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没有晚歌的日子
柒夜羽2021-01-26 15:122,481

  “莫晚歌还是没有消息么,他没联系你?”校长边办公边对着边上的李峰说道。

  “没有,不过宁语既然将他带走,想必对他的伤也是有治疗方法的。”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救莫晚歌,恐怕也就是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神秘色彩的宁语了。至少李峰是这么相信着的。

  简单地聊了几句,李峰便缓缓步出了董事会楼,向着学校的大门走去。

  还没走多长时间,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路上,望着远处的斗技场出神。那娇俏的容颜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动人。

  “羽陌,在干什么?”李峰愣了愣,上前问道。

  被李峰的话语打断了思绪,蔚羽陌有些黯然。不过她还是浅浅笑了一下,回道:“没事,一不小心就发了会儿呆……你这是要去哪啊?”

  李峰也是笑了笑,答非所问地道:“在想晚歌?”

  蔚羽陌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了,看了眼远处的斗技场,默默低下了头。飘逸的长发被微风吹散,看起来很是哀伤。

  “他离开也快一个月了。”李峰开口说道,好像是在对羽陌说,又好像是自己的琐碎念叨:“总之,这家伙一定会完好无损地回来的,羽陌你也不用太担心。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莫晚歌可算不上好人呢,怎么可能会有事。”

  蔚羽陌依然是低着头,低垂的长发遮住了脸庞,让她的面部表情很好地隐藏了起来,只是传出一声细微的话语:“谢谢,李峰。”

  李峰摆摆手,看向天空:“那我走了,你也别在这装雕像了。该干嘛干嘛去,没准哪天他就突然出现了。”

  “嗯……”蔚羽陌依然是低着头,脑海中全是晚歌浑身狰狞躺在地上的一幕,仿佛梦魇一般吹之不去。

  她还记得晚歌打晕她时那温暖中带着一丝害怕的眼神,谁面对着那种怪物能不从心底中感到一丝畏惧呢?

  然而,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如超人一般的人简单地完成一件困难的事,只能证明他的强大。只有会害怕,会疼痛的人,拼尽全力去完成一件困难的事,那才是英雄。”

  ……

  初级学校大门旁,一个胖子斜靠在墙上,双眼直盯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主。”怜影从门口走出来,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天升抬起眼睛,看向那妖娆的女人,问道:“怎么样?”

  摇了摇头,怜影说道:“听学校里的人说,莫朝歌好像一个月之前就办了退学手续,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带着她走的。”

  “宁语么?”天升摇摇头,看着怜影:“我让你调查莫晚歌的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怜影看了看自己的少主,笑道:“是啊,这小半年的时间里,还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啊。那时候的莫晚歌,好像对我很是头疼呢。”

  天升因服用“逆脉丹”而带来的副作用早就在半个月前痊愈了,此刻这胖子还是身在学生会会长一职。毕竟学校刚刚经历了劫难,很多事情纷杂错乱,一时间还很难让天升卸下这职务。

  “那时候我想过这家伙在隐藏实力,只是没想到隐藏得这么深。”天升笑道:“那可是B级感染者啊,即使我服用‘逆脉丹’,恐怕也不是对手。”

  “哟,少主真是难得的这么诚实啊。”怜影笑得越发灿烂了:“当初是谁说‘就算我不修炼,实力也一直在增长’的啊?和莫晚歌相处以后,少主您真是越发可靠了啊。”

  “闭嘴,我一直都很可靠!”

  天升被怜影的调侃气得涨红了脸,不过转瞬间那股激动又消失了,声音低沉地说道:“莫晚歌这回受的伤可不轻啊,哪怕真治好了,恐怕都要留下后遗症。”

  “至于么?”怜影虽然很担心莫晚歌,但好像并不是太清楚他的伤势是如何的严重:“不就是筋脉破裂,力量失控了么,把力量捋顺不就好了?”

  “没有那么简单。”天升的脸色十分严肃:“首先筋脉破裂,就基本断绝了他行功的可能性了。要知道,他并没有什么臂力强化之类的。他的力量完全是那种古武功法带来的,所以经脉就显得尤为重要。”

  “其次,力量失控……莫晚歌身上那股强大的力量,就连B级感染者都能摧毁,更何况他本身的人类体质?一旦失控,可能不知什么时候,那股力量就会将他的身体直接轰爆……”

  “……”天升这几句话还真是给怜影吓住了,因为不了解经脉对于古武之人的重要性,怜影也对莫晚歌的伤势没有太清晰的概念。现在得知一切,还真是着急了起来。

  “那……”怜影着急地想说些什么,被天升一挥手打断了。

  “我们着急,也是无济于事。”天升看着天空,缓缓说道:“只能说,看宁语的样子,像是有办法让他恢复一样。我们只能等待着他出现了……”

  ……

  进修学校的后山上,雨晴和阮灵双牵手坐在草地上,透过树荫望着湛蓝的天空。

  雨晴在向阮灵双讲着几人自认识以来发生的事情,阮灵双单手放在膝盖上托着下巴,听得是津津有味。

  “你是说,你以前就像项明一样,整日绷着个表情不变的冰块脸?”阮灵双这几天也是和众人混得颇熟了,于是听到雨晴的话便疑惑地询问道。

  “是啊,因为我刚认识晚歌的时候,我男朋友为了救我而死……”雨晴低下头,仿佛又想起了那一幕:“我很悲伤啊,但是也不想让莫晚歌他们知道,于是就天天都绷着个脸。”

  “于是,后来莫晚歌把你从风华的手里救了出来,就给你心里那扇门敲开了?”阮灵双笑着调侃雨晴:“你这情郎还是个英雄呢!”

  雨晴恼羞成怒,一下子就扑在阮灵双身上搔她的痒处,两个女孩就这么在草地上嬉闹起来。

  闹得累了,两人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阮灵双喃喃道:“莫晚歌救我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温柔呢。”

  雨晴双眼仿佛失去了神采:“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希望宁语能够找到办法治好他的伤啊……”

  突然,两人的上方,一张俯视她们的如冰山一般的脸突兀出现:“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项明?”雨晴一咕噜坐了起来:“你怎么来了?难道你听到我们说你……”

  “说我什么?”项明依然是那副表情,看着眼前这两个女孩,感觉脑袋一阵疼痛:果然,女人都是惹不得的,谁知道她们在背后会给你什么评价……

  阮灵双笑着打圆场:“没事,没事,没说什么。你来这里是干什么啊?”

  “这是我天天训练的地方。”项明语气平淡:“我在这里练习枪法。”

  雨晴拍拍身上沾的草叶,拉起阮灵双,笑道:“好啦,不耽误你在这练枪,我们走了。”说罢,便牵着阮灵双缓步向前走去,脚步轻盈的两人,就仿佛看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一般。

  项明握了握手中的银白色离心狙击枪,常年不变的冰山脸上不为人知地露出一抹担心:“这家伙,应该不会就这么一蹶不振了吧。”

  摇了摇头,项明端起手中的枪,认真地练习起来。如果以后想要加入莫晚歌的私人事务所,就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怎么说也不能给人家拉后腿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