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责任
柒夜羽2021-01-26 15:052,373

  “我是古流风剑术的传人,也是先驱者。先驱者能力是……强化之源。”

  “强化之源?”李峰满脑袋都是问号:“这是个什么能力,所有强化的源头?”

  蔚羽陌白了她一眼,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只是我能强化身体的任意部位。比如臂力,腿部,或者是视力等等。只不过同一时间只能强化一个部位,而且强化的力度要远远低于专精强化的先驱者。”

  听了这解释,莫晚歌的眼睛一亮,这倒是个不错的强化能力。如果稍加锻炼,让强化转换的速度能提高一些,那不就相当于半个葫芦小金刚……

  众人又是闲谈了一会,晚歌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笑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准备收拾收拾回船上吧。”

  ……

  与此同时,废墟中一处废旧的仓库中,几个人也正在紧张的交谈着。

  “你说他们合力战胜了E级感染者?”一道质疑的男声响起:“我说弘毅,你不是看错了吧?”

  那被称为弘毅的男子身着一身灰色的紧身服,神态明显带着些许讨好眼前人的意思:“没错的昊风哥,虽然具体细节看不清楚,但几乎可以肯定那是一只E级感染者。”

  不错,现在站在弘毅面前的就是那位追求蔚羽陌却不遭待见的帅哥——张昊风。 只是可惜这张帅气逼人的脸上却总是挂着一丝阴霾,对于刚才弘毅所说,张昊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等级感染者的强大太过耸人听闻。

  自末日以来的三年内,世界上唯一被发现的最强大感染者也仅被评定为B+级,同时也是最著名的等级感染者。这位B+级感染者在两年前人类挣扎求存的生存之战中,以一人之力摧毁了一艘航母舰队,震惊了所有幸存人类。也许就在那时,等级感染者的阴影就已经深深的埋进了人类的心中。

  张昊风明显也是其中之一,想必见识过生存之战的人类都不会忘记,那些怪物带给他们的恐惧。

  就在张昊风脸色阴晴不定的在琢磨这事的真实度的时候,后方一位手里摆弄着匕首的人淡淡道:“无非E级而已,就算是战胜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蔚羽陌可是学校前十的战力。”

  张昊风转头看着那人,笑道:“那项明你认为我的计划怎么样,能给他们带来点麻烦么?”

  项明依然在摆弄着手中的匕首,看都不看一眼对方:“我还是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你这折腾的可不是麻烦,而是生命。”

  “当然,这只是劝告,你听不听也罢。反正这次事情办完,我们两清。”撂下这句话,项明随手将匕首塞进腿上皮套,大步走了出去。

  弘毅看着项明远去的背影,不屑的嘀咕道:“昊风哥,他有什么可神气的。要不是你给他钱,供他上学,没准他早就在街头饿死了。现在装的却是一副高手样,真恶心!”

  张昊风静立了半晌,也迈步走出了仓库:“别拍马屁了,明天给我好好干。报酬在计划成功之后会发给你们的,这些就当是小费了。”说罢,一甩手,三张银行卡便打着旋的向后飞去,然后力竭坠地。

  于是,刚刚还在嘲笑项明图钱还装13的弘毅,转瞬便和房中另外两人贪婪地把卡捡了起来……

  这凡事都是两面性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比如虽然李峰白天在废墟被E级感染者揍得像死狗一样,但现在他就感觉非常的舒服得劲,甚至如果环境允许,他都想大喊“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

  舱室中,李峰躺在床上一脸享受的表情。而坐在他旁边的张玉雪脸红似血,一双娇嫩的小手在李峰的后背一阵揉捏,伺候的极为到位。

  对面床上,蔚羽陌揉了揉额头,真不知道张玉雪是怎么想的,怎么能看上这么个人渣?瞅瞅他那一脸淫 荡的表情,真是让人有一种想要踹死他的冲动。

  刚一回到舱室,李峰这家伙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叫着“浑身疼死了”“明天可怎么办啊”之类的话。蔚羽陌就不必说了,莫晚歌与雨晴知道他啥人,压根搭理都没搭理他。唯有张玉雪,红着一张俏脸凑了过去,坐在床边开始给他用力的按摩了起来。

  这点倒是让晚歌挺惊讶的,看这小妹子平时脸皮挺薄,谁知在感情上面也是这么富有侵略性啊,果然女人在这方面都是有天赋的……

  转眼,夜幕降临,众人经过了一天的劳累都睡得极为香甜。蔚羽陌的嘴中甚至还发出着细小的梦话声音“不要了,吃不下了……巧克力……”

  莫晚歌无奈的笑了笑,这做的是什么梦啊。

  也不知为何,晚歌今夜还真是睡意全无,于是他准备去走廊的窗口看看夜景。帮雨晴掖了掖踢开的被子,巡视了屋里一圈,才突然发现李峰也并不在床上。

  “这家伙,又跑哪里去了……”晚歌碎碎念着,迈步走出房门。

  走廊的窗口处,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了,斜靠着舱壁,一缕明亮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显得异常落寞。

  莫晚歌微笑着调侃:“怎么,你也睡不着?看来张玉雪的按摩手法还不到家啊。”

  李峰看着远处的海面,好像并没有互相调侃的兴致,说道:“晚歌,你说,如果现在不是末世该多好,我们会好好的上学,工作,玩耍。不必整天悬于生死之间,与怪物相争。”

  莫晚歌脸上的微笑也渐渐消失了,低头想了一想,缓缓说道:“如果退守四座人工岛,你说的生活也许会实现……但如果我们失去了这份进取心,没有夺回那我们本来故乡的信念。我们要如何向子孙后代们交代,难道要我老了以后去对自己的儿孙说‘看,那是我们以前的家园’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是很乱,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想要现在就离开这个地方。”

  “这是我们该肩负的责任,不论发生什么。”莫晚歌走上前,拍拍李峰的肩膀,眼神望向彼端的海岸:“如果我们苟活于世上,那两年前的生存之战就完全没了意义。”

  说到这里,莫晚歌也想起了他的师父,傅冷寒。就算是这末世之际,凭借他的身手,不说敢破万敌,最少自保无虞。如果苟活于世,必然安享晚年。然而半年前,他得到了些许病毒源头的消息,便毫不犹豫地前往追查,最后更是落得身殒的下场。

  而傅冷寒在世时,跟芷兰与晚歌提起最多的也就是责任感。作为一个人,曾经生活在大陆板块上的人。如果没了这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感,人类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归故土?难道要把这一代人应尽的责任,全数推给下一代么?

  看着莫晚歌从未如此坚定的眼神,李峰的嘴角牵起一抹微笑,转过身,打了个哈欠:“哈啊……困了,回去睡觉了。”

  莫晚歌的眼神依然盯着远处的海面,月光的照射下,泛着璀璨的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