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空棺
王一水2021-07-17 17:282,024

  我在某个山壁的侧下方找到了王二爷。

  他很惊恐,目光紧紧看着自己斜上方的山崖。

  他紧紧蜷缩着,就这么死在了那里。

  “恶虎!”

  我在心中咆哮着。

  虽说对此早有预料。

  可是事到临头,想法破灭的滋味当真不是那么好受的。

  可无论我怎么咒骂咆哮。

  恶虎魂魄似乎已经打定主意。

  绝对不理会我一样。

  我也曾怀疑过,它告诉我怅鬼咒术。

  其实是想我用来对付我。

  可我就是想不通。

  它为什么让怅鬼们死死盯着一个老年人杀。

  难道不应该用怅鬼们胁迫我吗。

  纸婆婆他们也来了。

  看见死去的王二爷,她并没有多大反应。

  只是冲我道。

  “既然人已经死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我……”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情你不能问你爷爷,非要自己冒险。”

  “你不问怎么知道你爷爷不会告诉你。”

  纸婆婆沉声觉训道。

  最后,我还是随着她们回去了。

  到家后,爷爷还不明所以。

  跟我问起王二爷的身体状况。

  我于是将王二爷和他儿子都已经暴毙的消息告诉了他。

  爷爷沉默良久,抬起头幽幽望着我。

  “你真没跟我开玩笑?”

  我喉头一梗。

  “没有,王二爷因为寻花问柳遇上了大麻烦,我没能救过来。”

  这是,爷爷才注意到我在大夏天穿了件长袖。

  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他面色顿时一沉。

  “把你衣服脱了!”

  我没有拒绝,探手便将自己上衣脱了下来。

  顿时露出了那几处缠绕着绷带的伤口。

  绷带之上白里透红,如今还在渗血。

  估计没一段时间是不能结痂了。

  “咝,你到底遇到了什么玩意!”

  爷爷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道。

  我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将事情经过告诉他。

  这表情自然落在了爷爷眼里。

  他于是道。

  “你把经过说出来,一个字也不许落下。”

  于是,我将宴会到后来王二爷死去的事情全说了。

  当然,我没有刻意遗漏我帮助王二爷的原因。

  当听到我冒着生命危险帮助王二爷。

  仅仅是因为对方说知道二十几年前和十几年前的真相时。

  爷爷气的破口大骂。

  既骂王二爷,也骂我。

  “你说你是不是蠢!为了这种破事,居然跑去拼命!

  你就不能直接问我嘛!你不问怎么知道我不说!”

  爷爷气的吹胡子瞪眼。

  “可是,爷爷你从未跟我提过啊。”

  “那是因为当年那事,完全就是一大笔烂账,算都算不清。”

  “可……”

  “没什么可是!”

  对于王二爷的死,爷爷倒是没有多少难过情绪。

  我原本认为的好朋友,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在那之后,爷爷为我讲解了关于当年事故的事情。

  最后,他跟我道。

  “过段时间正巧是你爸妈的忌日,你到时候去祭拜吧。”

  母亲死在了我出生的那天。

  父亲死在我十三岁生日那天。

  所以,他们的忌日,就是我的生日。

  因此,我从未过过生日。

  每一次有类似的想法。

  我都会被自己内心谴责。

  就仿佛,我在他们的尸体上狂欢,坟头上蹦迪。

  在那之后,爷爷叫来纸婆婆。

  两人再次检查了下我的灵魂。

  据他们所说,恶虎依旧在。

  只是似乎被什么东西攻击过,精神十分萎靡。

  我这才知道。

  那些怅鬼,似乎真的不是它所操控。

  那么到底是谁呢?

  竟然能从我和怅鬼这个虎妖的手下夺过怅鬼的控制权。

  这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纸婆婆的到来,也带来了一个让我有些难过的事情。

  苏晓楠回城里了。

  是的。

  据纸婆婆所说,苏晓楠是因为纸婆婆迟迟不跟她回城里住。

  这才离开的。

  可我知道,其中或许也有我的原因。

  那一次抛弃着实伤透了她的心。

  当然,我并不会去惋惜什么。

  毕竟我是真的不喜欢她那款女孩。

  时间过得很快。

  夏季的燥热在秋风中被扫过。

  黄昏时,院里一株果树的叶黄的很快,也落得很快。

  在那之后,我没在等到单子的到来。

  当然,也可能是爷爷跟纸婆婆说过什么。

  两位老人或许想让我休息一段时间。

  刚刚慢二十三的我。

  身上伤疤却在短短几个月时间激增。

  直逼那些数十年江湖纵横的古惑仔。

  这一天,我的生日终于到了。

  在爷爷的引导下,我们来到村外。

  四处绕行后,在一个偏僻的,普通的地方。

  看见了两个小土包。

  远远的,我看见那土包之前,没有墓碑一类的事物。

  这时,爷爷面色却猛然大变。

  “出事了!”

  说着这话,爷爷飞奔向那两座相伴的孤坟。

  见状,我赶忙追了上去。

  等到近前,我奇怪道。

  “爷爷,你怎么了,这就是我爸妈的墓吗?”

  爷爷点点头,语气沉重道。

  “是他们,可是,这土有点新!”

  “啊?”

  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等意识到什么后,我也面色大变。

  我父母已经死去十几二十年了,土怎么可能是新的。

  坟上稀稀拉拉长着几株枯草,印证了爷爷的话。

  父母的墓竟然给人盗了?!

  “挖,挖开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爷爷斩钉截铁道。

  此时我依旧沉浸在父母坟墓被盗的气愤中。

  “这样会不会……”

  “挖!我说挖就挖!”

  爷爷再次笃定道。

  “好”

  我转身跑回了家,拿来锄头和铲子。

  吭哧吭哧开始刨坑。

  一直挖了一个多小时。

  铲子铲下去发出轻砰的一声。

  我知道,我已经挖到母亲的棺木了。

  十几年以来,棺木已经有些陈腐。

  不过这不妨碍我们开棺。

  爷爷掏出三炷香,几张纸钱。

  我跪在原地请求母亲的原谅。

  我俩用着各自的方法安慰着自己。

  所以,开棺验尸!

  棺材盖轻轻打开,其中果真一无所有。

  这棺材,竟是空的!

  这时,我和爷爷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

  正当我想要问爷爷,需不需要刨开另一座坟墓查看时。

  林中却传来一阵响动。

  我抬头看去,正巧看见一个低矮的身影匆匆逃离。

  “混蛋,看你能跑到那儿!”

  我拔腿追了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