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惠子和智下
熋貓2021-05-26 11:296,125

  早上七点

  “观众朋友们!这里是早间新闻,我是主持人洋子,今日我市千叶县广叶林地区发生重大枪击事件,经群众今日清晨举报,广叶林于昨夜发生枪响,警察随即赶到现场广叶林进行勘查,现场搜查手枪匕首,绳索,衣物数件,更有大量头发散落,散落的发质经过化验分析分别为十人所有,现场有强烈的打斗痕迹,却无一人骸骨,到底是仇杀?还是变态狂人?我们马上联系现场记者给我们做进一步的详细介绍。”

  “你好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光叶县的特约记者佐佐木,我现在的位置是千叶县广叶林地区,经群众举报,这里昨日深夜发生重大枪击事件,下面我们来采访一下知情人。”

  “大家好,我是五赖德,在离着不远的高速旁经营一家民宿店,昨日深夜,我正准备入睡的时候,额……大概12点多的那个样子,听到广叶林这里有几声枪响,并没有在意,因为这里太过偏僻很少有人深夜还在这边,而且昨日也没有大量游客入住我店里,所以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也就睡去了,大概两点多的样子枪声更加多了,响了好一阵,五点多的时候听到了车的鸣笛声,我就报了警。”

  “好的,先生不要紧张,那昨夜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佐佐木继续把麦克风递给了五赖德先生。

  “昨天我们店里并没有什么生意,临近傍晚的时候来了两伙人,一个,两个成年夫妻带着一对老人一个孩子说是要到附近看望亲人,可是亲戚搬走了也就没有地方住,所以暂住一夜,另外一伙就是在他们入住不久来了5个成年人说是徒步者,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五赖德认真的回忆了一下细节,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

  “好的,谢谢您,如果您发现了什么线索或者想起了什么可疑的地方一定第一时间联系警方或者我们。”

  佐佐木温柔的结束了对五赖德先生的采访。

  “现在我们了解一下警方这边的最新进展,您好,警察先生,请问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这是一起聚众的枪击事件,死着为3名女性,7名男性,死状很是惨烈,没有了肉体,只剩下骨骸和毛发,内脏,这个犯罪分子对尸体进行了解剖,手法太过残忍,不排除仇杀或者变态杀人狂的可能,现场一片狼藉,是打斗之后留下的,还有绳索匕首,警方初步怀疑这是一起绑架杀人事件,我们已封锁附近的区域,高速上也安排了检查,如有知情者可以向我司举报,再次声明杀人犯非常残忍遇到可疑人物一定要第一时间拨打电话,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

  警察先生义正言辞的解说完随后又投入勘查

  “好的,主持人现场就是这样。我是本台记者佐佐”

  导播台切断了与佐佐木之间的连线

  “好的,感谢佐佐木,市民也不要恐慌,警方会全力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如有知情的人可以联系警方或者电台进行举报。”

  --------------------------广告-----------------------------------

  “太可怕了,现在的世道这么乱了吗?囡囡你和妈妈不要随便出去了,还是在家呆着的好一些,什么时候这些不法分子抓到了才算安全。”

  爸爸关闭了电视,出声警告我和妈妈

  “知道了爸爸,爸爸你说那些人都剩下骨头了,那肉哪里去了?难道???这边的人都喜欢吃刺身,各种刺身,这变态杀人狂难道有特殊癖好?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生鸡蛋配酱油在放点大根,各种大根,妈妈中午咱们吃刺身吧。”

  “去去去,呸呸呸,青天白日的小孩子家家的净说些傻话,好像你看见了似的,说成这样还怎么吃饭?

  妈妈放下手里的萝卜怒骂这我

  “略,我带着大福去看菜园子了,先走啦……”

  看着妈妈脸色不好,我抱着大福就往外跑。

  “慢点,别摔了这孩子,冒冒失失的,我也出去了,家里的太阳能蓄电池有些老了存不了多少电,我出去买一个回来,顺便看看外头什么情况了。”

  爸爸一边说着,一边穿衣服。

  “路上小心,早去早回,注意安全,现在外头世道那么乱,你可一定多加小心啊,这次买了回来暂时不要出去了……”

  妈妈一边切萝卜,一边对着爸爸絮絮叨叨

  “知道了,你们在家吧。”

  爸爸关上了门,开车出去了。

  “唉……这世道是怎么了?”妈妈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切着菜。

  爸爸开车来到了建材市场,首先买了两个蓄电池,又新买了几块太阳能板和一大捆电线,打算重新换了屋顶的太阳能板,又去杂志社取了这个月的薪水,顺便打听一下此次变态杀人狂的事,编辑大大许久没有看见爸爸特别的热情,非要拉着爸爸吃午饭,爸爸也没有办法拒绝就答应了。

  一起海阔天空的谈了很久,侧面询问杀人事件的进展如何,有没有新闻热点可以谈但得知此事很棘手,毫无头绪也没有接到市民的举报,眉头紧锁,编辑大大还要拉着爸爸去喝一杯,奈何爸爸反复强调自己开着车来的,不能喝酒,也顺势说了告辞,答应过一段时间还会过来看一下才离开了杂志社。

  在回家路上的爸爸越开车心越慌,索性停了车去附近的卖场转一圈,发现这边到了打折的时间,兜里有钱,什么都没有顾忌,疯狂采购了一番,想到我早上说了刺身,也忍不住买了一些,米,面,粮,油,三文鱼和一些家用药物。

  男人兜里有钱疯狂购物起来真心没有女人什么事了,满载而归,满当当的一大车,兴许是疯狂消费太爽了,爸爸心情大好,一路哼着歌不由得加速了回家的行成,开到出城处发现前方车辆正在排队进行检查,爸爸停车等待前方的车接受检查,因内急,就下了高速,找到高速桥底下一个能够遮档的地方方便,刚方便完,就碰到背着惠子的智下在高速桥下徒步而来。

  惠子因为昨晚的惊吓发起了高烧,没有停下来的赶路让她烧的昏昏欲睡,毕竟是小孩子,心智还没有大人那般坚强,智下则十分狼狈,因为逃跑的太过慌张,车子在半路上坏掉了,背包还落在民宿没有取回,自己一个“死”人,也根本不能去租新车,只得背着惠子一路继续逃跑,又饿又累的智下,看到赵爸爸的一瞬间,一个踉跄晕了过去,摔倒了惠子,惠子因为发高烧,昏昏欲睡哼了一声,并没有醒过来。

  父亲发现了智下,好奇心驱使着父亲前往查看,只见一个身上脏兮兮衣不遮体的成年人,旁边躺着一个同样脏兮兮的孩子,孩子左右没有十岁的样子,脸蛋红扑扑脏兮兮的。

  父亲过去抱起来惠子,摸了摸惠子的额头,果然是发烧烧的脸蛋红扑扑,随即推了几下智下,见并没有什么反应,父亲抱起惠子跑回自己的车上拿了两瓶水和一些面包回来。

  “醒醒,年轻人,醒醒,怎么了这是。”

  父亲一只手抱着惠子一只手推搡着智下,见智下没有什么反应,就拧开一瓶水给智下喂了一些水,智下被呛醒,随即坐了起来,一把夺过惠子,惊恐的看向父亲。

  “你是谁。”

  智下紧紧的抱着惠子,退后了几步,怒吼着。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孩子是你的女儿吗?她发烧了,你们怎么会如此狼狈。”

  父亲蹲下来把手中的面包和水都递给智下,耐着性子问。

  饿极了的智下双手接过食物,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也不忘了给发烧的惠子喂了些水食,过了好一会惠子略微清醒,智下也恢复了一些体力,看着赵爸爸这和蔼可亲的模样,觉得不像是坏人,随即开始答回了父亲的问题。

  “我是SDD的研究员我叫智下,这个是我同事的女儿叫惠子,SDD公司研究的G药物本是一种抗敏药物,用于治疗本土日益多的樱花过敏症状,但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药物,而社长却要靠这个药物去控制人的心智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抓了我们的家人,威胁我们给公司卖力,我们千方百计的逃了出来,不过半路又被抓到,本是无望生还,没想到G药物发生了不可控的变化实验小白鼠遇到了变异,成了变异老鼠,喜欢吃血肉,所有人都被老鼠咬死了,就剩下我和惠子,我带着惠子一路逃到这里,求求你帮帮我们,救救人类吧,变异老鼠真的太恐怖了,它们会吞噬人类,吞噬血肉……”

  智下眼含泪水,跪了下来,紧紧抓住赵爸爸的手,丧心病狂的呐喊着,惠子也被吓醒,大哭起来。

  父亲看到这情形把惠子抱了过来,轻拍她的后背,安抚她的小情绪,沉默了很久。

  “先跟我回家吧,惠子毕竟还病着,你这么狼狈,出去了一定会被警察盘问的,我家里只有我的妻子和女儿,放心吧,我不会把你交给警察的,你先给我回去收拾一下自己在好好的跟我说一说事情的经过,我是报社的记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助你。”

  父亲友好的邀请智下和惠子到自己家中,智下也感激的拉着父亲的手,重重的点了点头。

  父亲抱着惠子来到了车上,智下的身份太过敏感,不方便随行,索性就一个人藏在了高速桥下,等待夜色逃离此地。

  “快一点,干嘛去了,都等着呢,警察检查,把驾驶证拿过来,后备箱放的什么,打开看看。”

  父亲刚抱着惠子来到了车附近,警察不耐烦的过来叫住父亲。

  “不好意思,刚才孩子内急,带着去方便了一会,这就拿。”

  父亲把惠子放在车上,拿出驾驶证,雇车的合同,打开了后备箱让警察检查,警察们也是好一顿检查,发现真的没有什么可疑的物品就放过了父亲。

  “你车里买怎么多吃的,还有太阳能板,这是要干嘛去啊。”

  警察指着父亲的后备箱随口的问了一句。

  “啊,家里搬到了比较偏僻的地方,总来往不方便,趁着今天打折就多买了一些,太阳能板也是为了省省电。”

  父亲谦卑的回复了警察的话。

  “这个小孩,怎么长的不太像你啊,叫什么名字?怎么脏兮兮的?”

  警察随即看到了车上的惠子,疑惑的问道。

  “哦,是这样,这个孩子叫惠子,是我妻子和前夫的孩子,自然不太像我,孩子生病了,我就带她去看了医生,刚打了针,有精神头了,就开始淘气,刚才去方便的时候看到野花喜欢非要去摘,结果就摔倒了,摔了一身大泥巴。”

  “哦?”

  警察疑惑的摸了摸惠子的额头,发现真的很烫,随即问向惠子。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认识这个叔叔吗?今天干吗去了?怎么这么脏啊?”

  惠子听到了父亲和警察的对话奶声奶气的回答着警察叔叔。

  “我叫惠子,今年10岁了,早上生病了发烧了,新爸爸带着我去看医生,打了针好痛痛,新爸爸给我买了好吃的,我们要回家呢。”

  “真乖”

  警察先生满意的摸了摸惠子的头,放了父亲过了,父亲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开车带着惠子回到家中。

  “好啊,我说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不回来,姓赵的,你从哪给我捡回来一个孩子。”

  一回家,妈妈看到了父亲手里抱着的孩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小点声,成天咋咋呼呼的,想什么呢?晚一点在和你说,现在孩子发烧了,快点拿点退烧药过来,楠楠,找一身你小一些衣服过来,给妹妹换上,顺便放点热水给妹妹洗澡。”

  父亲赫住母亲喋喋不休的声音,叫了我过来。

  “来啦,父亲小妹妹交给我吧,你快去歇会,你这么半天不回来,妈妈都担心坏了,你们别吵架好好说话,我带着妹妹去换衣服洗澡吃药啦。”

  闻着父母身上散发的火药味,我主动拉着小妹妹撤离战场。

  就这样父亲在和母亲做过简短的解释后,母亲也暂时相信了父亲的话,准备饭菜一家人吃饭,而我也带着小妹妹洗了香香的澡,换了干爽的衣服,洗过澡,换过衣服,小妹妹的烧也退了,大家开始准备吃饭,一顿饭过去,我们都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奶声奶气的小娃娃。

  晚饭后,天也全黑了,父亲开始整理带回来的食物,妈妈则负责打扫,我则带着小妹妹牵着大福去看小菜园,小菜园父亲已经整修过了,安置了灯,还有大大的长椅,我们可以坐在长椅上看星星,就这样我和小妹妹在长椅上有说有笑的看星星,相处的也很融洽,大福也伏在我们脚下小憩。

  “汪!汪!汪!……”

  大福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外面黑黑的树林开始狂叫起来,它睁大了双瞳,恶狠狠的嚎叫,这是大福入家以来第一次嚎叫,我抱紧小妹妹像树林看去,只听见树林中发出了沙沙的声响,不多时就看到一个黑影朝我们的方向缓缓的走了过来。

  “啊!啊!啊!爸爸,爸爸,你快来啊,有东西过来啦……”

  我吓坏了,坐在长椅上连跑都忘了,带着哭腔喊叫着父亲。

  父亲听到我的哭喊声,以为是来了什么大型动物,匆匆的来到工具间,拿起来一个斧头从后门冲了出来。

  “怎么了?楠楠不怕,看到什么了?大福不要叫了,看到什么了?”

  父亲冲了过来,把我和妹妹紧紧的护在了身后,挡住了我们的身影,冲着大福叫的地方看了过去。

  只见从树林中慢慢走出的黑影一点点的靠近,变大,从树林中走出了一个狼狈不堪的男人。

  “先生,对不起,吓到你的家人了。”

  男人羞愧的低下了头,此人正是智下。

  “智下叔叔”

  惠子看到来人是智下的时候也不在害怕,挣脱出我的怀抱,双开双手,冲着智下走了过去,奶声奶气的呼喊着智下。

  “妹妹别过去,那个人那么脏,指不定是坏人呢。”

  我慌忙跑过去一把抱住惠子,不让她靠近这个陌生的男人。

  “姐姐别怕,这个是我的亲人,智下叔叔,不是坏人的。”

  惠子奶声奶气的安慰我。

  我看向父亲,父亲也冲着我点了点头默许了惠子的话,我放开惠子,惠子和父亲一起打开栅栏门扶着智下回屋,我牵着大福在身后,关好了栅栏门,也回到了屋内,爸爸说要跟智下叔叔单独说些事情,把大福安顿到了狗窝中,妈妈也闻讯赶来了,就这样,一家人坐在一楼的办公桌前说起了话来。

  正在大人们讨论的津津有味的时候,爸爸叫我带着惠子去厨房,给智下拿一些食物和水,我爽快的拉着惠子下了楼。

  “先生,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求求你想想办法,我这边有G病毒的所有详细资料,求求你,一定要把它公布出去,一定要救救人类,消灭变异老鼠。”

  智下情急之下跪了下来恳求我的父亲。

  “快起来,既然来了就当是自己的家,不必这么拘束,孩儿她爸,你是杂志社的记者,应该会有办法的,这可是大事,你想想办法,帮帮他们吧。”

  妈妈听到智下说了自己一行人的事,想到了惠子的身世,现下惠子也算是一个没有任何亲人的可怜娃,不禁有些动容,声音中也多了一丝悲伤,泪眼婆娑的看着父亲。

  “行,我想想办法,这样你先安心住在这里,明天我去一趟出版社,把你的情况和编辑说一下,你的资料暂时交给我保管,我们商量一下看看此时该怎么办,你要知道,这种事,必须要有真凭实据,可不能造谣,胡乱造谣会引起市民恐慌,可一定要谨慎啊。”

  父亲语重心长的拉起智下,扶他坐了下来。

  “你放心,先生,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件事情,我可以去作证的,必要的时候你们可以牺牲我来保证你们家人的安全,但是惠子希望你们好好照顾,如果你们感觉危险也可以躲起来,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智下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

  父亲拍了拍智下的肩膀

  “饭来了,刚才有点凉了,我就去热了热,耽误了一会儿,智下叔叔快吃,洗澡水已经放好了,你吃完了就去洗漱吧。惠子吃了药已经睡下了,烧也已经退了,精神也好了不少,今晚跟我一起睡,你们就放心吧。”

  我双手端着热好的食物来到了一楼,把食物交给智下。

  智下狼吞虎咽的吃了食物。

  “是呢,我也去准备一套孩儿他爸的衣服,你暂时先换下,需要什么明天我们在出去买回来,对我还得给你准备睡觉的地方。”

  母亲也起了身,客气的和智下说着。

  “对啊,家里没有床了,你要是不嫌弃,我把工具间那张就床搬上来收拾一下,你暂时住在这,明天在买回来一张床安顿你。”

  父亲也起了身,打算去搬床。

  “有床睡,已经很好了,我不挑剔,劳你们费心安排,我现在这落魄情况真是感激不尽。”

  智下激动的留下了泪,在逃跑了这么多日,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这一路受尽了众人的白眼,还真没有人像这家人这么体贴照顾周全。

  就这样安顿好了智下,我们一家也要休息了,我在睡觉前,我打开日记本这样写道

  日记:

  天气晴

  惠子妹妹的身世好可怜,智下叔叔就是前两天超市碰到的那个有礼貌的莽撞叔叔。

  BDD公司研发的G不是药品而是病毒,智下叔叔说有藏獒那么大的变异老鼠,老鼠真可怕,今天也算是长了见识。

  附:

  1。听智下叔叔描述,老鼠咬老鼠就会变异,变得凶残食肉,无所畏惧,疯狂,暂时不知道老鼠咬了人会不会传染。

  2。SDD公司老板在抓智下叔叔,要G药剂的资料,资料被智下叔叔带走了。

  3。听智下叔叔描述,老鼠已经大面积变异,所以,我们家里要加固门窗,检查房屋漏洞;破损,以防老鼠进来,对家里造成危险,明天我会跟爸爸说的。

  ------------------------------------------------------------晚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G病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