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再见苏晓楠
王一水2021-07-17 17:162,016

  我,“……”

  你说你都快把这事忘了。

  你还紧张个什么劲儿啊!

  耍我好玩?!

  对于这个女人,我心中槽点满满。

  可是又有些无力吐槽。

  一方面。

  我不得不赞同她偶尔道出的妙语。

  另一方面,我又对她的口花花咬牙切齿。

  可是,这次进城。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联系人又是她。

  不知君念,思君忧时。

  喜欢吗?

  放屁!

  我在脑中飞快绞杀了这个念头。

  我疯了才会去喜欢这么个家伙。

  她绝对!不会是我的菜!

  最后,迫于强烈的好奇心。

  我还是找上了小可。

  听我开口询问,她脸上闪现出一丝恐惧。

  仿佛又一次见到了那大恐怖的场面。

  一阵阴气自下而上,直冲蓝天。

  地面如同为铁饼压沉。

  广厦千万间霎那崩塌。

  其中埋藏者不知几何,却必死无疑,魂飞魄散!

  据小可所说。

  他们家损失不算多。

  父母恰巧又在外面跟人洽谈合作。

  那澡堂本应该卖了。

  如今出现这事,买家虽说借机压价。

  却也没敢压的太多。

  所以,小可家的澡堂还是卖出去了。

  而在那之后。

  小可睡觉甚至不敢睡在床上。

  就生怕那惨剧在睡梦中重演。

  接连噩梦的小可为了散心。

  也就来到了苏晓楠这。

  听过解释,我不禁沉思起来。

  那次的事件,似乎真的只是黑天鹅。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

  当时出手的人事后达成了目的。

  或者纯粹转移了战场。

  我不知被追杀者是谁。

  也猜不到。

  可是我却能勉强想象追杀者的身份。

  那是地府吹来的风!

  这时候,时间已经临近夜晚了。

  正当我们要分离。

  我要面临独自找宾馆睡的寂寞时。

  纸婆婆突然接了个电话。

  她的神情逐渐严肃。

  挂掉电话,她冲我道。

  “那黑豹,又挣脱封印了!”

  我的瞳孔刹那紧缩。

  果不其然,售后是最费劲的事!

  出于好奇。

  苏晓楠好心讲我们送到别墅。

  又出于好心。

  她将我们送到了别墅里。

  最后,她带着手足无措的小可。

  跟我们一起站在了孙友情的面前。

  孙友情脸色发白。

  黑豹面前的大理石地板上,还残留着一滩血迹。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

  “你们不是跟我保证过已经降服那玩意了吗?!”

  他指着黑豹的标本大声质问。

  “为什么它还会动,而且还伤人了!”

  “你们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可以看出,他想要借由质问来发泄紧张和害怕的情绪。

  我却是直接出声,打断了他的抱怨。

  “你先冷静,跟我们解释下经过。”

  “我凭什么冷……”

  这时,他看见了正摆出攻击架势的小黑。

  呜呜的威胁声从小黑嘴中传出。

  听得孙友情心惊肉跳。

  最后,他还是冷静了下来。

  跟我们解释了前因后果。

  因为我们关顾的缘故。

  有着洁癖的孙友情请了个两个保洁来打扫卫生。

  而他自己,则跑去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冲水泡茶。

  遥望秋枫。

  过程中,他不小心睡着了。

  后来听见别墅里一声惨叫,这才惊醒。

  等他回到别墅,只见一个保洁倒在血泊中。

  另外一个失禁之后跪坐在地上,一脸痴呆。

  一看就是被吓傻了。

  最后,孙友情从两个保洁口中打听出。

  是那黑豹标本突然活化,袭击了她们。

  而后,孙友情飞快逃出别墅。

  并打电话来质问。

  至于此时的他为什么能在别墅里等着我们。

  就是纯粹运气好,赶在我们之前来到了别墅中。

  说到最后,孙友情同样没了声音。

  我和纸婆婆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看来,我们的推测一开始就错了!

  那暗中作怪的东西。

  并非存在于黑豹遗留的皮囊之中。

  而是存在于孙友情的身体里。

  更准确的说。

  那玩意,存在于孙友情的睡梦里!

  他本人陷入沉睡。

  才是放它出来的钥匙。

  至于它到底是什么。

  到底从何而来。

  是因为孙友情对于黑豹的执念才诞生的。

  还是本身就存在。

  却因为孙友情的执念而被吸引来的。

  这些都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孙友情睡着,它才会出现!

  或许,如果不是孙友情在别墅里安装了监控。

  平常时间这个别墅也只是被他拿来收藏东西。

  他家人压根不在这里住。

  恐怕他全家都会被他逼疯。

  想想,一个只有在他睡着时才会出现的怪物。

  最后会发生什么,当真是细思恐极!

  因为要镇压他体内的那玩意。

  需要他本人的配合。

  迫不得已,我们将实情告知了孙友情,

  当得知那东西竟然盘踞在他的体内。

  孙友情第一念头就是不信。

  随后很快陷入恐慌。

  他有着太多太多案例能够印证这个说法。

  “你们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

  孙友情没了往日的骄傲。

  他哭丧着脸紧紧盯着我和纸婆婆。

  可见,不论如何桀骜的人。

  关键时刻该怂还是怂。

  如果不是那东西还没表现出要伤害他的迹象。

  不然就是在他门口转悠一圈。

  或者在他门上留个爪印。

  恐怕现在他就是跪着求我们了。

  见我和纸婆婆依旧在皱眉。

  孙友情还以为我们在考虑要不要走。

  他二话不说,赶忙提道。

  “加钱!我可以加钱!”

  “只要你们能帮我解决那个东西,让它永远离开。”

  “我就愿意加钱!不论你们要多少!”

  此时,纸婆婆比了个二的手势。

  “两……两百万?!”

  孙友情结巴的乍舌。

  别说是孙友情了。

  我都有些咂舌了。

  我当然知道纸婆婆说的绝不是二百万。

  应该是二万。

  不过看这狗大户满屋的收藏,

  我嘴中还是没软下心。

  何况我一个没有正经收入的家伙。

  哪儿来的脸面去同情人家?

  纸婆婆摇摇头。

  于是,二缓慢变成了三。

  “三十万?”

  孙友情一咬牙,立马同意了。

  “成交!”

  “草!”

  城里人真有钱!

  这两句话是我的心声。

  不同的是,前者我脱口而出。

  后者被我咽了回去。

  一时间,我总算能够体会那些个装神弄鬼假道士的心思了,

  着实是他们给的太多了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