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宁语
柒夜羽2021-01-26 15:022,384

  在那些或嘲笑或沉思的神情中,晚歌完成了那二轮射击。

  然后……那些嘲笑的和沉思的神情,就难得地转化为同一种——震惊。

  魏豪依然没有用他的战斧去挡,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去挡哪里。所以那些子弹就如调皮的精灵一样,从他的身体各处玩笑般穿过,留下一路血红。魏豪的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惊与不甘倒下——不是他没想到,是他不敢相信。

  净化者没几个是傻子,短暂的沉思过后,所有人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稀稀落落的掌声渐渐的变大变响,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对如神迹一般的枪术,对引来这神迹的人致敬。

  布兰德微笑着看着这年轻人,这样的年轻人使用这两把枪,上官你也该满足了吧。

  蔚羽陌嘴角挂着满意的微笑缓缓起身,慢踱出了场地。虽然没看见那个混蛋被虐的场景,但看到这神奇的枪术,也算不虚此行了。

  李峰一脸淡定的神情——早知道这家伙够变态了……

  ……

  三天内,这场战斗的情况传遍了整个学校。怀疑者有之,震惊者有之。总之李峰和莫晚歌算是在这学校狠狠的出了一把名。莫晚歌虽然无所谓自己是不是出名,反正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但李峰是很享受这感觉的,最起码在搭讪的时候不会再被飞踹了……

  这天早上,三人决定前往探望那两兄弟一下。那种情况晚歌是根本控制不了子弹的轨迹,所以也不知道魏豪伤的如何。至于几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闹的太僵。于是在晚歌的提议下,雨晴买来了鲜花和水果等慰问品和两人一起向疗养室行去。

  探望过程总体来说还是很顺利的,魏豪的伤不怎么严重。他也不是个特别小气的人,对于凭借实力击败他的晚歌并没有什么怨言,反倒是对李峰的怨念很深。特别是早早就下场的魏宇同学,瞪着李峰的那双眼睛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晚歌为了平息民愤,答应了李峰几个不平等条约后,逼着李峰给两人道了个歉,两人的脸色这才好了许多。

  这几天里,B组的教官布兰德也来找两人谈了好多次,都是让他们不要在D组胡混赶紧升级来B组之类的言语。

  在这件事上莫晚歌与李峰的意见倒是难得的达成了一致,只不过理由让布兰德很纠结。晚歌的理由倒是挺正常的,在D组又平静时间又充裕,习惯了就懒得动弹。李峰的理由则差点让布兰德动手揍他一顿——这家伙不去B组竟然是因为美女没有D组多……

  在这几天内,莫晚歌倒是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每当李峰出门之后,都有一个萌萌的妹子跟在李峰后边。这个妹子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细看的话很有一种柔弱的意味,在后边一边偷看着李峰一边笨拙的随着李峰移动……

  发现她还真不是莫晚歌的警惕性如何高。而是因为这妹子的跟踪技术太拙劣了,也就只有李峰这种永远把目光放在前方美女身上的人才会发现不了……

  就这样,在阳光明媚的一天。李峰出门而妹子再度出现的时候,莫晚歌微笑着站在了妹子的面前。

  妹子正打算往前跟着李峰移动,不料晚歌突然出现,急急的刹住了脚步。抬头看着这个李峰的室友,弱弱的问道:“那个,请问,你找我有事么?”

  莫晚歌看着这柔弱的妹子,尽可能把自己和善的一面展露出来:“这位小姐,我是李峰的室友,名叫莫晚歌。你找李峰有什么事呢?如果有什么想告诉他的我可以替你转达。”

  妹子低下头,声音很小的道:“没……没什么……”双手无意识的绞动着衣角,一副紧张的无法控制的样子。

  莫晚歌一看这模样瞬间了然,这妹子怕是看上李峰了。自己就是怕这种事情发生才上前询问的,也苦了这妹子了,喜欢上李峰这眼睛只往前看的混蛋。这柔弱的性格如果自己不问一下怕是一辈子都没机会让李峰发现了……

  想到这里莫晚歌就一阵火气,难道老子还没李峰那个渣男有吸引力?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事的时候。晚歌掏出手机接通李峰,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

  “不、回、来、就、死。”

  三十秒后,耳边刮来一阵微风,李峰乖乖的站在晚歌身边,一脸明媚的贱笑:“晚歌大人,啥事又惹您老人家生气了……”

  也不怪李峰没出息,上次李峰忙着泡妞忘记了打扫寝室,晚歌一回来看到满寝室的生活垃圾瞬间暴怒,没当回事的李峰……被莫晚歌拖到斗技场活活吊打了两个多小时……

  不过当李峰的目光落到女孩身上时,眼里却并没有惊讶的神色,显然他也并不是没发现这个笨拙的妹子。

  “李峰,这事你自己处理吧。”甩下一句话,莫晚歌扭头就走。还要去接朝歌放学呢,哪有时间跟他在这里瞎耗。

  况且,有些话不用说的太多。莫晚歌相信他会有自己的想法,有些事说的太多反而是干扰了别人。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除了这些许的小插曲,两人这大半月的生活过的倒也甚是平静。转眼间,实战演练的日子已然临近。这天,晚歌依旧是惯例的给朝歌送来这半月的生活费。

  在朝歌的初级学校中,兄妹二人走在校园小路上,随意地闲聊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莫朝歌甜甜的笑着,看向路边整齐的人工林,说道:“哥哥,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你猜猜看?”

  莫晚歌摸了摸脑袋,心想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想些什么。不过这些话他倒是不会说出来,看着妹妹可爱的笑脸,故作思考的说出答案。

  “不会是成绩第一这种没营养的事吧……”

  “不对哦,再猜。”

  “……交男朋友了?”

  “……哥哥你欠骂了哦~”

  “那我真猜不到什么了。”晚歌微微一笑,看向朝歌:“乖朝歌,我猜不出来,还是你告诉我吧”

  朝歌依然是笑的一脸开心,不过那开心中却隐藏着只有自己能品尝到的苦涩:“哥哥你还记得宁语姐姐么?”

  晚歌脸上还残留着的笑容戛然而止。那张绝美的俏脸,婉静的神情再次出现在莫晚歌的脑海,也许从未消失。只是自己的刻意遗忘,让那张刻骨铭心的俏脸深埋在记忆深处。

  五年前两人初见时的惊艳与遗憾,至今还让他难以忘怀。但是在两年半前……为什么要离开他呢……

  晚歌强扯出一丝勉强的笑,问道:“她很安全?那她告诉了你什么么?”

  朝歌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来,带着一丝隐藏的哀伤,缓缓道:“她告诉我,芷兰姐姐在非洲活动区的调查已经基本结束,马上就要回到这里了。她‘说’你会明白的。”

  路边树上被风吹落的嫩叶打在莫晚歌的脸上,他却没有丝毫的感觉。那种好像什么事都掌握在她手中的感觉,就像无力反抗风儿的叶子,除了随波逐流的飘落,什么也做不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