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宴会当场
王一水2021-07-17 17:292,012

  只是远远看着,我心中就有了些许判断。

  当下也就不急,带着苏晓楠在会场中闲逛起来。

  我直奔取餐区,打定了注意,要补偿亏欠了接近两月的肚子。

  我在医院能吃碗饭都难。

  大多时候,都是稀粥加上葡萄糖维生素。

  苏晓楠找了个沙发坐下。

  静静看着我像个野蛮人一样四处掠夺。

  她穿的并不华丽,只是常服。

  可是却依旧难掩清丽,甚至于更增一抹朴素质感。

  很快,就有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找了上来。

  中年男人端着两杯红酒,笑看着苏晓楠。

  “我能坐这吗?”

  不可谓不儒雅,不可谓无风度。

  往日这套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可是这次,他失算了。

  “不行。”

  看了一眼,苏晓楠就将脑袋低了下来,继续看向远方。

  中年男人目光一沉。

  不过没有现场发作。

  顺着苏晓楠的目光。

  他看见了正四处吃东西的我,脸色有些难看。

  他误会了,以为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没教养的土包子,气得转身就走。

  于是,苏晓楠的目光变得有些高兴。

  就这么看着两个会场保安找上了我。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这场宴会的嘉宾吗?”

  我抬起头,有些茫然。

  其中一个保安眉头顿时一皱。

  “你嫩跟我们出来一下吗?”

  这事,我才反应过来。

  用油腻的手从口袋里随手掏出了那张请柬。

  这顿时让周围一群准备看笑话的宾客纳闷了。

  一想到我是跟他们同一阶级的人物。

  他们不得不郁闷。

  “先生,可以麻烦您不要影响这场宴会的举行吗?”

  即便接过了请柬,那保安还是开口提醒。

  我也有些不高兴了。

  “怎么,东西摆这不是给人吃的?我又没吧唧嘴习惯你管我?”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从保安们的身后走了出来。

  接过请柬就把两名保安驱走了。

  “他们的话可能有那么点伤人,可是那也是我想说的。”

  中年男人没打开请柬,像是怕脏一样小心捏着一角。

  “我是这场宴会的举办者之一,能请你出去吗?”

  他看着我,脸上是已经没有掩饰的厌恶。

  我放下了手中的鸡腿,开心的表情也变得冷漠。

  “你能代表他吗?”

  我指着正跟宾客谈话的清癯老者。

  男人神色一滞,有些难看。

  可在众人的目光下,他还是硬着头皮到。

  “能!”

  他说的斩钉截铁。

  于是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远处的苏晓楠注意到这一幕,也赶忙追上了我的脚步。

  “你就这么走了?这单生意不做了?”

  她有些奇怪。

  “不做了。”

  我冷硬道。

  自小起,我因为家庭原因,就经常给人欺负。

  长大后,我学会了分寸。

  或者说,识相。

  爷爷的朋友阴相不错,不需要帮忙就能颐养天年。

  可那中年男人就不一定了。

  自他自己介绍自己是宴会的组织者后。

  我也大概明白了老者邀请爷爷的原因。

  哪儿是什么请爷爷帮忙给他看看相。

  大概率应该是给那中年人镇镇煞,他身上的鬼气都快形成实质了。

  一旦形成,他不知从何处招惹到的鬼怪就会出手索命。

  不过自走出会场的那一刻起,那就跟我无关了。

  “嘿,还挺硬气,不过你如果挨骂我可不负责。”

  她手抱着头,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天上渐渐明晰的星星。

  时间还早,我俩没有急着走,选择在这边县城里玩玩再说。

  而宴会中,终于腾出手来的老头寻找起朋友的踪迹。

  可找了一圈,他都没能看见。

  “你之前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人吗?”

  找来负责现场秩序的保安队长,老头开口问道。

  对象想了想道。

  “除了两个二十来岁的不像参见宴会的男女,其他就没有了。”

  “二十来岁穿着便服?”

  老头瞳孔微张,当即问道。

  “他们手上有请柬吗?”

  “有的,还是您亲自签发的邀请函。”

  老头呼吸一顿,似乎松了口气。

  “那他们人呢?”

  “被您儿子赶出去了。”

  老头一口气没喘上来,瞳孔猛的一缩,惊道。

  “你说什么!”

  这声音不小,全场的来宾都关注的转过头来。

  看见说话的是谁后,没人敢说出什么不礼貌的话。

  中年男人关切的走上前去。

  看着气愤不已的老头,他奇怪道。

  “爸,你这是怎么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巴掌迎面而至。

  啪

  清脆,响亮,是自尊破碎的声音。

  挨了打的中年男人捂着脸,面色涨红。

  “爸,你发什么疯!”

  他也顾不上自己平时有多怕这个父亲,当即质问道。

  “我还想问你发什么疯!”

  老头骂道。

  中年男人一怔,火气顿时消了。

  “我做错了什么?”

  他小心翼翼问道。

  “你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事!”

  “记得。”

  中年男人脸色微变,那可是关乎他身家性命的大事,能不记得吗!

  “那你知不知道自己把人给赶走了!”

  “可是,那不是两个老人吗?”

  “老人就不能退休吗!”

  中年男人再也绷不住了,脸色大变跑到会场一角的垃圾桶里翻找起来。

  很快,就给他找到了那张有些油腻的请柬。

  看见其上的邀请人,他的脸色顿时发白起来。

  这下,他再也顾不上现场宾客如何如何了。

  一路小跑回了老头脚下,抱着老头的腿惊恐道。

  “爸,你可得救我啊,我不想死!”

  老头一脸的怒其不争。

  可最后,一切都转为了一声叹息。

  “唉,找吧,如果找不到,我也没有办法了。”

  顿时,这座县城最恐怖的力量之一被调度了起来。

  如同一座精密运行的机器。

  从上到下,上千人手,在成立翻找起来。

  看着场面很大,可事实上,却也是大海捞针一般的存在。

  当然了,这些我是不知道的。

  此时的我正带着苏晓楠在路边摊吃东西。

  临近结账,我满足的摸着肚子,对一脸和气的老板道。

  “老板,这次钱我就不付了啊。”

  老板一听这话,很快啊,蹭一下就站起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间诡闻秘事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