眉善目的模样,但人说起话和做起事儿来确是杀人不见血。

  阮白朝段卫宇拱了拱道:“多谢段大人教诲。”

  段卫宇朝阮白笑了笑,温声道:“虽然你现在跟着皇上感觉像是还不错,但是你且往后看。你会慢慢发现当帝王的都是无情的,特别是他们苏家的帝王。”

  “苏家的帝王?”

  阮白有些疑惑:“不是说先帝软……”

  “好了。”

  段卫宇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吧。现在还不是暴露你自己的时候。”

  阮白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该问的,他应了一声拱手朝后退了两步,随即转身退了出去。

  ……

  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脚程并不是很快,官道上来来往往的马车和行人多的很,苏御为了避免叫旁人看出些异常来,只得不情不愿的跟沈璟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儿。

  “在上城关那个大关卡之前,还有个小关卡,那儿的守卫是最看人下菜碟的。”

  苏御微微皱了皱眉:“这种侍卫是怎么还能当差的,对百姓们岂不是不公?”

  沈璟浔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叹苏御的天真。

  “现在哪有什么公不公之说?所以说你要快些长大,才能更好的治理这不公不正的问题。”

  快些长大?

  苏御听着这话觉得别扭,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

  他抿了抿唇,表情有些怪。

  沈璟浔见人忽然不说话了,偏头看过去,但意外发现因为天气炎热,苏御原本的脸颊微微泛着桃色。

  苏御实在是好看极了,当他只有十五岁的时候,曾经跟着先帝出去祭祀,被大启的百姓们见到了一次。

  从此关于小太子的讨论便从来没有断过。

  如果说沈璟浔是逼人张扬的俊美,那么苏御则是不动声色的摄人心魄般的美丽。

  眸子狭长多情又时常含着笑,但沈璟浔知道那三分笑意中没有一分是真。

  眼底的清冷逃不过他的眼睛。

  “要不要停下歇歇?”

  苏御不去看他的眼睛,视线始终注视着前方,仿佛跟沈靖安说一句话就能掉一层皮似的。

  沈靖安砸了砸嘴偏过了头,扯着缰绳“吁”了一声便叫马匹停了下来。

  苏御莫名其妙的看向沈璟浔:“怎么停下了?”

  沈靖安翻身下马,拍了拍自己的马背道:“我的霜衣累了。”

  苏御额角轻轻跳了两下,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正撂着前蹄的霜衣。

  哪里有一副疲惫了的模样?

  再者这蒙古马若是这么容易便疲惫的话,怎么会能成战场上厮杀的英雄呢?

  苏御不知道沈靖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跟他翻身下马停了下来。

  刚下马面前便被递过来一袋水囊。

  “喝点儿吧,免得中了署我还要抬你回去。”

  苏御抬手接过水囊,嘴上却不客气道:“你放心便是,就算中了暑也不会劳烦您的。”

  沈璟浔知道自己不招苏御喜欢,但也没想到竟是这么厌烦。

  他蹭了蹭鼻尖,自觉地换了个话题:“据边疆传来的消息,不仅是粮食短缺,就算是给发放了的粮食也有发霉腐烂的。”

  苏御攥着水囊的手一紧。

  “必须要查清,此事关乎国祚,儿戏不得。”

  他说完便看向沈璟浔:“你是如何得到的消息,明明宫中还没传来此消息。”

  沈璟浔耸了耸肩,仰头喝了口水没有说话。

  苏御眯了眯眸子:“匈奴边境也有你的人?”

  沈璟浔这次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是啊,皇上打算怎么处置臣?”

  “你是当真觉得我不会动你?”

  沈璟浔摇头:“不是啊,臣只是觉得自己说出来要比皇上亲自查出来要好吧。”

  他说着眼睛中带了笑:“最起码可以不要死的那么惨吧?”

  “沈靖安!”

  苏御把水囊塞进他怀里便翻身上马,他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就这么坦然的把自己在匈奴边境安插的人的消息就这么直白的告诉自己。

  要知道朝中大臣把自己的人安插在国家边境是大忌。

  他这不是赶着来送死吗?

  苏御看不懂这个比自己大上四岁的男人。

  从一开始就看不懂。

  “哎皇……”

  沈璟浔上马夹了夹马肚子便追上了苏御:“这是……”

  “若是探查倒卖粮食的人,咱们只能顺藤摸瓜。”

  苏御悟出来的道理,若是不想在路上就被沈璟浔气死的话,便除了正事儿之外其余的一律免谈。

  沈璟浔“唔”了一声,似是等他继续说下去。

  “既然能将将士们的粮食卖出去,而且还能以次充好,那么必定权力和人脉是同时存在的。”

  沈璟浔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感慨苏御分析问题的方向很对。

  苏御不去看他,自顾自的继续道:“在地方的官员不见得有如此大的实力。”

  他顿了片刻继续道:“所以我猜测……会是朝廷的官员。”

  沈璟浔偏头看他:“那你有想法了吗?”

  苏御睨了他一眼:“有想法的话还跟你去什么上城关?”

  沈璟浔轻笑一声,心道这小皇帝脾气还挺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