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鬼屋max版
王一水2021-07-17 16:242,025

  我从未想过。

  一个鬼魂飞魄散后,竟然还能恢复本源。

  就连行四那么强悍的人物。

  对此都束手无策,只能坐以待毙。

  可是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竟然在我面前发生了。

  而且,还发生在了一群普通的鬼怪身上。

  天花板上垂下的绳子虚影上。

  那吊死鬼再次出现。

  饿鬼依旧在吃着无色无味无形的食物。

  胆小鬼躲在角落。

  一切,似乎都恢复到了最开始时。

  我赶忙关闭了视野。

  生怕这些家伙再一次聚集在我面前。

  同时,我心中出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些鬼怪会如此特殊?

  是因为地利?还是因为其它。

  我有些后悔交钱了。

  早知道就是去酒店里住一晚也好啊。

  反正我只付自己的房钱。

  苏晓楠这家伙要么老老实实给我睡沙发,要么自己给钱开房。

  “十三,怎么了?”

  苏晓楠有些害怕的贴近了我,小声问道。

  每当这种需要安全感的时候。

  她都会转变态度,轻声细语起来。

  不知道的,还真能给她的假面迷惑了。

  可我却不为所动。

  冷冷道。

  “没什么,只是这房间里的鬼有点多而已。”

  苏晓楠更害怕了,赶忙问。

  “有多多?”

  我心里恶趣味一笑。

  “也就百八十只吧。”

  “啊!!!……”

  一声尖叫戛然而止。

  苏晓楠使劲捂着自己的嘴巴。

  脸都憋红了,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我。

  她还真害怕自己一嗓子给鬼怪们惊醒了。

  要是让她知道。

  刚才那些鬼一致站在我面前,不知道得吓成什么样子。

  “放心吧,你的声音它们听不到。”

  这不是玩笑话。

  这些鬼,似乎除了能够感受到看向它们的目光外。

  就仿佛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刚在苏晓楠尖叫时。

  我飞速开眼看了下。

  它们依旧各行其事。

  该上吊的上吊,该趴窝的趴窝。

  小黑也发现了这个事实,逐渐恢复了冷静。

  只是它炸毛后,浑身毛发如同钢针直竖,像个豪猪。

  也罢,跟鬼共处一室就共处一室吧。

  我有些疲惫的来到了卧室。

  苏晓楠跟在我身后,有些不放心的追问道。

  “真的没问题吗?跟这些鬼住在一块。”

  我有些累了。

  此时略带敷衍的点头。

  “放心吧,不可能出事的,出了事我就把小黑给剐了祭奠你。”

  苏晓楠仍旧不放心。

  她突然上前两步,堵住我正前往的卧室门口。

  “不行,这边我住,你去住那边。”

  苏晓楠指着对面的卧室道。

  我有些好笑。

  这丫头还以为我去的是没鬼的卧室。

  可是事实上,那个房间里的天花板上。

  正有个鬼保持着睡姿,时刻等待新人过来。

  它好继续鬼压床的戏码。

  嗯,还是个男鬼。

  为表心意,我好心把这事跟苏晓楠说了。

  她顿时吓得面色铁青。

  指着我身后的卧室道。

  “那我睡这边!你睡那边去!”

  “这个房间的窗台上,正有个半截身子的鬼挂着,跟风筝似的。”

  我再次‘好心’提醒道。

  那个鬼,应该是从楼顶轻生。

  结果中途被风吹歪了点。

  半截身子被挂在了阳台上。

  于是就以这种诡异的姿势停留在了原地。

  就连魂魄。

  也跟它的身子一样,只有半截。

  好在尸体早就没了。

  不然那心肝脾肺肾满地的场面。

  可谓血腥至极。

  苏晓楠小脸再度煞白。

  可这套房子里拢共就俩房间。

  客厅沙发已经给小黑强行占领了。

  我现在才反应过来。

  这傻狗肯定比我更快感应到两个卧室里的异状。

  所以抢先占领了没有鬼怪趴窝的沙发。

  苏晓楠突然一咬牙,做了个决定。

  “反正你睡哪我睡哪!”

  我“……”

  我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不应该起个色心。

  实话说,这是我第一次跟女孩子睡觉。

  虽然我俩都穿着衣服。

  中间还有条被子做楚河汉界。

  可是依旧改变不了我心里有些旖旎的心思。

  “其实,我更喜欢X睡……”

  “闭嘴!你不想!”

  刚开口就被苏晓楠打断的我悻悻然摸摸鼻子。

  我们的头上,那个准备压床的鬼对我笑笑。

  似乎在感谢我选择了他。

  我也对它笑笑。

  然后掏出枕头底下的斩阳刀就是一刀。

  刀芒一闪而逝,压床的鬼化作青烟。

  虽说它很快就会回到从前的位置。

  可是借此发泄一下心底的邪火,还是很舒服的。

  苏晓楠被我突然抽刀子的举动吓了一跳。

  房间里沉默良久。

  月光洒入。

  苏晓楠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其实你要是喜欢自己脱衣服……也不是不行。”

  她拿出手机放在窗台上。

  相机正对着我们,视频正在录着。

  相机的左下角,有一个小框。

  那是纸婆婆的聊天账号……

  这个家伙!

  我恨得牙痒痒。

  然后用枕头蒙住脑袋,脱掉了上衣……

  很显然。

  我俩都是输人不输阵的倔犟人。

  苏晓楠冷哼一声,翻了个身,把头转了过去。

  我学着她的模样。

  也翻了个身。

  不过是对向她。

  嘿嘿,还是我技高一筹!

  一夜无话,我沉沉睡了过去。

  因为斩阳刀在枕头底下的原因。

  我俩睡的很舒服。

  只是不知道头顶的那个鬼是什么状态。

  毕竟只要它下压,斩阳刀就会自动护主。

  把它给砍了。

  所以我们终究不知道。

  那天晚上。

  这鬼被砍死了多少次。

  一大早的大扫除。

  苏晓楠还在生着我的气。

  我去哪她就立刻推开五步之外。

  一副不乐意跟我讲话的模样。

  我也不恼,反正昨晚是我赢了!

  将一大堆不要的旧物扔掉后。

  我俩就出了门。

  见我们从4栋走出。

  正在广场上跳舞的居民们都是一惊。

  每过五秒就全部散掉了。

  离去前,我还听见他们有人道。

  “那栋死了一半住户的楼,竟然还有人敢租!”

  我远远听见。

  心中有些悚然。

  却不是他们那种恐惧。

  而是基于另外一种视角所给予的惊悚。

  或许,我们住的这边,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即便经过了一整天,我依旧没弄懂这是什么原理……

  租房过后,就是租门面开店的事了。

  此时,苏晓楠却出声。

  她有一个新提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