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该死的福报
王一水2021-07-17 17:322,034

  纸婆婆和爷爷熟练起身。

  “他留给我们照顾吧,麻烦医生了。”

  爷爷对着主治医生道。

  那年纪约莫有四十余的医生赶忙点头。

  “岳老说的哪里话,不提您跟我们科室主任的关系,就说您之前帮了我,这么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

  哪怕是退隐了。

  可爷爷毕竟做阴相那么多年。

  阳相的东西也是会一些的。

  这些年来,他偶尔也会给一些人算卦贴补家用。

  这也是我大学学费和生活费的主要开支来源。

  “你们先出去吧。”

  客气也客气过了,爷爷挥着手,笑着对主治医生道。

  顿时,那主治医生赶忙带着几个小护士走了出去。

  出了房间,其中一名小护士还好奇的往后看着。

  “赵医生,这位老先生是谁啊?”

  “他啊,是个世外高人!”

  赵医生斩钉截铁道。

  “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尊敬啊,难道是某位……的家里人?”

  “不是,跟你们说了也不懂,他啊……”

  赵医生突然噤声,仿佛是不想提起什么禁忌。

  他快步向前走去,没有再说话。

  这使得一众八卦心思的小护士没了兴致,叽叽喳喳一阵很快就散了。

  “该死,我怎么差点忘了他老人家的忌讳!”

  医院某处角落里,赵医生拍着自己的嘴,有些懊恼又有些庆幸。

  “还好没嘴快。”

  病房内,清理完我浑身的血后。

  爷爷才把纸婆婆奶孙叫了进来。

  “好了,我们一起看看他的魂魄状况吧。”

  爷爷对纸婆婆道。

  纸婆婆点点头,立刻给自己贴上了一张走阴路的纸钱。

  这种方法每次都会耗费一张她精心准备的纸钱。

  一般只有赶往雇主家的路上,为了不被路上的阴魂循着味跑来找麻烦。

  她才会使用。

  有时候雇主不急,或者正巧赶在白天出马。

  她都会直接乘坐交通工具,不会浪费这玩意。

  此刻使用,主要还是害怕那本来就已经虚弱癫狂的恶虎发疯。

  爷爷掏出黄皮帽子戴在了脑袋上。

  顿时,一个房间内就拥有了两头强横的魂魄。

  阴风阵阵,白炽灯无人按下自动关闭。

  月光倒灌屋内,洒在两只飘荡的恶鬼身上。

  苏晓楠搓着手臂,心悸的倒退了两步。

  这倒不是她害怕。

  事实上这半个月以来,她早就习惯了。

  只是即便她天生阴骨,可终究是个活人,体内还是有阳气存在的。

  如果不倒退这两步,恐怕会被那骤然形成的阴气直接吹灭三盏阳火。

  现在来说。

  其实房间内已经被纸婆婆它们影响着暂时成了煞地一般的存在。

  得亏是苏晓楠。

  要是来个阳气旺盛的男人。

  就是退到墙根,也得被吹掉半条命。

  最好的结果,就是大病一个月起步。

  “奶奶,岳十三他怎么样?”

  苏晓楠好奇的问道。

  “怎么?你着急了?”

  纸婆婆转过头,打趣道。

  苏晓楠像是只被踩着尾巴的猫,冷哼一声气冲冲道。

  “谁会担心他啊!我只是不想他现在死了没人给岳爷爷养老!”

  她别过脸去,似乎不想再理会。

  可那飘忽的眼神却不知不觉出卖了她内心的心思。

  爷爷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宁静,如同鬼域,只有苏晓楠淡淡的呼吸与心跳。

  一片更大的黑暗笼罩的黑暗空间内。

  一只淡了许多的虎头占据了绝大部分的位置。

  在它的身前角落中,有个浑身伤痕以肉眼可见速度恢复的茫然魂体飘荡在原地。

  两者大小悬殊。

  同虎头相比,魂体小的可怜。

  可是却又无比凝实。

  虎头看似庞大,魂体即便自己跌上三层。

  才勉强够到它眉心的王。

  可它却有些飘渺,如同水中月,镜中花。

  有如大厦将倾,秋风吹散落叶。

  又是一声浓重咆哮。

  魂体被吹得往后面的黑暗幽域中飘飞老远。

  许久才拖着湿漉漉的身子飘了回来。

  就仿佛这里就是它最后的归宿,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可事实上,虎头也尝试过占据他所在的位置。

  那时,被赶走的魂体就会飘向另外一边的角落。

  静静飘着。

  “该死!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吼!”

  恶虎张开嘴,口吐人言。

  魂体没有动静,好像要这么飘到天荒地老。

  又咆哮着软磨硬泡许久后,虎头再次归为寂静。

  它无奈了,想要放弃。

  可是在这种地方,它的魂魄每天都会比昨天更加虚弱。

  它抬起孤傲的头颅看向四周黑暗。

  它知道,那个跟这死小子一伙的死老头,死老太婆。

  肯定在外面看着自己。

  可是,它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们那如同明灯般的阳火。

  否则,它就能循着那阳火的方向跑出去了。

  虎头闭上了眼睛,等待下一个办法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

  外界,医院病房中。

  纸婆婆和爷爷松了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开怀。

  看见几乎把他们打的没脾气的恶虎被我的意识折磨的没了脾气。

  他们不高兴不行,值得三大碗好吧。

  两人放开术法。

  又重新落回了地面之上。

  方才熄灭的白炽灯,也在此时无声亮了起来。

  “那恶虎对十三来说,几乎算不上威胁了。”

  纸婆婆点头肯定。

  “是啊,而且每次十三的魂魄被毁灭,恢复速度都会比上一次快上许多。

  那恶虎每次又会肉眼可见虚弱上一些。

  看来,它的精魂是被十三无意识偷来当养料锤炼自己了。”

  纸婆婆的眼神有些怪异。

  看了眼病床上的我。

  她不由得感叹道。

  “虽说我从未听说过阴生子有这种本事,想来是老婆子我孤陋寡闻了,这种机缘,就连我也有些眼红了。”

  爷爷听见这话,斜瞥了她一眼。

  “你当真想要?”

  纸婆婆顿时笑了起来,笑的很尴尬,还有一分歉意在其中。

  我的阴生子体质怎么来的。

  她又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先死了妈,后让爷爷断了手,又让劳苦奔波的父亲当了替死。

  这才有了这珍贵的,天赋异禀的阴生子体质。

  要不是爷爷是阴相先生,恐怕我只有等死的份。

  这种开局先死了家人的机缘福报,给谁谁会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