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父亲的回击
熋貓2021-05-26 11:295,702

  智下带着木子,一路跑,最后来到了郊区我们的家中,此时天还没有亮,我们一家还在熟睡,智下停下车,按了几声喇叭,喇叭的声音吵醒了在一楼睡觉的大福,大福以为来了陌生人,顿时“汪汪汪”的叫了起来,父亲顿时惊醒,以为来了丧尸,匆匆起床,拿起之前智下给的枪,就上来了,小心翼翼的拉开了一楼窗帘的一脚,朝外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情况,便以为是大福饿了才叫的,父亲抱起大福,抚摸了他的后背,大福停止了叫声,亲昵的蹭了蹭父亲的衣角,父亲抱着大福来到了食物碗旁,看到了食物和水还都有,顿时警觉了起来,大福一向很乖巧,从来不会乱叫,食物和水都有肯定不是饿了,晚上也溜过它了,不可能是想上厕所,于是掏出手机,调出了门外的监控摄像头。

  监控摄像头照到门外停了一辆车,车上的人并未下车,父亲这才大着胆子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何人,半夜到访?还不快下车。”

  父亲警惕的朝着车内的人大叫,握着枪,做好了随时开枪的准备。

  “别开枪,先生,是我,智下。”

  智下马上下了车,冲着父亲大喊。

  “智下?怎么这么晚了过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父亲看了看来人确实是智下,随即打开了栅栏门,出来迎接智下,走到车前,看了看车上的人。

  “木子女士,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大美呢?广源先生呢?”

  父亲看清了来人,着急的问着。

  “是这样,赵先生,我们的基地被丧尸围攻了,所有的人都死了,只剩下我们两个,我们死里逃生,才来到这里。”

  木子女士看到了赵爸爸也很激动,说说话哽咽了起来。

  “原来你们认识啊,太好了。”

  智下看两个人聊得投机,顿时安心了,毕竟深夜拜访,怕木子女士不习惯。

  “来来,先进屋再说,在外头说话不安全。”

  父亲看着木子女士哭了,忙叫两个人回屋再说,毕竟这深更半夜的,万一丧尸出来怎么办?还是回家安全一些。

  就这样两个人就跟随赵爸爸回到了家中,父亲小心谨慎的关好了栅栏门,把人请进屋后又关好了房门,就把两个人带到地下室的厨房中,因为一楼很不安全,如果一楼开灯迎客有灯光的话,势必会引来丧尸,在座两个人也都不是外人,也就没那么多的讲究,毕竟在末日还是安全更重要一些,那些所谓的礼仪,都抛弃吧。

  父亲把人带到了厨房,回到卧室轻声叫起了母亲,被叫醒的母亲,起床气还是很大的,不停地抱怨父亲这么晚了不睡觉,作什么,父亲只是不说话,不管母亲的唠叨,一会见了人自然就好了,父亲怕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大,吵醒了正在熟睡的我和惠子,又关好房门,轻声走到厨房,也关闭了厨房的门。

  一进厨房,母亲就看到了来人木子女士和智下,顿时精神了许多,也不抱怨了,看着他们的狼狈样子顿时明白了几分,慌忙给人倒水,想到他们可能一直赶路没有吃过东西,又拿出了饼干和牛奶,木子女士连连道谢。

  “这么晚了打扰你们真的不好意思。”

  木子女士起身,双手接过食物感激的向母亲和父亲道谢,智下则因为比较熟悉就没有说太多的客套话。

  “怎么回事?详细说说看。”

  父亲出声询问。

  “是这样,我们本来在基地做实验,结果发生震感,以为是地震就出了大楼,结果是变异老鼠在地下挖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三层的实验大楼就陷入坑中了,老鼠出来,把所有的人都咬死了吸干了血变成了丧尸体,其中还有一些持枪的军人,变成了二级丧尸,他们会用武器攻击人类,我们俩是藏到了武器室才认识的,通过军用通道逃出,用最后的C4炸弹引爆了基地自毁的装置,导致了基地爆炸,所有的丧尸都困在里面了,现在生死未卜,我们无地可去,就一路逃到了这里。”

  智下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牛奶,简短的描述了事情的经过。

  “看来,丧尸体又强大了,这么说疫苗还没有研制出来?”

  父亲沉思了一会,发出了询问。

  “嗯,实验失败了,所有的资料和研究成果都在实验室没有抢救出来,什么都没有了。”

  木子女士想起死去的同事不禁有些泪目。

  “没关系,人活着就没事,你们是疫苗的研究者,以后会有机会重建基地的,该来的总会来,既然失去了失败的研究成果,下一次也许就成功了。”

  母亲出声安慰着木子女士,木子女士听了母亲的话,点了点头。

  “你们打算怎么办?智下这边可以住的,东西都是现成的,树屋那边也有你的房间,木子女士呢?家人怎么办?还是?”

  父亲出声询问。

  “我想回家去,毕竟我的丈夫和女儿都在那里,我不回去,他们不会放心的,肯定会出来寻我,到时候岂不是更危险。”

  木子女士沉默了一会终于做出了决定。

  “好,今天晚上你们就在我这将就一夜,天亮了我就开车送你回去,智下就留下,咱们尽快的搬到山上去。”

  父亲点了点头,看了看母亲,于是母亲就带着木子女士回到房间睡了,父亲则和智下在一楼休息。

  第二天,天蒙蒙亮,父亲就起来了,交代了母亲今日和智下一起搬家,搬到树屋上去,自己则开车送木子女士回家。

  父亲问了木子女士的家庭住址,导航了最近的路线,开车一路驰骋,父亲一路上安慰木子女士。

  “回去了,尽量不要说基地的情况,要不家人也会感到恐慌的,大美还小承受不了那么多。”

  木子女士听了父亲的建议连连点头。

  “那个……不行就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山上毕竟安全一些,人多还有个照应。”

  父亲顿了顿迟疑的说出了自己的话。

  “我回去跟广源商量一下,毕竟搬家也不是小事,我们那边也加固了,做了食物储备。”

  木子女士一时拿不定主意,也不好回复父亲的话。

  “那行,你们如果有困难了就过来找我们,我们随时欢迎。”

  父亲也没有过多的纠结,提出了邀请,人家不愿意来,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就这样一路无话,父亲安全的把木子女士送回家中。

  考虑到家里马上又要搬家了,夏天的时候蚊虫不较多,经常下雨,木屋会比较潮湿,父亲在心里打算了一下,就开车出发去批发市场,采购一些防蚊虫的设备,再加上自己一家很久都没有出门食物也吃的差不多了,这回要搬家以后出来的就更难了,所以又出发采购一番。

  通过这几次父亲重大的决定,让我们家逃过了丧尸的攻击,一直处于安全的,父亲也在尽全力为我们打造更加安全的生活环境,母亲由衷的感谢父亲,也就不再反对父亲的任何行为,把家里的大权交给了父亲,所有的大事都由父亲做主,一切听从父亲的安排,爱人之间全心的信任和依靠让父亲倍感温暖,为了让我们能够在有限的条件过得更舒适,父亲没少费心思。

  父亲又开始土豪般的采购了一番,能送的都送到家里,不能送的都安置在车上拉回去,一切准备就绪,父亲又去买了些种子,打算种在山上,又给我们一家还有智下添置了夏天秋天冬天的衣服,不确定尺码,一切往大了买不合适回家改,冷了还能多套几件,考虑了种种,一圈下来囤够了生活用品食物,就连棉被都多囤了好多,反正山上有的是树,不够再建库房,就地取材也方便,于是在父亲买齐所有东西返回家中时已是下午,天也马上要黑了。

  父亲开车一路驰骋,想尽快的赶回家中,车刚开出市区上了高速就遇到了四处游荡觅食的丧尸群,父亲顿时停下车,观察着丧尸,看了看丧尸,手中没有武器,好在不是智下他们所说的二级丧尸,就算是一级丧尸也有十多个人,父亲定下心神,看了看附近并没有变异老鼠的存在,顿时安心了几分,掏出枪,装了满满一弹夹的子弹,右手拿枪,左手握住方向盘,把油门踩到底,争取冲出去,能冲出去就冲出去,不能冲出去就干。

  父亲深吸了一口气,油门踩到底,冲着前方的丧尸冲了过去,车前的那两个路边游荡的丧尸顿时被父亲的车撞飞了,撞飞的丧尸发出了哀嚎声,哀嚎声吸引了附近游荡的丧尸们,丧尸们发现了父亲的车,闻到了新鲜肉类的味道,肉少狼多,丧尸们开始了争抢,纷纷朝着父亲张开双臂走了过来,密密麻麻的丧尸朝着父亲走了过来拦住了父亲的去路。

  父亲大骂一声,摇开驾驶室左侧的窗户,半个身子探了出去拿起枪就开始一轮的扫射,前边一排的丧尸瞬间倒地,后边的丧尸蜂拥而至,前仆后继,很快父亲一夹子的子弹打光了,丧尸群也倒下了不少,但是枪声,丧尸的哀嚎声还在引来更多的丧尸,父亲看了看,干耗着肯定不是办法,他们人多,父亲不能这样等着,如果等着只是在等死,既然打不过,干脆就逃吧,父亲看了看身后的路,迅速倒了车,下了高速,下了高速就换了一个方向开车,总不能把这么多的丧尸引回家吧,这样更不安全,既然丧尸愿意跟着自己,那就跟着吧,父亲驱车把丧尸引到了市区内,此时市区内早就没有了人类和车辆,父亲把车停在路边,拿着太刀下了车,看着尾随自己而来的丧尸们,刀鞘系于腰间锁甲着于身,纳刀于刀鞘之中手握刀柄,率先对着最前边的丧尸冲了过去,只见一道亮光闪过,一刀瞬间出鞘直接扫断了丧尸的头,丧尸的头瞬间滚落在地,滚了好远,丧尸的尸体也应声倒地,父亲一看有戏,把头砍掉丧尸就失去了攻击力,心中顿时冷静了几分。

  父亲看着这些一路跟着自己的十几个丧尸重新纳刀于刀鞘中弯腰拔刀出鞘,刀光连闪,劈刺砍撩之间步行龙蛇行走于丧尸之间,所过之处丧尸统统掉了头颅滚落在地上,父亲狠狠的把头骨踢到一旁的街道上,踹了踹尸体清出了一条路,很快后边又追上来五只丧尸,父亲经过刚才的打斗已经卸了一半的力气,此时也没有把握能完全解决掉面前的5只丧尸体,5只丧尸体得到了之前丧尸的教训,进行了团队合作,几个回合后把父亲团团围住,父亲此时也没有了力气,毕竟穿着厚厚的锁子甲,拿着沉的刀,白天还跑了一大圈,刚才还解决掉了好几个丧尸,哪里还有力气跟他们PK,丧尸们看到父亲没有了之前的灵活,顿时展开了攻击,父亲生气的扔掉了手中的长刀,拿出随身携带的军用匕首,虽说是匕首,但是也不短,虽不能一刀砍下头颅,近身攻击还是不错的。

  父亲拿出匕首,对着一个弱小的丧尸冲了过去,一刀插入了丧尸的一只眼睛之中,匕首一转用力一带脑壳直接飞了起来,丧尸一声嚎叫来倒了下去,五人围住的圈圈瞬间有了一个缺口,父亲见状赶紧撤出了丧尸的包围圈,面朝余下的四个丧尸,丧尸们大怒,发出了哀嚎声,父亲见状,心中忍不住打鼓,一群对付不过看来只能一个个攻击了,父亲迅速奔跑,分散了聚堆的丧尸,打算一个个突破,竭力一跳匕首直接插入后颈,切断了大动脉,虽然没有完全切下头颅,但是却断了两侧的动脉,切穿了咽喉,没死也差不多了,另一只丧尸立马来救,父亲一个驴打滚躲过后跳起刺入后颈直接把脖颈砍掉大半,脑袋恐怖的耷拉着倒了下去,匕首抽出直接回身直直插入打算偷袭丧尸的眉心,双手使劲往下拉直接变成Y字行稍稍喘了口气。

  就在此时,刚才开了瓢的丧尸在背后抓住了父亲的肩膀,朝着父亲的后背狠狠的咬了下去,父亲心中一凉,大惊失色,怎么把没脑壳忘了呢,自己只是让他开瓢了,并没有死去啊,直骂自己太马虎大意了,剩下一只丧尸看到没脑壳抓住了父亲,顿时兴奋的嚎叫了起来,冲着父亲过去了,父亲动了动上身,发现被控制住了动不了了,但是腿能动啊,他一脚踹朝着自己走来的丧尸的小腿上,果不其然丧尸被踹了一脚受不住力,跪了下来,父亲趁机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出了身后的没脑壳,把没脑壳甩到了跪地丧尸的身上,两个丧尸顿时摔成一团没脑壳撒了一地豆腐渣,父亲活动了一下肩膀,好在穿了锁子甲,要不这一獠牙下去,不死也受伤了,让它咬一口不分分钟变成丧尸体,父亲赶忙跑过去捡起了刚才扔掉的太刀,朝着没脑壳和跪地丧尸狠狠的砍了下去,头颅滚落,父亲又不死心的多插了几刀解气,就当父亲准备开车回家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那三只丧尸,又不放心的砍下了头颅,扔到了垃圾桶里,这才清理着现场的尸体,挪出一条路上车开车回家,这回自己并没有走高速,所以兜兜转转直到半夜才回到家中。

  智下一大早就带着母亲和我还有惠子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搬上了树屋,后又接到了父亲的采购电话,也把东西都搬上了树屋上边建造的库房,库房堆的满满的,库房放不下的智下的房间也放了一些,毕竟智下一个人住,不占多少空间。智下又锯了一些树木,晾晒着,想着多弄一间库房,不管是储物还是干别的都行,我和妈妈则在弄栅栏窝,智下叔叔帮忙弄好了木板,我们在另外一个平台上搭窝,给母鸡给大福,多亏了这几只母鸡一只下蛋,我们也存下了不少鸡蛋,都被母亲腌制起来放在库房了。树屋那边全部收拾妥当,我们一家下山在房子里面等待父亲归来,智下叔叔又把房子上所有能用到的东西全拆了搬到了树屋,甚至把家里的防盗门也拆了,找了一个送货的人给了点钱,一起扛上了山,把门装在了我们的围墙上,这样,我们前后围墙就多了两个防盗门,就整个把我们生活的区域和山林划分开了。围墙的外围还有刺栅栏和电网连接着,我们的围墙建的也很高,丧尸是爬不进去的。

  天完全黑了父亲还没有回来,母亲和我都很担心,智下叔叔为了我们的安全,还是护送了我们一家人上山,自己在下边等父亲回来,智下见父亲迟迟没有回来便带着头灯拿着枪独自去了高速路口,夜已经深,还不见父亲的身影,智下着急了,以为父亲出了什么事马上给父亲打电话。

  那边的父亲兜兜转转最后从对面的高速下了车,看到了高速口的灯光,按响了车铃,打开了车灯,智下回头,被车灯晃了眼,看不清来人,却把手枪对准了车辆,父亲认出了智下,大叫智下,打着招呼,智下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也放下了手枪,等一会眼睛适应了车灯,看清了父亲才放下心来,上车询问者父亲的情况,父亲把遇到丧尸的事情和智下说了说,在智下的强烈要求下父亲脱了上衣,智下看到锁子甲毫发无损,顿时安心了,催促着父亲穿上衣服,赶紧上山,一家人都在山上呢。

  父亲十分感激智下的帮忙,要不是有智下在,妈妈和我怎么可能一天就搬完家,智下笑了父亲。

  “什么时候先生也跟我说起客套话来了,不是说好的一家人嘛?”

  父亲听了连连点头道歉。

  父亲把车停到山脚下,跟着智下把车上采购的物资搬上山,两个人整整搬了四趟,才搬完,父亲独自下山,把车藏匿起来,如果以后遇到什么事情了,也好第一时间开车逃跑。索性回来的路上已经加满了油箱,也储备了一大桶的汽油在车上,跑个几万公里的不是问题。

  山上,我和母亲听到上山的脚步有些胆战心惊,后来听到了智下叔叔的大喊声,知道了是父亲回来了,我们才安定了心神,就这样收拾好新家,我们一家人就准备休息了。

  第一次来到书屋中生活还有些不想睡,我一个人走到了树桥上,看着月亮,开始写着今天的日记:

  Date:

  今日天气阴,

  我们终于搬新家了,第一次在树屋上过夜,既兴奋又害怕,今日父亲回来的很晚,一直沉着脸,问什么都不肯说,基地被炸毁了,疫苗又遥遥无期了,好在智下叔叔回来跟我们一起生活了。希望丧尸永远都不会危害我们一家人。

  附:

  基地被毁研究员几乎全灭

  疫苗研究成果被毁

  城市里面人人闭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