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病毒爆发前 3
熋貓2021-05-26 11:295,291

  睡了一觉起来,感觉心身都好了很多,早上的紧张和不安都渐渐散去,打着哈气下了楼,看着正在忙碌家事的妈妈,内心不禁有些惆怅,在不知不觉中自己长大了,而妈妈却老了,我默默的来到客厅,接了一杯温水,递给母亲,顺手接过了妈妈手中的抹布。

  “妈,歇会吧,我来擦。”

  “唉,不累,你是不是肚子饿了,再等一会,爸爸下了班回来了就能吃饭了,今天晚上有你最爱吃的红烧肉,三肥七瘦,妈都记着哩,我们囡囡喜欢的妈妈都记得。”

  妈妈接过我手中的温水,一饮而尽,又忙拿过我抢走的抹布,推我去客厅坐着,此时门响了,是爸爸回来了,我忙过去接过爸爸手中的公文包,随手要关上房门。

  “等一下在关,大美一家来了,在外边停车呢,马上就进来了。”

  爸爸忙出手制止我,一边脱鞋一边示意我去拿三双拖鞋出来

  “哦,好啊,她们怎么过来了?”

  “还不是你们两个不省心的丫头惹出来的麻烦,幸亏没有什么危险,要是有危险了,你让爸爸和妈妈怎么办?以后不能这么冒失了,也不准在外边过夜了。”

  爸爸挂好了外套,坐在客厅接过妈妈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看起来疲惫的很,正说着大美一家三口也进来了。

  “楠楠,我们来咯,叔叔,阿姨好,打扰了,这是在我们家附近买的一些小点心,第一次登门,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就买了一些。”

  大美乖巧的鞠躬打着招呼,双手递过点心。

  “来就来嘛,那么客气干嘛,你和我们家楠楠都是同学了,那么熟悉不是外人,我们初到京都,楠楠这孩子也腼腆,一直没什么好朋友,你们能成为好朋友,我们还是很高兴的,以后多来家里玩,把这当成自己的家,随便坐哈。”

  妈妈接过大美童鞋手里的点心,热情的邀请大美一家三口坐下说话,就去了厨房泡了茶,装了点心,洗好了水果端了过来。

  “楠楠,这个是我的父亲广源先生,是名工程建筑师哦,这个是我的母亲木子女士,是国家检测的工作人员,爸爸妈妈这个是楠楠,赵楠,我最好的朋友,这两位是他的父母,赵先生和柳女士,她们是因为赵爸爸的工作原因,前阵子才搬过来的,家在EN。”

  大美童鞋大方的做了双方的介绍,爸爸赞许的对大美童鞋点了点头。

  “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大美回家跟我们说的事,听说你们遇到了某个药品公司的人员,说起了有关樱花观赏大会的事情,还说你们无意中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我们担心你们会遇到什么危险,所以特意过来了解一下情况,正好您爱人,也给我们打了电话询问此事,我们就过来了,大美这孩子说话冒冒失失的,我怕她说的不清不楚再有什么遗漏下来的事情,所以特意登门”

  大美的爸爸广源先生说出了此行而来的目的。

  “是啊,我们期初也不是很相信,要不是大美这孩子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又有楠楠知情,我们还以为是大美做了噩梦,信以为真回家来说的呢,我今天上班的时候特意留心了此事,根据检查,昨天空气指数严重超标,甚至往年增加了30%还多,其中10%还检验出有药物残留的成分,社长把此次的化验结果告知了县长,县长更是怀疑樱花会出现的大量市民昏厥和此10%的药物有关,严令追查呢。”

  木子女士也是很认真的说出了此事。

  “是呢,我今天上班也是留心了此事,我家楠楠虽然做事大大咧咧,但是从不会胡乱说些有的没的,更不会撒谎,所以我上班特别查了一下当日送上来的版件,啊,我是特约记者,专门收集版件来写稿件刊登的,发现新干线也有很多人出现了晕厥,因为此事的严重,社长说先压下来,没有查清楚什么原因,不要轻易的透露出去,免得引起市民的恐慌”

  爸爸压低了声音,也是说了能说的,有一些内部的事情,不方便透露的还是没有说出口。

  “那怎么办,要是真的,我们可怎么办才好啊”

  此时妈妈也显得慌张了,也开始认真的注重此事,不像是早上那样马马虎虎认为还是玩笑话了。

  “不要怕,一旦发现情况有变,相信国家也会出手的,国家不会让市民这样的,不可能会置之不理的。”

  广源先生,出声道,随即安抚了身边的木子女士,木子女士也是连连的点头

  “但愿如此吧”

  母亲出声感叹道。

  “我们明天打算搬家,公司那边有一个库房,是存放旧时稿件的地方,在京郊,那边没什么樱花树,也没什么人家,起初公司也是分了给我暂住的,但是因为那个地方离我家楠楠的学校太远,上学不方便,我们才租了这个公寓,现在看来不得不住过去了,楠楠明天的学校也不要去了,暂时请假一段时间看看,你们呢?什么打算?要不要过去跟我们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那个地方还挺大的,住6个人不是什么问题,就是的需要好好归置一下。”

  爸爸沉重的做了这个决定,没有跟任何人商量。

  “我们就不过去了,我们在农村那边也有一处房产,搬过去,好好整理一下也是能够住的,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在好好去上学,毕竟我们一家对花粉过敏,学校这个时候都会照顾一些过敏症严重的同学可以不用去学校的。”

  广源先生也是做了一个没有和家人商量的决定,仿佛如释重负一般。

  “这样啊,那我们岂不是见不到面了吗,楠楠我会好想你,怎么办?”

  大美拉着我的手,眼泪汪汪的看着我。

  “没关系,我们还可以通电话啊,等着花粉期也就三,四个月,等过了这几个月我们还能见面的,到时候你可以来我家玩哦”

  我拍了拍大美的手,安慰他

  就这样四个大人们在一起说了很久的话,妈妈也热情的邀请大美一家人在我家吃了饭再回去,但是木子女士还是执意打扰的太久了,该回去了,所以就这样相互说了再见,大美还是恋恋不舍的拉着我的手,不愿意离开,我也是,很难过,好不容易在异国遇到了这么一个谈的来的朋友,也是很舍不得的,我把我从EN带回来最喜欢的熊猫玩偶送给了大美,并且告诉她这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哦,很是可爱,有机会我一定带她去看,就这样相互说了再见。

  送走了大美一家,妈妈也把准备好的我的生日餐端上了桌,可是此时的我已没有什么心情再过生日了,虽然生日已经过去了一天,但因为没有在家里吃,妈妈还是今天给我补了晚餐。

  饭桌上,沉默了许久的爸爸说话了。

  “不如我们回国吧,这个地方本身也是地震不断,现在又出现了昏厥,还是回老家安全一些。”

  “回去?你知道我们废了多大的劲才来到这里的吗?老家的房子早就卖掉了,回不去了,再说这边工资待遇这么好,你怎么舍得就这样回去?你还考虑不考虑囡囡的未来了,等着学成归去,最起码是海归,以后也会有份不错的工作,你别听他们这么一吓唬就退缩了,还是不是个老爷们,我看着花粉过敏症可没有那么严重,不就跟咱们老家感冒发烧似的,吃点药,休息几天应许就好了,也许那些昏厥的人是因为别的原因呢,再说离这边远着呢,再说你也说了要搬家,我都是支持的,换个环境也许就好了不会有事情了。”

  妈妈还是不在乎的拒绝了父亲回国的想法。

  “好吧,吃了饭,我们就上楼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全部打包好,我雇了车,明天上午来咱们搬家,今天晚上也要好好休息,那个地方我去看过了,还需要打扫呢。”

  爸爸,不忍和妈妈争辩,好在妈妈同意搬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一家无语,吃了饭我们就各自回到房中开始收拾打包,

  我的东西比较少,早早的收拾完了,问过了妈妈不需要我帮忙,我也就不去添乱了,索性白天睡了一天,现在也没什么困意我就上会网,浏览一会网站,看看这个花粉过敏症有没有大人们说的那么严重。

  -----------------------药品公司研发实验室---------------

  “唉,社长,你说真的能够研制出来这种名叫G的药品吗?这都实验了这么久了,名声都放出去了,要是失败了可怎么交代啊?

  研发员智下将一个装满了药液的针,注射到已经麻醉的三只小白鼠身上,只等着看小白鼠醒来的成果了。

  一众研发人员都在耐心的等待,有的甚至已经拿好了本子准备做观察记录。

  一个小时候……

  “八嘎,失败了,这已经试验了1076次了,你们是要把小白鼠灭绝是吗?要你们什么用,抗花粉过敏药不能成功谁也别想回宿舍”

  社长怒气冲冲的抓起智下的领子,右手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放开智下,又一脚踹在了他的腿上,智下受不住力随即跪了下去,,左手支撑着地,右手捂着脸,屈辱的低下了头,社长又不解气的用脚狠狠的踩在了智下的手上,智下的手指在地上摩擦着,引来无限的痛意,智下强忍着没有喊出来。

  “一群废物,要你们有什么用?我看你们还是没有用心,在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要是还是实验不成功,老子就废了你们,智下别忘了,你的双亲还在老子的手里,我看你是不想做个孝子了……”

  智下跪在地上慌张的抓住了社长的裤腿

  “社长我觉得,可能是小白鼠的身体太小了,不足以承受如此大的计量,我看不如……不如……”

  社长踹开智下,一阵厌恶

  “不如什么?说,别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

  “不如,我们找两个试药人吧,本来这个药物就是做给人吃的,如果用人的话,能更利于观察,也能够更加准确计量。”

  社长同意了智下的说法,随机叫了身后的广石。

  “广石,去抓人过来,活人。”

  “社长,这可是活人,要是让政府知道了不堪设想”

  “那就去找,流浪汉,醉鬼,赌徒,社会这些没用的垃圾”

  “但是”

  “没有但是,你想不想见家人,这次做的好可以让你见见”

  “好的,我就去”

  “智下我在相信你一次,要是在实验失败,我就把药物亲自注射给你的双亲,让你亲眼看到双亲离世的样子。”

  “我就在这里等着,现在就去抓人,去抓!”

  社长抓起一个研究室的凳子翘腿坐下一直抖动不停显然是气急了。

  另外一名研究员扶起了智下,智下此时就算有着满天的怒气也是不敢顶撞社长的,毕竟自己年迈的双亲还在他的手上,无奈的智下只能听之任之,可怜的像是跪地舔皮鞋的哈巴狗。

  广石听了社长的话,找了几个人,趁着夜黑风高街上人少的时候,打晕了6个流浪汉,用麻袋套住,连夜乘车带到了实验室,扔到了智下的脚下

  “人,我给你带过来了,你要是还是完不成任务,我也是帮不了你的。”

  广石面无表情,冷冷的和智下说道。

  “你做的很好,智下你最好别再让老子失望,老子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别忘了,当初你一穷二白的时候是谁带你来的这个实验室,是谁给了你机会,是谁让你实现自己的梦想,是老子,我就是给你第二次生命的爹,知道吗?爹已经没有耐心和你这个龟儿子扯淡了,你最好快一点。”

  “是,社长,马上就准备药液对他们进行注射。”

  智下唯唯诺诺的低下了头,来到研究台准备马上要注射的药液。

  “把这些人关起来,和那些废物小白鼠关在一起,我倒要看看这次会不会成功。”

  社长指挥者手下的人,手下的人一个个从抓起了地上的麻袋人,扔进了观察室的地板上,头也不回的出来了,好像扔进去的是一个个尸体一般,毫无人性。

  药品准备完毕,智下带着另外一个研究员拿好了药剂注射到了麻袋人体内,一共6个麻袋人,很快就注射完成了,解开了麻袋人的麻袋和绳索,把他们关到观察室,一群人围着观察室,静静的等待。

  “靠,他娘的,怎么又没有消息了,这都过去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醒过来,这帮狗东西,一个个的喝的像是醉鬼一样,先这样观察这把,我的回去了,如果这帮狗东西醒了,记得通知我”

  社长打了个哈气,伸了伸腰准备回去睡觉了。

  “是,我一定会亲自观察的,社长早些休息,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智下对着社长深深的鞠了一躬,广石此时也随着社长一起离开,还有社长的手下。

  研发人员又对观察室投入了大量的樱花瓣和衫母枝,又过了一个时辰,还是一无所获,天也要蒙蒙亮了,无奈这帮人纷纷离开了实验室。

  就在这帮人走后的一段时间后,三只小白鼠纷纷醒了,睁开了绿色的双眼,也许是一天没有进食的缘故,啃食了杉母枝和樱花瓣,在樱花和杉母枝的刺激下激发了小白鼠体内的G药液,小白鼠异常的兴奋了起来,三只小白鼠似乎发狂了,饥渴难耐的小白鼠闻到了流浪汉的汗液的味道,一点点的爬了过去,它们先爬进靠这最近的一个流浪汉身上,从袖口一点点的爬进去,闻着汗液的味道如此的香甜,一点点的进入了身体,此时的流浪汉因为感受到了小白鼠攀爬过带来的痒,不禁闷哼了一声,侧过头接着睡了过去。

  小白鼠从袖口往上钻去,一点点的沿着味道攀爬过去爬到了脸上,小白鼠似乎疯了一般啃咬流浪汉的脸,已经血肉模糊,流浪汉感受到了疼痛,挥舞着手臂,驱赶老鼠,喝多了本就没有力气,更是醉酒,只能大声啊!啊!啊!的喊着,老鼠更是钻进直接张开的嘴里,一只又一只全都钻了进去,流浪汉感觉到了窒息,咳嗽了几声,因为酒精的关系,又昏睡了过去。

  钻进口中小老鼠并没有死,更是冲向食道,一只只小白鼠,在食道里,贪婪的吸食着,血液,脂肪,一点点的恢复着生机,流浪汉也在睡梦中死去,小老鼠纷纷的从咬开的肚皮里面爬了出来,沾满了血液的老鼠,瞬间变成了血红色,流浪汉的血滴在地上,一点点的凝固,欲求不满的小老鼠看了看还剩下5个流浪汉,也是如此的方法吃了进去,小老鼠一点点的长大,每吃掉一个人就长大几分,等到吃掉了6个流浪汉,小老鼠也像是小狗一样大了,它们尖利的牙齿,撕咬着流浪汉的皮肤,指甲深深的扎进了流浪汉的头部,啃咬着脑壳,吸食着脑浆,温热的脑浆,它们吃的很是满足,不禁发出了吱吱的喜悦。吃饱喝足的小老鼠,一个一个钻进了流浪汉衣服下边的尸骨中歇息,藏了起来。此时天色还没有大亮。

  ---------------------------------家中-----------------------------------

  妈妈和爸爸已经收拾好了所有能够带走的物品,妈妈也过来安慰了我几句,让我早点休息,不要太紧张,万事都有爸爸妈妈在呢,安慰了我几句劝我早点睡,就回了。

  此时的我也有点困意了,拿起抽屉里面的日记本,默默的写起日记。

  4月2日,天气晴东京

  今日把我最喜欢的熊猫玩偶送给了我最好的朋友大美,希望花粉期早点结束,也希望那些昏厥的人早日好起来,也希望我们一家可以平安幸福。

  合上日记本,关闭了灯,准备休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