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问话
王一水2021-07-17 16:192,015

  闹剧就这么平淡的结束了。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领舞大妈家。

  这个小区里。

  她还是第一波同我交好的。

  虽说原因是我利用小黑给他们家把孩子从人贩子手里找回来了。

  可毕竟人家示好了。

  而且还因为担心我,打算跑去给我收尸了。

  我不回报点,怎么都不好意思。

  结果我也就刚进门受到了热烈欢迎。

  大妈就抱着她孙子跑来找我。

  要我给她孙子算个命。

  如果命不好。

  就麻烦我给改个命。

  我当即汗颜。

  没来及吃饭,拿了俩桌上苹果就找借口跑了。

  而后,我又来到警局。

  感谢那小警察。

  也在这次。

  我终于得知了他的名字。

  罗宾。

  跟某超级英雄的副手同名。

  只是有些不吉利。

  看见我。

  他明显很高兴。

  可看见我没带小黑。

  他的笑就有些勉强了。

  一脸不爽感谢了他两句后。

  我也找借口溜了。

  下午时分。

  我来到了苏晓楠的父母家。

  本想找她跟着我一起回去老家玩玩。

  没想却被苏母告知,她并没有回家。

  我走时。

  苏母再次找到我。

  并用她那套卫道士言论狠狠批评教育了我。

  我自是不置可否。

  匆匆离开了。

  因为没便车可坐。

  我再度挤着拥挤的大巴回了老家。

  踏上故土。

  我有些感慨。

  遥记得前段时间在老家的时光。

  那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时光了。

  期间发生了许多事。

  就如同我刚才下车时虽在刚才。

  可似乎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

  村头犬吠,村尾鸡鸣。

  鸡犬相闻,是为大同。

  我回了家。

  小黑正趴在门口晒太阳。

  他身后不远处。

  黑叔也趴着晒太阳。

  这父子俩一个比一个慵懒。

  看见我,小黑立刻爬了起来。

  呜呜两声跑回了黑叔身后。

  像是要,哦不,就是在躲着我!

  这条死狗!

  我狠狠瞪了它一眼。

  传达的大意是。

  “回去之后没你好骨头吃!”

  小黑见被发现,对我呜呜的龇牙咧嘴。

  然后就被黑叔一尾巴压在了地上。

  好久没能起来。

  我冲黑叔笑了笑。

  恭敬叫了声叔。

  然后进屋一转头。

  迎面就看见了苏晓楠。

  她一脸惊奇跑出了我家。

  冲四周张望着。

  “你刚叫谁叔呢,我怎么没看见人啊。”

  她转过头,一脸戏谑望着我。

  又指着黑叔。

  “你喊的,不会是它吧?!”

  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

  苏晓楠仰天笑着走进了屋子里。

  我握紧了拳头没法反驳。

  知道这次的事。

  大概会被她笑话不知道多久。

  而且还是会被时常拿出来提提的那种。

  我很憋屈,但却没有办法。

  以后恐怕得受她摆布了。

  可我就要再进门。

  就看见苏晓楠也一脸丧气走了出来。

  她的身后跟着我爷爷和纸婆婆。

  “快,叫黑叔。”

  纸婆婆指着黑叔,一脸严肃对着苏晓楠道。

  “奶奶~”

  苏晓楠试图卖萌。

  可惜卖萌无效。

  纸婆婆颇为郑重地掰开她抱着自己的手。

  语气又重了两分。

  “快,叫叔!这是你黑叔!”

  苏晓楠“……”

  她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终究还是不甘道。

  “黑叔”

  黑叔狗头上依旧挂着悠闲的表情。

  颇为人性化的无奈摇头看着纸婆婆和爷爷两人。

  他们父子俩继续晒太阳。

  我和苏晓楠却被叫进了屋子。

  “嘿嘿嘿,这叫现世报。”

  我低声对苏晓楠道。

  “闭嘴!”

  苏晓楠严厉道。

  “你们在嘀咕什么呢?”

  纸婆婆道。

  我俩赶忙噤声。

  跟着进了屋子。

  坐在堂屋中。

  当然,是爷爷和纸婆婆坐在堂屋中。

  我俩只能站着。

  “你杀人了?”

  自我回来,爷爷眉头就始终皱着。

  此时终于问道。

  犹豫了一下。

  我还是点头承认了。

  “他该杀!”

  我补充道。

  “可是再怎么该杀,你也不应该枉开杀戒!”

  爷爷面无表情看着我。

  在他的目光下。

  从来都是低下头的我。

  这一次却是抬起头。

  同他对视。

  没有丝毫退却的打算。

  “唉,你跟孩子计较什么。”

  “我听晓楠说了那人的行径,助纣为虐!”

  “这种圣母般的英雄情节,不应该成为孩子们身上的枷锁。”

  纸婆婆为我和爷爷调和着。

  我也是第一次发现。

  老人们说的话,竟然也能如此时尚。

  而不是如古董般的老一套。

  “可是……”

  爷爷还想说什么。

  却被纸婆婆五十了。

  她抢过话头。

  对我道。

  “十三,虽说你爷爷有些纨绔。”

  “要不是他纨绔,手下留情,也不会有你们家的悲剧!”

  说到这,纸婆婆瞪了眼低下头的爷爷。

  后者将脑袋深深埋下。

  正如纸婆婆所言。

  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

  母亲就不会被那疯婆子害死。

  “可是!”

  没等我插话,纸婆婆接着道。

  “正如你爷爷所说,你也不能随意杀人。”

  “那只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纸婆婆的话让我陷入了有些惶恐。

  一方面,因为灵魂之中恶意的影响。

  我的脑中仿佛有人在不断催眠着我。

  它告诉我,胜者为王。

  可是另外一边。

  我又被这二十多年所养成的道德观所束缚。

  而纸婆婆的话,便如一道引线。

  它并不难明。

  但却极为极端与激烈。

  几乎可以决定我未来的道路。

  就像一柄重锤,要将那坚固如山壁的三观完全重铸。

  要么更加坚定,要么彻底崩塌。

  被另外一套理念所覆盖。

  我低下头,因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这时,纸婆婆暴喝道。

  “你想好了吗!你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一切都在你的选择之间!”

  我茫然抬起头看向她。

  “一切都在我的选择之间?”

  我喃喃道。

  我的眼中,逐渐亮起闪光。

  那一日的选择,没有人知道。

  就连爷爷他们也不知道。

  他如同一个深埋的答案。

  或许是炸弹,也或许,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

  再次拯救我于水火。

  就像是心持。

  苏晓楠担忧看向我。

  忍不住走近了两步。

  目光望向我时多了几分担忧。

  此时,我们只身隔十几厘米。

  这在以往是完全不敢想象的。

  她甚至轻轻拉住了我的衣襟。

  在我看不见的角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