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病毒爆发前1
熋貓2021-05-26 11:295,372

  清晨我接到了大美童鞋的电话,相互道了平安,得知了她们也抵达了农村的房子,在得知我们的住处缺东少西要回去采购的时候,大美也央求了妈妈去同一个地方采购,就这样,我们约定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也很高兴,于是电话预约叫了车,准备和她们汇合。

  爸爸则决定出去采买一些建材,加固一下门窗,检查一下设备,毕竟这个库房很久都没有住过人,在这个远离市区的地方还是很危险的,为了让我和妈妈住的踏实,还是决定加固一下,幸好工具间也有一些工具,缺少的材料爸爸也是记录在本子上,打算和我们一起到了市区之后再分开采买,出门时爸爸特意叮嘱妈妈,因为我们在的地方太偏僻了不方便,没有办法做到每天出去采买一次,这次还是多准备一些。

  现在外头的花粉过敏正值高峰期,还是多储备一些在家里减少外出花粉过敏的可能,在准备一些基本药物,防止我有个头疼脑热,这次难得发现妈妈没有拒绝爸爸的话,预约的车很快就到了,我们坐上车,爸爸又和妈妈商量着打算租一台小货车,一是打算拉一些建材回来,二是我们采买的东西需要运回来,以后出门的话也方便一些。

  左右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妈妈爽快的答应了,租车的事情交给爸爸去办了,爸爸和我们约定好集合的时间和地点就提前下了车自己独自打车去往建材市场采买,我和妈妈则去了和大美一家约定的超市集合。

  “楠楠,你那边怎么样?我们住的地方还算干净,就是有点寂寞,还是这里市中心繁华热闹一些,呆了一天我都要长毛了。”

  一见面,大美童鞋就拉着我的手抱怨着,嘟嘟着小嘴,眼巴巴的看着我。

  “还行,就是比较偏僻,安静的很,地方已经收拾好了,还算整齐,就是生活用品还是不多,这次来打算买一些回去,出门前爸爸特意交代多带一些,因为地方远,来往不方便。”

  我也拉过大美的小胖爪,捏了捏,带着她去找推车。

  在我们采购了一些柴米油盐,日常用品,大概有一个月左右的量,就准备结账出来,在排队等待付款的时候,跑过来一个横冲直撞的男子他很是慌张,手忙脚乱的抱着选购好的食物,插队到了我们前面,看着他穿的挺正式的,应该不是个坏人,我们左右也没什么着急的事情,就让了他先,他道了谢还算礼貌,出了超市,我们跟大美一家告了别,就原地等待爸爸的接应,等了一会爸爸也满载而归的来了,装好车,我们一家开心的回家了。回到家我和妈妈开始归置生活用品,爸爸则开始加固门窗,爸爸甚至买回了种子和空气净化器,为了在不上学期间培养我的自理能力,所以把小菜园的建设交给了我。我又拿着锄头学着翻地,于是我们一家开始了忙碌的小日常

  ----------------G药品研究室-----------------------------------------------------

  “你们这群只配吃垃圾的废物,一个人都看不住,还能干什么?都去切腹自杀吧,今天要是不把人抓回来,老子就废了你们,剁了你们去喂狗,库搜……”

  研究室内,社长怒气冲冲的指着一令属下,无底线的谩骂着,随即抓起了广石的衣领,朝他的脸上恶狠狠的吐了一口浓痰,又嫌弃的扔开他,一脚踹在了肋骨上

  “少拿糊弄媒体的那一套糊弄老子,还6个研究员,你告诉老子那几试药人呢?我看你分明就是掩耳盗铃,说,是不是你放走了智下?G资料所有信息是不是被智下带走了?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我待你也算不错,这是反了是吧,你们把家人带走了以为我就没办法了?,抗敏药资料偷走我就做不成东西了?来人,给他关起来,找不到智下,你就等死吧。”

  两个黑衣人抓住了广石,社长又命令剩下的人去寻找智下一行人的踪迹。

  与此同时智下慌张的从超市买了些食物回来分发给大家,看了看手机,已经整整一天都没有接到广石的消息了,心里暗暗的有些慌张,随后回头看了看广石的车,这个车现在已经不安全了,如果社长发怒,要来抓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吗,现在办理出国的手续也已经不可能的,护照什么的根本不在身上,没有了车我们这一行人老的老,小的小,可是走不远的,想到这些智下早已无心手中的食物,一个人唉声叹气起来。

  “怎么了?智下君,是不是哥哥还没有消息?哥哥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不会的,怎么会呢,你哥哥明明答应我和惠子会安全回来的,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此时广石的妹妹和妻子看到智下的神情不禁有些慌张,心思也乱了,哪里还顾得上吃什么东西,个个都眼泪汪汪的,一脸焦急的看着智下,此时的智下只能安慰她们,说出了和广石的约定,才让大家放心了许多。

  “儿子,是爸爸妈妈拖累了你们,要不你们还是快跑吧,别管我们了,我们老了,跑不动了,能活一天算一天,就算抓到我们也没什么用的,只是别拖累了你们年轻人,大好的青春还在后边呢。”

  逃亡一路都沉默不语的母亲,放下了手中的食物,低声说出了话,她默默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大家的反应。

  “不可能,我怎么会这样呢,本来让你们受苦就是儿子的不孝了,咱们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怎么会丢下你们不管呢,不要在说这样的话了母亲。”

  智下的语气重了重,既生气又心疼的拉着母亲的手,无论什么时候血缘亲情是不可磨灭的。

  一行人都没有说话,默默的吃着手里的食物,而此时连最小的惠子看到大人们吵架也都默不作声,思念着爸爸,眼眶红红的,憋着嘴哭泣。

  “吉祥寺那边有我住的公寓,不如我们先去洗漱一下,换身衣服,取点钱出来再继续逃?”

  此时妹妹小声的提出意见,打破了大家的沉默。

  “不可,如果社长发现我们都逃了,肯定会查到各自的住所,我们这样回去只会是自投罗网,太危险了。”

  智下,摇摇头,拒绝了妹妹的提议,不过看了看几个人的惨状,加之今天购买的食物已经花光了随身的钱,决定还是要大胆一次,决定先把她们安置下来,晚上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潜入妹妹家,取一些衣服和钱财,妹妹把钥匙交给了智下,于是智下一路开车来到了一个相对偏僻的民宿,恳求了老板很久,老板才答应一行人先住下离开时再付费用,一行人很高兴的住了下来,可以有热热的洗澡水,软软的床铺,老板看这行人可怜又免费的送了食物,一行人感激的热泪盈眶。

  深夜,智下独自开着车来到了吉祥寺妹妹家的楼下,藏好了车在草丛中隐秘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任何人,于是上了楼,他不敢开灯,因为怕被发现,按照妹妹告诉的储物地点,拿到了手电筒,虚掩着光,找到了一个登山包,装好了6个人的衣服,没有男装,还是找到些又肥又大的运动服,拿了钱包和冰箱一些食物,又给惠子拿了一条毯子,准备出门,想了想又回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用毯子裹了严实拿在手里,下了楼,环顾了一下四周无人,跑向车里,开车前往民宿和大家汇合,一路上又怕被人跟了踪迹,兜兜转转几条路最后才从一条偏僻的小巷子开了出去。回到民宿,藏好了车,看着大家都睡的很熟,他蹑手蹑脚的来到卫生间洗漱了换了衣服,来到自己的床位躺下,充了手机的电,防止广石来电的时候不能及时接听,想了想明日的安排,渐渐的睡了过去,他不敢睡的太死,怕有人闯入自己听不到,毯子裹着的菜刀也一直放在自己的枕边,防止出现什么意外,就这样一夜无事。

  清晨,天刚有些发亮,智下叫醒了大家换好了新准备的衣服,偷偷留了民宿的钱,带着大家开车离开了,几经周转来到一个24小时的ATM,取出了所有的钱,掰折了银行卡仍在垃圾桶内,找了家早点摊,一行人简单的吃了早饭,又驱车逃亡下一个城市,在上高速前遇到了一个对外出租车辆的公司,正好营业,智下眼睛一亮,随即租了一辆大车,交了押金,因为考虑到自己已经被曝死亡,就用了父亲的身份信息作了登记,一行人上了新车,检查了一番,没有问题,于是大车拖着小车上了高速,下了高速,把小车扔到了高速下面的防空洞处,卸下牌照带走,开着大车一路驰骋,打算离开这里。

  此时社长带着两个黑衣人压制着广石,把他带到了一个因质量问题国家严令停工的工地处,工地此时已经没有了工人,因为材料质量问题,房地产商正在和材料商打官司,所以这个地方很久都没有在开工,自然也没有人,黑衣人压着广石来到一栋已经建好的高楼处,找了一个楼层,把广石绑在了正在施工的围架上,因为还没有完全竣工,所以还没有门窗,只能绑在架子上。

  “说,智下去哪里了?你们什么时候串通一气的,说!”

  社长恶狠狠的解下了腰间的皮带,狠狠的抽打在广石的身上,因为是春天,衣服自然也没有穿的很厚,不多时广石身上就被抽打的衣服碎了,皮肤也出现了血痕,此时的广石早已失去了谦卑,不在唯唯诺诺的,他恶狠狠的怒骂社长

  “你这个杀千刀的肥猪头,别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是不会告诉你的,老子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打死老子也是不知道,打死我我做鬼也变成厉鬼咬死你全家。”

  “八嘎,你个小兔崽子,爷爷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这就是你跟我作对的代价,别让老子逮到你的妻妹,否则老子让你眼睁睁看着你的亲人和爱人在我身下**。”

  社长随手捡起工地的木板狠狠的抽向广石,四五下之后木板应声而碎,自己也没有了力气,扔掉手中断掉的木板,指向旁边黑衣人让继续拷打,一定要问出智下她们的行踪,自己则累的气喘吁吁下了大楼开车离开了。

  此时被抽打了很久的广石因为疼痛也昏厥了过去,其中一个黑衣人又去买了一桶水,狠狠的浇在广石身上,清凉的水冲刷着被抽打的皮开肉绽的伤口,疼痛迅速蔓延至全身每一处神经,因为冷水的刺激导致肌肉的迅速收缩,此时的广石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啊!啊!啊!你们这群畜生,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会说的,还不快放了老子”

  两个黑衣人相互的对了一下视线,其中一个黑衣人开始对广石进行搜身,希望能搜到一些有用的线索,毕竟审讯人的这种事,对他们来说也是厌烦的,只想赶紧问出消息,结束后还要赶着去红灯区喝花啤。

  早就料到会被搜身的广石,早早的卸掉了自己的手机卡,把手机卡埋到了公司库房的窗下,只留下一个被清空的手机在身上,就为了防止智下因为着急给自己打电话被人接听到,所以黑衣人就算搜身也只是搜到了一个空白的手机,一无所获,气急败坏的黑衣人对着广石好一顿辱骂又捡起钢筋抽了好大一会,广石此时也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变得苍白,唇也毫无血色。最后广石经不住抽打昏了过去,黑衣人或许也是打累了,停手了,因为此地方条件简陋,两个黑衣人迅速做出决定,一天一个人看守广石,左右广石也被绑着打到没有力气逃跑了,一个人看着也无妨。于是乎另外一个黑衣人就离开了,离开前还给留守的黑衣人带了一个椅子一点吃食过来。黑衣人看着广石晕了半日也没有力气抵抗了,索性摊在椅子上吃喝玩起了手机。

  夜很快就黑了,建筑工地是没有灯的,黑衣人此时也昏昏欲睡了起来,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广石饿醒了,睁开双眼适应了好一会黑暗,终于听到黑衣人规律的鼾声,决定逃跑,他尝试着给自己解开绳子,无奈双手被捆绑在身后,他只能沿着围架蹑手蹑脚的往边缘移动,盼望着到头的时候,架子会有一个缺口可以出来,,以后再慢慢的想办法,就这样一步一步的移动,大气都不敢喘,大滴的汗珠从广石的头上渗出,浑身开始流淌着汗液与血液的混合物,汗液与血液侵蚀着伤口传来痛意,广石忍不住闷哼了一声,黑衣人一动,嘎吱一声,广石吓得立刻停住原地不动,大气都不敢喘,原来黑衣人只是重新动了动,找了一个舒服的睡姿继续睡,听到鼾声又一次规律了,他继续向边缘摸索,凭借着白天对地形的勘察,他轻松的找到了围架的头,手出来了,因为固定围布的地方有一个突出的钉子,广石就在上边磨了很久终于把一只手的绳子磨松了,双臂使劲一拉扯,绳子断了,手可以拿到前边来了,广石马上就解开了手上的绳索,自由了,下一步就是如何逃出去,好在他们绑广石的楼层不是很高,也就三层楼的高度,于是广石双手紧紧抓住围架,双脚也紧紧勾住,一点一点的蹭到地面,终于到了地面上,摸索着离开了建筑工地,用尽最后的力气奔跑,跑到了公司库房,迫不及待的用双手挖开了地上的泥土取出了手机卡,跳入库房的窗户,拿出早就准备背包,换上干净的衣服,插上手机卡,迅速给智下报了平安,询问了位置,然后把库房那台很久都没有开过的老爷车开了出去,超近路追赶往智下。

  此时藏匿在树林中的社长的车灯也亮了起来,社长吩咐着司机一路跟踪,又安排好了后续的黑衣人前来辅助,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势必要把智下一行人一网打尽,灭口,夺回G的相关资料。

  -------------------------家中-------------------------------

  忙碌了一天的我们终于把家事安排的井井有条,父亲也把门窗都加固好了换成了厚重的防盗门,就连窗户也加上了防盗网,家附近也安装了铁栅栏,防止有什么大型动物过来骚扰,毕竟在郊区,还是安全最重要,又在前门后门各加装了监控探头,不出门也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况,我也把菜地的种子都种下了,浇了水,妈妈也把采买回来的食物都放好了,我和妈妈一起收拾了一层的阅览室,整理出了几个办公桌,从今天开始爸爸也申请家里办公不出门了,所以收拾出来的办公桌,一张给爸爸办公,一张给我学习,另外两张一张当成了电视桌,一张当做餐桌,爸爸也把电视拿了上来,随即爸爸开启了空气净化器,感觉室内的空气都变的格外清新,对了这次爸爸出去,怕我在家寂寞,还带回来一直小狗给我养着玩,说是为了看家,还能培养我的爱心和能力,所以小狗就交给我管了,妈妈起初是不同意的,说味道大,又埋汰,想要扔出去,不过在我和爸爸极力的保证下,也无奈的同意了,于是我就把小狗的家安排在了一楼的位置。

  就这样我们一家愉快的进行了搬家以来最正式的晚餐。

  晚饭后我拿出日记本:

  4月4日天气晴,郊外家中

  新家重新装饰好了,很是温馨,今天和妈妈外出采购遇到一个急匆匆的怪叔叔,但是他很有礼貌,和电视上宣布的死亡研究员照片很像,爸爸今天给我带回来一只小狗,我起名叫大福,爸爸把大福和小菜园都交给了我,今天还看到了好朋友大美,我很开心。

  ------------------------------------------晚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