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敲定
江江绾2021-05-31 15:561,609

  毕光远捋了捋胡子道:“臣以为微服私访的确实是能增长阅历的方式,若是皇上可以安排好自己的事宜和宫中的事情,出去走一走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儿。”

  苏御沉默了一瞬,微微颔首温声道:“朕会考虑的,各位大人都回去歇息吧。”

  毕光远和段宇卫纷纷拱手告辞,待两人都出去后,沈璟浔还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喝茶。

  苏御扬了扬眉毛。

  沈璟浔朝苏御举了举杯子:“皇上这儿的茶好喝,不介意臣喝完再走吧?”

  苏御的额角似乎跳了两下,他面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点了点头:“自是可以的,等下叫兼容给皇叔再拿上一些。

  ”

  沈璟浔摆手:“不必,若是我想喝了再来寻皇上就是。”

  他呷了口茶继续说道:“我说的微服私访,不是叫你一个人去。刚刚我也说了,你需要一个人贴身保护。皇上跟臣一起探查军粮时间,既能探查到一手消息,还能有臣的保护。”

  苏御内心掀起了惊涛,这沈靖安是在说什么?

  保护自己?这也太可笑了吧。他不给自己下药毒死自己就是好事儿了,居然说要保护自己?

  苏御避重就轻的答道:“皇叔的武功确实高超,但是……”

  “你还记着呢?”沈璟浔皱了皱眉打断了苏御的话。

  苏御面上闪过一丝茫然:记得什么?

  他把心中所想的问了出来,就见沈璟浔叹着气摇了摇头:“罢了。”

  苏御下一秒便想了起来沈璟浔说的是什么。

  在自己十三岁的时候,沈璟浔曾经亲自教过自己几个月的武功。

  他只与自己过了两招,便叫自己招架不住。

  已经十七岁的沈璟浔居高临下的看着十三岁的苏御,面上没什么表情的淡漠道:“大启不需要站不起来的废物。”

  这一幕在苏御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迹,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有时甚至将这句话来当做激励自己的话。

  苏御也不去解释,但他的确是不想跟沈璟浔一起出去。

  他迎上沈璟浔的视线:“皇叔,朕自己去便……”

  “好了皇上。”

  沈璟浔放下茶杯站起身来,他理了理衣裳继续道:“这样便是最好的安排,您仔细一想便知这是不是可以一举两得的办法。”

  他说完抬手指了指桌上的茶:“茶不错,下次再来找皇上来喝,臣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

  苏御看着径自出去的沈璟浔,有一股气不上不下的卡在心中。

  他攥起拳头在榻上的软枕上使劲儿捶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了像是个十九岁的少年般的不悦情绪。

  待他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沈璟浔的话,又觉得他说的确实有道理。

  不仅是一举两得,甚至是一举三得。

  同他出去增长阅历不说,还能得到关于军粮的一手信息。

  说不定跟沈璟浔走的近了还能得到他的什么把柄。

  最后能将人一举拿下是最好的,若是拿不下,能挫一挫他的实力也是好的。

  ……

  仲夏的天气燥热,阵阵的蝉鸣也叫人听了甚觉聒噪。

  阮白一早便守在了苏御宫门口,他端着清凉糕迈上了寝宫的台阶,朝兼容微微一笑道:“皇上可是醒了?”

  兼容微微弯了弯身子恭敬道:“回白大人,皇上刚醒,这会儿正耍着脾气呢。”

  阮白轻笑:“可是又没睡醒?”

  兼容捂嘴偷偷笑了一下答道:“可不嘛,本来今儿个没什么事儿可以睡个好觉,结果昨天夜里慈宁宫的人来叫,说太后想叫皇上今儿早去一趟。”

  阮白把清凉糕递到了兼容手中:“罢了,叫我进去看看吧。”

  小皇上有个忍不住的毛病,就是只要他睡不醒,心情便烦躁的慌。不论是谁,看了一定会不顺眼。

  太后并不是苏御的亲生母亲,苏御这么多年以来对她恭敬有加的原因不过是为了报答这些年的养育之恩。

  可是自从苏御登基这几个月中,太后似乎愈发的张扬起来。

  阮白进了苏御的屋子后便见小皇帝拧着个眉,满脸都写着不情愿。

  苏御撩起眼皮,见来人是阮白,眉宇间的戾气这才稍稍减了一些。

  “怎的来这么早?”

  “天儿越来越热,给你带了清凉糕。”

  阮白说着从宫女手中接过苏御的外衣要给他穿上,接过却被苏御直接拿了过来。

  阮白手上一僵,却也已经习惯。

  苏御是衣裳向来都是自己穿的,从不假借他人之手。

  苏御慢慢悠悠的穿上衣裳后,这才开口道:“东西放到兼容那吧,我从慈宁宫回来后再吃。”

  阮白点了点头,有些欲言又止,但静了一瞬还是开口道:“听说你要出宫微服私访?”

  苏御微怔,他偏头看向阮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关于出宫这件事苏御还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阮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臣的帝王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