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老妪的转变
白羊座猫儿2021-02-23 10:212,051

  身着粉红衣衫,裸露半个肩膀的女人,突然闯入她的视线。

  “你是?”

  “我是这里的妈妈。”

  妈妈……

  朱念儿第一时间想到了青楼,因为古代只有青楼才会和妈妈联系到一起,扫视一眼周围的环境,确实很像青楼装扮,透着一股子俗媚和暧昧。桌上还燃着不知名熏香,淡淡香味,沁人心脾。

  女人笑吟吟:“你想的没错,这里就是青楼,伶人馆。我姓李。”

  伶人馆,男人的天堂。

  是这座城市里有名的青楼,里面的姑娘各个美若天仙,柔情无骨,但也是最有福气的青楼,因为里面的花魁,总会被达官贵人看中,从而飞上枝头变凤凰。

  所以这里的姑娘,总会争先恐后的想当上花魁,从此脱离此处。

  这些,是她以前去河边洗澡的时候,常听那些婆娘八卦得来的消息,村里不算特别贫穷的村落,一些家里做些小生意的男人,总会偷摸跑来这里潇洒一趟。

  也有男人因为这里的姑娘而休妻的。

  渐渐地,朱念儿冷静下来:“她多少钱卖的,我双倍赎身。”

  老妪抬手撑下巴,重新审视面前的女人:“1000两。”

  “你抢钱么?!”要不是被绑着,她真的要摔东西了。

  “你当这儿是什么地方?你们小镇的楚馆么?听清楚,这里是伶人馆,凌源城最红火的地方。若几百两就能赎走我这的姑娘,岂非过于廉价?”

  “我只是一个村妇,并不能为你们赚钱!”

  “我们从来不在乎你之前是什么人。”老妪掐她的下巴,扬起,“我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客人,总会有喜欢你这口的不是么?”

  朱念儿只觉得牙痒痒,转头就是一咬,可惜被那老妪给躲了去,还说:“这烈性子使给客人,会更合适。”她语气重了几分,抬手拍了两声,门口站着的两个壮汉立马走了进来。

  “妈妈。”

  说实话,这声妈妈真的很出戏。

  “教训教训就好。”

  “是!”

  在朱念儿震惊下,两名壮汉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漏出精壮的腹肌, 面无表情朝着她逼近。

  无数个问号布满她的大脑。

  淦?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惩罚?!

  像是听到了她心底的疑问一般,老妪摆弄着自己的勉强纤的玉指,“让一个女人老实的唯一办法,便是让她体会一下。”

  古代人最注重名声。

  “卑鄙!无耻!”她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爆粗口了。

  愤怒和羞耻交织在一起,犹如一把烈火吞噬着她的冷静,连同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燥热不堪,燃着她仿佛置身于水深火热间。

  好热,好热……

  真是太热了,她不由自主的撕扯自己的衣衫,意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蓦然,她狠咬舌尖,血腥味占据口腔,为她争取了片刻清明。

  桌上的熏香!

  “你竟然下药!”咬牙切齿挤出这句话。

  她好想抄起旁边的烛台砸过去,可她没力气。意识渐渐薄弱起来,她已经看不见对面人的脸,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心头那颗稻草,在接触一片冰凉的刹那,断了。

  朱念儿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任由本能贪婪吸取着那抹冰凉,把她冲向一阵又一阵的云端,宛如过山车般,惊险刺激,畅快淋漓。

  ……

  完了。

  她不干净了。

  朱念儿满脑子都是这两句话的循环。当她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连一丝的余温都没有,桌面仍然点燃着昨天的熏香。

  这说明,并不是熏香的锅,而是他们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给自己下了媚药。

  香烟袅袅飘升,直至四散空中。

  外面已经天黑了。

  她再次瘫躺在床,闭上眼,两滴泪水顺着两家流淌到枕头上,晕染出一朵花。她希望这一切都是梦,醒来一切都是假象,她还是曾经的朱念儿,上着学,和爸妈说笑打闹,和室友互怼……

  她好累。

  来到这莫名的世界,只是想回家却差点被火祭,好不容易想安定,接二连三的矛盾,一波又一波。

  好累。

  就这么昏死过去就好了。

  ……

  不知不觉,朱念儿沉睡了过去,一抹身影站在她旁边,眸光清冷又透着纠结,最终消失在黑暗之中。

  次日,日上三竿。

  朱念儿才从睡梦中醒来,一晚上她都在被人追杀,累的她醒来的时候还心有余悸。

  “哎哟,我们朱娘子醒了?来人啊,好好伺候着~”老妪推门而入的热情吓的朱念儿护住自己的身躯。

  “你又想干嘛!”

  “瞧娘子说的,我哪敢做什么,当然是好好伺候您~”

  朱念儿紧紧盯着老妪的神色,神情恳切,没有丝毫说谎的痕迹,但她仍然不敢有一丝的怠慢,直到她被折腾完,看着镜子里面熟悉而又陌生,面若桃花的脸,才反应过来。

  这难不成是让她接客?!

  她猛的拔下簪子抵住脖颈:“今天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接客!”

  老妪神色慌张:“哎哟我的娘子,哪里敢让您接客啊~我们这是在弥补过错,给您完好的送回去~”

  完好的,三个字让她眸色一沉,杀人诛心,大抵如此。

  “完好的?我都被破了身子,若为外人知晓,哪里还有我容身之地!”

  “娘子哟,你怎地就不信我呢?昨晚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只是给你下的幻药……其实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她不信,“幻觉?难不成我醒来后身子疲乏,也是幻觉?”

  “这……”老妪神色为难,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娘子哟,我怎敢对您说谎。”一边解释一边接近朱念儿,趁机抢下簪子,“快快快,绑起来,对不起了娘子,这也是无奈之举!”

  她就知道!

  朱念儿刚想张口,后脖颈一疼,晕了过去。

  “快快把她送回去,别让她受伤,哎哟招谁不好招这尊阎王爷的女人……”这是朱念儿临晕之前所听到的话。

  朱念儿是被颠醒的,头有一搭没一搭的叩在车座上,幸亏车座垫了厚厚几层柔软布,否则她都要觉得自己被颠傻了。马车里面除了他没有其他人,车帘被风吹起隐约漏出个身影。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王妃:这田种的有点运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王妃:这田种的有点运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